博客作者: 张铮

就职于建设银行安徽省分行
微博:

 『张铮』关于订制沙龙文化衫的第一次调查

1
      沙龙拟订制一批文化衫,用于参加“新安读书月”活动时组建沙龙方阵使用。现对龙友的订制意愿发起第一次调查。根据此次调查结果,如果达到一定比例,将会针对“报价、颜色、样式”发起第二次调查。请各位按以下格式跟帖:ID    尺码    件数如:张铮   M     1件本调查截止日期:2011年7月29日 […]

 『张铮』万佛山赶集

1
        如果不是这些年苦心经营混了个脸熟,我肯定早被一脚踢出沙龙,然后扔出一个破包袱。我努力站起来,拍一拍身上老于那42码(?)的大鞋印子,背起破包袱,独自走向夕阳,只留下一个长长的、长长的、身影……真是太苦情了!        七月二日,跟着一大群人,我来到了传说中的万佛山!万佛山此词一出,我脑海中闪过两件事,一件是正常的,便是此山和我去过的万佛湖有何关联? […]

 『张铮』新年到,念旧

1
    转眼就要过年了,日子仿佛比往常更繁忙了些,要工作,要聚会,还想着添置些玩意儿……喧闹过后,发现位子还是那个位子,摆设还是那些摆设,人还是那个人,熟悉的一切让人觉得是那样的踏实。可能真是老了?如此念旧,不愿意生活有些许改变。1、陪伴我三年的绿萝2、陪伴我四年的手机3、陪伴我五年的小猫4、陪伴我32年的脸。呵呵~~~ […]

 『张铮』我的庚寅年阅读史

1
    即将过去的2010年,我延续了上一年的懒惰,但仿佛又略好一点,因为总有人推荐这样那样的有意思的书给我读。有的书在网上读过也就算了,有的却是愿意花钱买回来捧在手心里读。人过三十,在读书上我最大的变化时,能够按着自己的性子,尝试着去读一些从不愿去接触的书。比如陈丹青,早在《退步集》刚出版时,就有一伪文艺女青年在饭局前捧着阅读,被我哧之以鼻:“装样儿!”偏见让我一直就不肯去考虑看一下这本书名很有 […]

 『张铮』花事未了----蟹爪兰

1
    记得去年大概这个时候,强班发过一系列的花事。做为邻居,我深以自己没去过裕丰花市为耻。周日,阳光懒懒的,很适合找个闲适的地方消磨一下时光。于是,来到了裕丰花市。    花市里好一个郁郁葱葱,全然和外面灰尘连天的工地是两个世界。好吧,做为一个没养过花的人,我就捡好看的买了。现在花市里最多的小棵开花植物就是蟹爪兰,以下来自于百度。    蟹爪兰(学名:Zygocactus truncatus)又名圣诞仙人 […]

 『张铮』秋天的延长线

1
    已经入冬了,秋色却迟迟没有褪去。尤其是单位旁边的银杏去,看着它们一点点黄去,一片片飘落,心里就像秋天那毛茸茸的太阳一样温暖。想想去年的一场雪,把依旧绿着的银杏叶打落,把雪的染绿了,心中仍然是无限惋惜,于是更加珍惜今天能够看到的美景。一叶知秋阳光下的金灿灿路……秋天的路……公园的路,也是城市的路……很庆幸我们的城市,有这么美的看落叶的地方。河岸,秋的色彩是如此丰富…… […]

 『张铮』皮袍下藏的小

1
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 说来奇怪,昨天晚上临睡前,突然脑海中蹦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它冒出来时,我自己都一怔,这是什么意思?但好在记忆的空白也就是一瞬,下一秒我就想起来了,这是鲁迅《一件小事》里的句子,是语文课本里的。 为什么会冒出它来呢?细想一下,原文是:    我这时突然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他满身灰尘的后影,刹时高大了,而且愈走愈大,须仰视才见。而且他对于我,渐渐的又几 […]

 『张铮』山楂树的纯?!

1
        最近娱乐版纷纷扬扬最惹人注目的话题中,张艺谋导演“纯爱”电影《山楂树之恋》,而引发的“清纯“之争,可以说是相当引人注目的。        我很反感所谓他们所谓”清纯已死“和”现在的女孩眼神里都有故事“之说。        为什么呢?  &nbs […]

 『张铮』同学录之动物园

1
        每每想起我的学生时代,想起同学们,我总是想起她们,为什么呢?因为想起她们就像儿时进动物园一样开心吗?        猪        她姓朱,所以得绰号“猪”。贾政说宝玉读书,只学得一些精巧的淘气。对我们来说何尝不是?我们后来都尊称她为八姐,别的班的同学 […]

 『张铮』象征符号------看《茶馆》与《秦腔》

1
老裕泰茶馆在纷飞的纸钱与熊熊烈火中结束了一个时代;夏天智盖着脸谱马勺入殓,夏天义死在淤地的七里沟,另一个时代也就结束了。 最近是看了《茶馆》看《秦腔》,搭配起来,原本看不下去的东西竟也变的吸引人起来,一直不知道为什么,直到结束才发现原来是它们两其实都是一种时代的象征符号。 《茶馆》讲述了清末一直到解放前那个动荡的时代,而《秦腔》讲述的也是一个动荡的时代,不同的是后者更多的体现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