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张铮

就职于建设银行安徽省分行
微博:

 『张铮』圣诞,围城

1
十二月二十四日,农历十一月初九,岁煞西…… 宗教上说,是平安夜,漫步合肥街头,却发现这个西方的肃穆的宗教节日被国人过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的人也不想出去。 本就想好了,今年不去凑这个热闹了,下班早早回家睡觉,可临到下班,突然改变了主意,决定自己去看场电影。城外的人想进来,但按合肥现在的交通状况,平安夜消费主力军------学生,想从遥远的大学城进城来,还是需要时间的,所以基本 […]

 『张铮』沙龙表白

1
    我还有嘛好说的呢,夫君在这里,俺夫唱妇随,大声表白:“沙龙,饿耐你~~~~~” […]

 『张铮』2009我的阅读

1
    2009年过得很懒散,总以这样的那样的理由让自己懒散下去,所以看的书不多,不多的书里以小说居多。1、《毛泽东传》(最新版全译本,插图本),(美)特里尔;    第一次接触这种很正的名人传记,读起来有点累,但怪有意思的。    原书第一版在中国20世纪90年代初曾畅销120万册,本书为最新版全译本,根据斯坦福大学1999年增订版译出。作者采取了通常以叙述为主的传记笔法, 但在史料甄别、背景分析和观点 […]

 『张铮』城中村外,揽工小子

1
    搬到柏庄居住也有些日子了,那里的城中村不是盖的,真大,那里的大货车也多,那里的沙尘让人感觉有些绝望,经常感觉到庄里庄外是两个世界。    柏庄门口,淝铜路口,经常看到大批大批的人群聚集,密匝匝地像农村赶大集(老妈说的,我还没赶过农村的大集呢)。他们是什么人呢?看过《平凡的世界》,孙少平曾经也混迹在这群人中,路遥给他们取名“揽工小子”,相当帖切。    初冬的合肥,说冷也就冷了 […]

 『张铮』小面馆

1
    在合肥,星罗棋布了相当多的小面馆,像春芹、大声公、四川老夫妻……都是已经出了名并且名气很不小的。其实还有相当多的隐匿在老小区里的美味不为人所知。它们大多数只做小区附近的生意,小本经营,客户群不大且固定,如果有幸被你搜到,一定会是一番惊喜。     还是我上回所说的那个香港街,那个芙蓉蛋卷的早餐车,沿着一直往西走,走过一个简易的小小菜市场,当你远远地可以看到桐城路上的车流 […]

 『张铮』早餐

1
     徽州大道上有家谭鱼头,但今天我要说的不是它,它不过是我的地标而已。    在谭鱼头的背后,是一条名为“香港”街的地方,就在这条“香港”街的入口处,也就是谭鱼头的南边,有一个小小的早餐车,卖芙蓉蛋卷,风雨无阻。这个早餐车的存在,大概也有三四年了吧,今天忽然就想说说它,那就说吧。    芙蓉蛋卷的味道,窃以为三孝口女人街的“陈三光”味道最好。这家的味道其实不算正宗,但也不 […]

 『张铮』遭遇眩晕

1
     周六,大风降温,突降的温度可能使我不那么健康的颈椎着了凉,于是,头枕部开始跳疼,一直疼到晚上,还不依不饶,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睡过去的。    周日,生物钟准点叫醒了我。看着外面好像是阳光灿烂,头也不疼了,开心地从床上坐起来,准备按计划去菜场买菜,不想,一阵天旋地转,仿佛房间都颠倒了似的,转啊转啊~~~~我无力地倒在了床上。接着,我每次起床的尝试都以天旋地转而告终,直到最后开始了呕 […]

 『张铮』杂念

1
今天去买早点,对老板娘说:“两个卤鸡蛋。” 突然我觉得很有意思,“卤鸡蛋”,在过去的三十年中,大概二十多年间,我一直称它为“茶叶蛋”,也就是在合肥生活的这十年,渐渐地就被同化了,如今,“卤鸡蛋”这三个字从我口中吐出来是这样地随意、自然,也算是一种融入这个城市的标志了吧。 大学四年,在郑州度过。郑州人,或者扩大了说河南人,在主食方面的较真,让我终生难忘。刚入学,就上了一课,我对个食堂的师傅说:“ […]

 『张铮』九月的海边

1
    九月份的时候,去了趟海南岛。     一直以来,我为自己没有见过真正的一望无际的大海而遗憾,此行总算让我的得偿所愿了。只是回来翻照片,却发现自己带回来的图片,真的无法表述自己在海边那种什么都不想的状态。 1、面朝大海,我指挥浪花在唱歌 2、南海观音像下,我也不由地淑女一点,只是衣服鞋子配起来,不是一般地雷人啊~~~ 3、亚龙湾,银色细软的沙滩,留下我们来过的印记,虽然海水很快就会将这印 […]

 『张铮』美酒金桂共飘香

1
五个小时的车程,着实不短,而到达目的地后袭面而来的桂花香,却直接地颠覆了我对亳州的想象。 古井镇上竟然有江南风格的园林,红柱黑瓦,雕梁画栋,一池睡莲漪旎,满园金桂飘香。那一瞬间,耳边竟恍惚响起《游园惊梦》,呵呵。 到了古井镇,主题当然是酒。参观酒文化历史博物馆的过程就不赘述了。那口藏于地下六米的宋井,让我一下子直观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年代”。明代窖池群,整齐地罗列着,一进去就有一股异样的气息,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