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张铮

就职于建设银行安徽省分行
微博:

 『张铮』90后是谁的孩儿?

1
    最近这个门那个门的,闹得颇凶,虽然没有专门去关注过,但此起彼伏的“门”们,如烈火烹油一般,逼得人不得不略知一点。今天,突然灵光一闪:“90后是谁的孩子?”     按年纪推算,90后的年纪应该是从十岁到十九岁,那也就是说,大部分90后孩子的爹妈应该是70后、60后们。 好像隐约知道一点,这个“**后”的词源应该是“80后”吧?最初的意思不清楚,等我知道这个词的时候,它已经演变成一个略带贬义的词了,身 […]

 『张铮』投诉??投诉!!

1
        七月八月,流年不利。         感觉一整个夏天,我差不多就在投诉中度过了,刚刚才打完一个投诉电话,投诉我的保险公司。上个月28日受理的保险,竟然在承诺的15天期满的时候,也就是上周二,转帐支票还没有开出来!打电话过去催,才找了一堆理由,告诉我:“已经开出来了。”明显的工作失误,我却抱着息事宁人的想法,继续安静地等待。一直到今天,查询帐户,竟然还 […]

 『张铮』七月小结

1
     新买的车子,和宝马亲密接触了。     新装的房子,空调不制冷了。     今天到房子里去查修空调,明天去理赔中心索要保险……过了今天等明天,天天都有杂事缠身。     七月啊七月,在这样琐碎的小事中,溜走了。     苦夏啊苦夏,原来真是可以让人变瘦的。     期待一个崭新的,八月。 […]

 『张铮』天堂寨游记之平淡记叙文版

1
六月七日晚,当车返回合肥开上高架的时候,一种熟悉感油然而升,平坦的路、璀灿的路灯、呼啸而过的汽车、路边黑黢黢入住率不高的建筑……未必是最美好的,但却是那样的熟悉,尤其温热的不新鲜的空气,带着城市的味道、繁华的味道、让人无奈的熟悉的味道。 六月六日清晨,带着出游的兴奋,我们一行人离开合肥前往天堂寨。我是第一次去天堂寨,心中多少有点亢奋,想象中,天堂不用说是美丽的,而“寨”应该是在绿树成荫的山坡上星罗 […]

 『张铮』缺失的端午

1
一个人过端午,有点难受,难以名状的难受。一杯酒下肚,胃部火辣辣的刺激,让人感觉到了身体的存在,是的,有时候,略为痛苦的感觉,更能够让人感觉到肉体存在的真实。 第一个二十四小时,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数着过;第二个二十四小时,差不多是一分钟一分钟地数着过了;下一个二十四小时呢?不可想象……我恨小长假,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小长假让我感觉到假期的“开心”是什么!长不长,短不短,不尴不尬的。 早在上周末,看到 […]

 『张铮』老大

1
老大是我大学同学。 老大是我们的寝室长。 老大之所以是老大,就是因为她年龄比我们都大。 喊老大时,口气一定要恭敬,“老”字要拖长音,“大”字要短而急促,要有劲道,喊一声给您听听:“老~~~噢,大!” 老大是东北人,个高且瘦,手劲却很大,说起话来嘎崩脆,就像吃刚炒出锅的黄豆,一粒是一粒的,有劲有嚼头。好的时候,这话是像炒黄豆,又脆又香,哪天一个不小心,恼了,好家伙,成机关枪了,恨不能把你突突在寝室那张板床 […]

 『张铮』“性感”的暮春

1
在这百花开尽春将尽的季节,街上突然性感起来了,连空气里都弥漫着升温带来的燥动。原因,只是黑丝袜。 真有点受不了,满街都是黑丝袜,让我不禁想起了当年不管老少、不论肥瘦,满街都是健美裤的盛景。现在上街随便走两步,就会不停地有黑丝袜们从眼前闪过。有厚的,有薄的,有半透明的,有透明的,甚至还有镂空的和镶嵌水钻的……有的配黑短裙,有的配长T恤,还有的只将袜子拉到膝盖处,上面是黑色的短裤,中间偏露出一截白腻的大 […]

 『张铮』咬一口春天

1
    春天真的来了,气温升的比生孩子快多了。春天的味道,自然是要品尝的…… 一、枸杞头 我的右手大拇指,指甲边缘像刚刨过泥一样的黑,洗也洗不掉,整只手一副很沧桑的模样。这是我掐枸杞头留的纪念。春天来了,我最爱的野菜有三样:荠菜、枸杞头、菊花脑。荠菜包饺子自不必说,乍暖还寒的时候已经饱足了口福。枸杞头有清肝明目的作用,红楼梦里也提到过,好像就是司棋大闹小厨房那段吧,柳五儿她妈对着小丫头絮叨:“ […]

 『张铮』花期

1
    春天来了,花儿会开。     早在二月间,银河畔的玉兰就已经迫不及待地绽放了,虽然带来了春的气息。这几日,议论着去武汉看樱花的人多了起来。其实合肥也是有樱花的,比如我今天中午散步的银河公园。走在桐城路上,不自觉地便被石级边的樱花吸引了,密密匝匝地绽放着,似有还无的颜色,让正午炽热阳光也温和了许多。     拾级而下,走在环城河边,手边头顶,便是触手可及的樱花,似天边的一抹云霞 […]

 『张铮』大婶,聊个天咧

1
“大婶,聊个天咧,谈个理想。” 在QQ上看到这个表情图片时,我总是不自觉得会心一笑。按照现在90后们的说法,叫“80后的阿姨和70后的欧巴桑”。欧巴桑大概就是大婶的意思了吧? 其实和大婶谈理想,是再正确不过的了。70后的人,哪个小时候没有挺起小胸脯骄傲地在红旗下大声朗读:“我们要做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新人!”像背三字经似地把四有新人背了好些年之后,我突然发现,其实,我没有理想。这种幻灭是从什么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