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赵媚

安徽广播电视台交通广播“媚力旅游工作室”负责人、主持人,主攻广播媒体、旅游行业活动营销策划
微博:

 『赵媚』一篇广播稿

1
30年,继往开来话旅游!            ——纪念小平同志“黄山谈话”30周年 “第一是激动,第二是觉得思绪万千吧!回想起30年前随父亲和我们全家人一起来黄山,当时的情景真的历历在目。 2009年的7月15日,一个风清气朗的日子。黄山风景区的观瀑楼前,邓小平同志的女儿邓蓉面对着已经集世界文化遗产、世界自然遗产、世界地质公园三顶3顶桂冠于一身的黄山,回忆起30年前的情景,一时间心潮澎湃,难以平静。 ( […]

 『赵媚』四川依然美丽(三)——难忘牟尼藏家乐

1
四川依然美丽——藏家乐       今天上午一则新闻又勾起了我对松潘行的回忆。 新闻说的是“7月29日上午,安徽省援建松潘县难度最大的单体工程――牟尼沟公路隧道工程开工建设。该隧道连接松潘县城和牟尼沟风景区,全长6.774公里,总投资2.4亿元,由攀枝花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承建,合同工期为18个月,预计2010年底竣工通车。” 在松潘令人难忘的记忆中牟尼乡的“藏家乐”便是其中的一段。 牟尼乡地处松潘县西部,海拔从2800 […]

 『赵媚』四川依然美丽(二)——古城印象

1
从川主寺镇到县城还要约半小时的车程。松潘县城位于四川省的西北部,是阿坝州的一个藏羌回汉多民族聚居的古城。道路两旁色彩艳丽的民居流露着浓郁的少数民族建筑风格,只这一点轻易就能满足寻求差异化体验的旅行者。我不由得开始想象没有地震时这个地方游人如织的景象!   车往县城驶远远的就能看到书写着“松州”两个大字的古城墙,城门外就是王昭君与松赞干布的塑像,据传当年昭君就是从松潘这里出塞的呢。到了松潘你会意外 […]

 『赵媚』喜欢天堂寨的理由

1
这是我第三次来天堂寨了。一般来说,如果不是工作需要我是不太愿意多次去一个景区的,天堂寨是个例外,套用老于的话就是“来的都是我喜欢的人”。   喜欢和我同行的人们。这些年在做旅游记者的过程中我结识了越来越多可爱的人,旅游圈的、媒体圈的……,就拿这次同行的朋友来说,环球朱冕的温和厚道、老于的大智若愚、周强夫妻的轻松惬意、苗苗小两口的幸福甜蜜、老胡小胡的相映成趣、伊然的温柔、二娟的靓丽率真、戴炜的洒脱、 […]

 『赵媚』四川依然美丽——初抵松潘

1
大地震一夜之间让四川成为举世瞩目的地方,而对口援建则让松潘走进了安徽人的视线。2008年6月12日,安徽松潘援建办正式开始对松潘的支援建设,计划用3年的时间将20个亿的财政资金(相当于安徽省07—09三年财政收入的1%)输入松潘,助其实现建设国际旅游度假胜地的新目标。   <SPAN style="FONT-SIZE: 14pt; FONT-FAMILY: best online casino 宋体; mso-as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 […]

 『赵媚』以桃花节的名义

1
  因为做旅游节目的原因,这几年和旅游界的交道不少,结交的朋友也越来越多。而应邀主持各类旅游活动起初也只当是助人为乐、发挥余热,久而久之倒贴上了个人的特色标签。所以当长丰旅游局卢局长邀请我去主持陶楼桃花节开幕式,我欣然应允。 开幕式定在陶楼乡新丰村委会门前举行。昨早8点,按照卢局电话导航,我驾车沿着蒙城北路北行至北城建设指挥部再左转便可到开幕式现场了。蒙城北路的宽阔平坦是众人皆知的,左转之后的行程却 […]

 『赵媚』戒了电视后

1
  不知不觉中我把电视戒了。戒了电视的我变得更没文化了。我听说了小沈阳却没看过他那个“不差钱”。那天又一帮朋友扎堆说牛年春晚怎么怎么了,无语的我只好坦白不是耍酷是好几年没看春晚了。当然,我说戒了电视不是只说没看春晚这件事,是我真的好久没看包括新闻、电视剧、娱乐、动画片在内的所有电视了。以至于我见到电视台的朋友时都有心虚的感觉。不过转念又觉没什么,“不也常有朋友不顾我那脆弱的心灵,直言不讳的说好多 […]

 『赵媚』咏梅——迎接这个春天

1
  合肥市植物园办梅花节不是第一届了,可举办“新光大道”咏梅比赛却是第一次。 为了办好第八届梅花节,那天植物园特意把各路媒体记者请去开一个座谈会。就是让大家给他们的方案提提意见,最主要的恐怕还是宣传上多帮点忙的意思吧。不知为何其中那个“新光大道”咏梅比赛的意项吸引了我的视线。一时间思绪在脑子里翻飞,创意像是流水线上的产品源源不断,话语似是奋力运转的马达滔滔不绝。我眉飞色舞地说着这个活动可以怎么办? […]

 『赵媚』咏梅——迎接这个春天

1
  合肥市植物园办梅花节不是第一届了,可举办“新光大道”咏梅比赛却是第一次。 为了办好第八届梅花节,那天植物园特意把各路媒体记者请去开一个座谈会。就是让大家给他们的方案提提意见,最主要的恐怕还是宣传上多帮点忙的意思吧。不知为何其中那个“新光大道”咏梅比赛的意项吸引了我的视线。一时间思绪在脑子里翻飞,创意像是流水线上的产品源源不断,话语似是奋力运转的马达滔滔不绝。我眉飞色舞地说着这个活动可以怎么办 […]

 『赵媚』拜年

1
   “初一拜本家、初二拜岳家、初三拜亲戚……七不出八不归”,这是流行在我外婆家一带的拜年民谚。外婆外公已故去多年,惟有舅舅还在老家的土地上守候着,让母亲有娘家可奔,也让我们有故园可望。因为母亲的一句“儿子一天不结婚她就一天不回老家”的誓言,我和哥哥已有5年的时间没有给舅舅拜年了。“娘舅大似天”,本来这是很不合规矩的,可因为舅舅对姐姐苦心的体谅和帮衬,所以并没有人怪罪我们,只是这份体谅并不能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