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赵焰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赵焰』尤利西斯的凝视——《晚清之后是民国——1916年至1928年的中国》后记

1
本文为新书《晚清之后是民国——1916年至1928年的中国》后记 不想说多,说两部电影吧—— 一部是《尤利西斯的凝视》。这部由希腊大导演西奥·安哲罗普洛斯执导的电影更像是一部古希腊悲剧:悲凉的长镜头,一如失落的眼神;压抑缓慢的旅程,似波澜不惊的人生。电影以寻找历史胶片的过程,表达了对真实的渴望。这种追溯,就像是逆行于时间的河流上,看两岸残败的风景,观动荡不安的人心。一切都是梦境,现实如梦,历史如梦,未来如 […]

 『赵焰』《在淮河边上讲中国历史》后记

1
后记  零星地写完这本书,已是2009年的初夏了。在旷野与旷野之间,田垄与田垄之间,高地与高地之间,村庄与村庄之间,风车与风车之间,槐树与槐树之间,苦楝与苦楝之间,甚至空蒙与空蒙之间,望过去,都是大片大片金黄色的麦穗。在这片最初诞生了麦子、大豆、高粱以及水稻的地方,虽然人如野草般反复枯荣,但这个地方的气息,却一直永恒。金黄色的麦穗就是这片土地的黄金甲,它不仅给土地,也给历史和文化披上了黄金甲。这真是 […]

 『赵焰』血与沙——商报世界杯特刊发刊词

1
2010年最火的一部连续剧就是《斯巴达克斯·血与沙》了,在我看来,与这一部《血与沙》相比,高希希的新版《三国》简直就是一部六十年代版的连环画。这一部才是真正的男人剧,情与恨,爱与欲,色与暴,血与沙。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如果还渐渐乐道于“非诚勿扰”之类虚假的温馨,那就不是男人,而是变态。什么样的年纪做什么样的事,这是自然规律,也是人情世故。不过有一点值得强调,一个男人骨子里的血性不能消失,消失了,他 […]

 『赵焰』袁世凯是转型时代的“替罪羊”

1
主持人:王千马 时尚批评家,作家,80后现象首推者。出版有小说《媒体这个圈》、合著《20世纪60年代:西方时尚符号》。如今着力于新青年精神层面的自我建构和完善。除推出“窥破时尚圈里的人寂寞”的小说《她比时尚寂寞》之外,即将推出关照这个时代心理问题、“我们都是这个时代的病人”的小说《我的身体里住着魔鬼》,现为《城市之间》杂志主编。 嘉宾:赵焰 知名作家。出版有《晚清三部曲》(《晚清有个曾国藩》、《晚清有个李 […]

 『赵焰』曹操七十二疑冢的故事是怎样来的?

1
《新快报》2010年1月6日 一个人最根本的人格特质,最容易从他的遗嘱以及对于身后之事的安排中看出。       建安25年(公元220年)正月二十三日,曹操在洛阳病逝。生前,曹操曾写过一篇《遗令》,对如何安排自己的后事作了具体规定,重点是强调自己的薄葬,要求死后“敛以时服,葬于邺之西冈上,与西门豹祠相近,无藏金玉珍宝”。所谓“时服”,就是平时穿的衣服。二月二十一日,曹操安葬在高陵。曹操的儿子曹丕和曹植在陵 […]

 『赵焰』袁世凯称帝到底是怎么回事?

1
心平气和地回顾袁世凯帝制的过程,研究其产生、出笼、哗变,实事求是地说,袁世凯所做的一切,并不完全出于个人偶然的动机或者私心,这样的结果,是由当时还占据支配地位的封建经济、文化、社会结构及意识形态所决定的。可以说,对于当时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都有一个不灭的皇帝梦。袁世凯也是如此。只不过就身居高位的袁世凯来说,皇帝的梦想指日可待,似乎只要愿意伸手,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既然如此唾手可得,那又何乐而不 […]

 『赵焰』袁世凯并不是人们想象的“大老粗”

1
  袁世凯在洹上的那段时间,兄长袁世廉也恰好解职在家,身体也变得虚弱,下身有较严重的半身不遂。袁世凯听说后,特意让袁克文将袁世廉和姨太太接到洹上养病,又花重金聘请了一名法国医学博士长住在洹上专门替他看病。袁世凯整天陪着袁世廉,扶杖漫步,下棋聊天;或者和妻妾子女共享天伦之乐;或者就是与几个文人骚客,吟诗斗酒,风花雪月……袁世凯最喜欢的,就是把戏班子请到家里,一大家人,把院落塞得满满,呷着茶,听着高 […]

 『赵焰』袁世凯帝制是日本的“欲擒故纵”

1
袁世凯在称帝过程中所中的魔咒,更像是一个欲擒故纵的棋局。棋局的设计者,就是阴险、凶狠的日本。   一直以来,人们在研究晚清以及民国历史时,往往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关键之点,那就是:从庚子事变之后,一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中国的政治实际上已不是单纯的中国政治了,它在很多实质问题上,已被西方强国以及日本左右。在此情况下,国家的运转所呈现出的矛盾、内部斗争、人事起伏以及结果等等,已不单单是国家自主 […]

 『赵焰』李鸿章临死前推荐了袁世凯?

1
  1901年11月7日,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辛丑条约》谈判特命全权大臣李鸿章在悲愤交集中去世,朝廷发布上谕,命袁世凯署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四十三岁的袁世凯几乎是毫无争议地接替了李鸿章的位置。此次袁世凯的升迁,现在很多资料都说李鸿章在临死之前推荐了袁世凯,传言最广的,是李鸿章举荐说:“环顾宇内,人才无出袁世凯右者。”认真查询起来,这句话并没有明确出处。李鸿章去世之时,正是中俄谈判最关键的时期,只有他的 […]

 『赵焰』袁世凯为什么要当皇帝?

1
一直以来,我总试图根据袁世凯的言行,判断他的性格,也探究他的本质。   判断一个政治人物的性格和内心,从来就是有难度的。难度在于,在很大程度上,一个政治人物所作所为,很难断定是出于本心,还是出于权术。政治往往是个博弈的过程,是各种力量之间的斗争和妥协,这种斗争和妥协不是以某个人的善良或残忍为转移的。一个政治人物的所作所为,往往是出于利益,或者是为了赢得什么,才去做表面文章的,至于他的真实内心,跟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