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周祥新

周祥新
微博:

 『周祥新』故乡有多远

1
9月12日上午,孟苏平终于踏上了故乡的土地。 从轿车驶出常合高速,进入马鞍山市区,及至马鞍山市体育馆、马鞍山市体校,握手、签名、合影、拥抱……如此往复。 当然还有鲜花、锣鼓与乐队。 16岁的举重训练队员杨凡,以及17岁的皮划艇训练队员谢伟文,承担着献花的任务。 这样的场景,孟苏平曾经并不熟悉。 8月2日,孟苏平接到指令,匆匆从合肥乘高铁赶往北京。 8月3日晚8点,夜色中,孟苏平从位于北京天坛附近的运动员公寓出 […]

 『周祥新』2015读记

1
《大江东去》,阿耐 一部描写改革开放30年图景的长篇,几个主要人物刻画尚可,情节交织设计亦较圆润。但整体来看,犹如主旋律的故事化,看不到作者自己的理解与认识。当代人写当代史,受到有形无形的约束太多。 《活着之上》,阎真 如《沧浪之水》一样,那种真实的感觉让人压抑,而且是压抑到透不过气,寻不到“大团圆”的希望。总感觉作者为了制造阅读效果有意为之,反使其又脱离了常态,不过是作者借机倾诉自己的郁闷罢了。小 […]

 『周祥新』中央暂时停摆(下)

1
落魄的卢生娶了富家的崔小姐,其后高中状元,边疆建功,虽为奸臣谋害,终沉冤昭雪,最后当上丞相,权倾天下。但真正的最后是纵欲生疾,归天而去。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幸好这是一个黄粱一梦的故事,你还有机会重新反转。 汤显祖创作《邯郸记》的时候已经年过半百,早已失去了反转的机会,三年前创作的《牡丹亭》已为其建立了新的号召力。他5岁起读书,12岁能诗,21岁中了举 […]

 『周祥新』中央暂时停摆(中)

1
有的人欢乐,有的人悲伤,世界总是这样。1610年的中国南方,是凌蒙初的人间天堂;1610年的中国北方,是汪可受的人世彷徨。已经8年过去,他终于为老师立下一块墓碑。北京通州城北的马厂村,北风呼啸而过,却并未在“卓吾老子墓碑”上久留。“年来寂寞从人谩,只有疏狂一老身”,汪可受刚刚想起老师的诗句,就已被风吹散。 自号“卓吾”的李贽老师已随风而逝,当年那些投奔而来的虔诚粉丝们,已还原为和尚、樵夫、农民、商人,重又淹 […]

 『周祥新』中央暂时停摆(上)

1
一千多里的遥远路程已抛却身后,河阳姬终于从洛阳赶到南京,寻到他可爱的书生情郎凌蒙初,从此不再明月千里寄相思。妩媚如花的洛阳名妓,风流倜傥的江南书生,重又缱绻于温柔乡中。秦淮河畔,画舫穿梭,笙歌沸天,金粉之地的南京城,让两个青年男女喜不自禁。 情欲中的河阳姬并没发现“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不顾车马劳顿直扑凌蒙初的佳人并非她一位。早在从家乡湖州搬到南京之前,凌蒙初已与一位苏州妓以身相许。所以待到从太 […]

 『周祥新』模糊的青春

1
1923年,19岁的李尧棠从遥远的四川赶往上海求学,起初住在四马路一家旅馆。李尧棠早已忘了那家旅馆的名称,但仍然记得旅馆斜对面有一家名叫“神仙世界”的游乐场。傍晚时分,连续不断的人力车从楼下街中跑过,车上装有小电灯,车上坐着漂亮的姑娘,车后跟着一个男人。 李尧棠后来经常用“巴金”的名字发表作品,当他写下这段回忆的时候已经74岁,疾病缠身,时不时住进医院,机智的读者可以快速地推算出这是1978年。我们都知道这之前 […]

 『周祥新』等到风景都看透

1
“没有比这里再合适的地方了!” 持续5年的逃亡生活让赵构疲惫不堪,他无暇顾及沿途的山水世俗,曾经的开封生活只在记忆中重现。5年前他在应天府即位时仅仅待了5个月,这位只有20岁的新晋统治者,就不得不以溃败者的形象,一路南撤至扬州、镇江、杭州,由杭州再而越州、明州。1132年当他再次抵达临安时,他强硬地向大臣们宣布“就是这里”。 金兵总是保持着难以抵挡的锐气,战争仍在抗争与妥协间继续推进。在车马无定的迁移生活中 […]

 『周祥新』倔强的异乡人

1
还要再次回望故土吗?故都洛阳被攻陷,故乡范阳不知何处,45岁的祖逖南下避乱。当他渡过长江踏入镇江时,仍难抑对未来的无限设想。他似乎有过暂时的惶恐,也似乎有过暗自安慰。金山寺与北固山,无奈地看着他的到来。祖逖不知道的是,这已是他生命中最后的十年,但雄心勃勃的北伐计划仍在生长。 洛阳沦陷直楞楞地宣示一个朝代的猛然崩塌,更让心有残念的万千士子心灰意冷。新立的皇帝已在建康建立新的皇都,秦淮山水与江南姑娘原来 […]

 『周祥新』改革者的后花园

1
我们在大明寺没有找到天下第五泉,就匆匆再次回到瘦西湖边,但大部分的景区都被围墙阻隔,只有一小部分伸出墙外,而且附近不远肯定有一个售票处。这种低级的商业设计从来迷惑不了我深邃的洞见,就如小时候常见的帆布圈起来的杂耍场子,妖娆而且俗气的大幅女郎照片下面,清晰地标注着入场的门票价格。 王安石肯定是不需要买门票的,关键那时候估计也没有有意存在的围墙。在许多的表述中,被称作“王安石的第一个国家公务员职位” […]

 『周祥新』苏州河边

1
将南京路的人流抛在身后,我们转入狭窄的福建中路,进入一个由各式招牌塑造的世界。长江刻字厂、上海国泰、上海照明等寂寞地叙述着轻工辉煌时代的遗落,恒源祥、谭木匠、星巴克、古今等也颇为自然地跻入其中,当然也还少不了扬州足道、美莲保健等。一处狭小阴暗的店面里,正售卖着翡翠、水晶、和田玉以及红木家具,招牌上说:不计成本,最后清货。 仅仅一个转角,就与来时南京路上的Swatch、Forever 21、Apple Store等迥然不同,特别是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