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周祥新

周祥新
微博:

 『周祥新』夜班记事(更新版)

1
镶嵌在山谷之间的拉奎拉,被亚平宁山脉紧紧环抱,这里有中世纪的城墙,城内有迷宫般的狭窄街道,两旁是巴洛克或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物和教堂。3个月前,这座意大利中部城市刚刚发生里氏5.8级地震,300人因此遇难,6万人无家可归。如今,这里再次成为世界的焦点,1.5万名安保人员从全国各地赶到这里,同时还有30余名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领导人,他们从世界各地而来,笑容可掬但各怀心事,全球经济治理、气候变化、贸易问题、非洲发展和粮食 […]

 『周祥新』那些过去的时代(更新版)

1
  麻花辫与白球鞋仍在跃动,纷纷落下的粉笔灰仍觉得呛人,那些堆满课本的宿舍、凌乱的蚊帐,以及日光灯下挤满的课桌,发生在宿舍里的激烈辩论,已经恍然了20年。1980年代末期的风云激荡,已随时光的流逝而荡去,那些十多岁的少年,是否仍记得那个时代的冲动? 我们以网线和鼠标重新连接了那个时代,我们从1980年代突然进入这个热闹的新世纪,我们热衷于搞笑、互相抨击或吹捧,以及喋喋不休地谈论孩子、家庭。我们也会沉浸于那些怀 […]

 『周祥新』帝国的黄昏

1
一支浩大而落寞的皇族队伍,匆匆行驶在1000多年前的西安城郊,晨曦初露微风习习,6月的清晨仍夹杂着一股清凉,没人知道他们将去哪里,连这支队伍的主人也并不知道。李隆基仍不时回望,宫廷的身影正掩映在苍凉的晨色中,显露着昔日的辉煌。他已经72岁,神色憔悴,那些辉煌的过去正在他的回忆中来回荡漾。 半年前,那个该死的安禄山起兵叛乱,消息很快传到京都长安,结束了李隆基20年的悠闲生活。那是一个惨淡的冬季,温泉水滑也洗不去 […]

 『周祥新』枯竭的键盘

1
在非洲,瞪羚每天早晨醒来时,它知道自己必须跑得比最快的狮子还快,否则就会被吃掉。狮子每天早晨醒来时,它知道自己必须超过跑得最慢的瞪羚,否则就会被饿死。不管你是狮子还是瞪羚,当太阳升起时,你最好开始奔跑。为了不至于跑得最慢,你最好购买本书。 这是一本包装了诸多美誉的书,比尔·盖茨推荐了多次,他说这是所有决策者和企业员工的一本必读书。班加罗尔、康涅狄格州,开放源代码、外包与离岸生产,世界正在变平,改变 […]

 『周祥新』如何坚持不懈

1
我每天沿着环城路至少来回一趟,这个忽冷忽暖的冬天仍在延续。阳光洒在清冷的空气中,下面是急速的车流和稀少的人群,它们脚步匆匆而目光向前,陌生人与陌生人擦肩而过。我总在一个路口等待绿灯,每一天每一次都是那么执著,我疑惑为什么它从来没有出现过绿灯,让我冲锋而过不再等待。 我总能找到藉口放松自己,我一直都在提醒自己坚持不懈,但我似乎从没有成功过。我常常用那些勤劳的人来激励自己,但最后都全部被抛弃。最近没有 […]

 『周祥新』2009我的新年

1
1999年12月31日晚,我们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硝烟的味道,有如雾霭般笼罩着这个世界。人们用燃放鞭炮来迎接新世纪,亦或是欢送即将结束的旧年代。我和Amy因着不明原因甚或小吵了一架,我们在这个城市没有发现激动人心的场景,除了鞭炮的烟雾和声响,难道这就是世纪末? 那个世纪末结束了,这个00年代也进入了尾声,贯穿始终的仍是一贯的主题与格调,我们总是用同一种方式总结着过去,或对或错或褒或贬,有着清晰的 […]

 『周祥新』被风吹过的夏天

1
还记得昨天那个夏天,微风吹过的一瞬间,似乎吹翻一切,只剩寂寞更沉淀。如今风依旧在吹,秋天的雨跟随心中的热却不退,仿佛即使闭着双眼,熟悉的脸又会浮现在眼前。蓝色的思念,突然演变成了阳光的夏天,空气中的温暖,不会更遥远,冬天已仿佛不在留恋,绿色的思念,回首对我说一声四季不变,不过一季的时间,又再回到从前。 (懒得写字,抄袭一首) […]

 『周祥新』没能慰藉的哲学

1
于是黑夜被驱走了,阴影也散尽了,我的眼睛立刻恢复了往日的光彩。就像猛烈的西风卷裹着天体,天空都为厚重的乌云所遮挡,太阳掩藏起来,星星也不出现在天空中,黑夜从空中而降笼罩整个大地。但当凛冽的北风从提拉吉亚色雷斯山洞猛烈地刮起,却将困禁的日光释放,于是阳光普照,日轮之光射得我们睁不开眼睛,赞叹不已。 我几乎时刻都在冀望着最后一页的出现,可它总是阴险在躲在最后,这本《哲学的慰藉》没能带给我任何的慰藉。我 […]

 『周祥新』这个紊乱的世界

1
金牌似乎也成为了一个数字,它终于不再那么扣人心弦,我只知道它天天在上涨,就像曾经的油价粮价与CPI,冒冒失失地成为这个世界的主题。我们真的生活在一个数字构成的世界,它们既能预示着吉也能昭示着凶,如今这个世界谁都有可能成为不可一世的主角,在那里阴险地朝你微笑。 身陷在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的困境里,发现原来战胜自己真的很难。我不知道是该真的休息,还是假意的停歇。空当接龙似乎成为了最好的伙伴,它表示你仍能正常地 […]

 『周祥新』被遗忘的阅读

1
在加尔各答的美登广场上,维多利亚纪念堂在烈日下白得耀眼,永远满脸愁容的黑色女王蹲像被晒得发烫。她的脚下是一个玩蛇人,正在等待过往游客中出现值得猎获的目标。终日的盼望和等待,就像无边的沙漠,而挣钱的机会则是沙漠中偶尔出现的绿洲,他担心失去一次机会,双手因忙乱和焦急而微微发抖。 土地上已越来越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他们又没有受过专门训练,没有机会在明亮的现代化工厂、政府机构和西方式服务行业中就业。他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