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周祥新

周祥新
微博:

 『周祥新』春天的故事

1
每个人的手中都握着一张纸片,茫然而焦急地等待着被宣召。仅仅因为一台简单的排队机的出现,抱怨不停的普通理财者乖乖地俯首听命。但时间并没有因此而节省,只不过没人乐意去关注它们,待到他们被宣召时,所有的委屈已一扫而光。 我用去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接受了两次等待与被宣召,终于办完了在两家银行的业务。待到前往第三家银行时,我得到的结果是网络不通,于是这个相同的过程仍要在明日继续重复,但同时可以继续打量那些 […]

 『周祥新』荡漾在文字丛林

1
在6世纪初的温暖下午,一辆马车载着两岁的幼童走过石板路。新立的梁国太子萧统回首而望,看见了夕阳残照。这是帝国文化盛世的黄昏,62岁的老丞相沈约,打着长长的哈欠,他的倦怠像风一样传染给小镇。 河在石拱桥下缓慢地流动,运载桐油和木器的船只向北方行驶。这些日常生活图景,就是公元503年的影像日志。它被录制在时间的某个缝隙里,成为无数即将被遗忘的书页的一部分。 这是一种缓慢的腐蚀,你几乎感觉不到它的衰老。少年太子 […]

 『周祥新』逼近底线的战争?

1
[我们乐意使用“改革开放30周年”,但我更习惯以1958年为始点,只不过这场摸索在最后误入弯路。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于采用功利化的评判方式,于是连一场大雨都会让城市公共交通陷入不堪。] 一辆面包正在雪地上小心翼翼地滑行,一名身着制服的警察紧跟其后用手推动,一位手拿摄像机的警察正在旁边辛勤工作。我刚刚从某个分组会场出来,耳边仍充斥着与想像中基本一致的内容,甚至包括他们的用词,以及他们的语调。 在我经过这个十字路口时 […]

 『周祥新』它遵循了怎样的轨迹

1
拥挤的5号地铁车厢中,一位女孩玩弄的手机里,正播放着张韶涵的新歌,“日子像旋转木马,在脑海里转不停,出现那些你对我好的场景。”她忙碌不停地收发短信,这使播放总是时断时续,就像这条开通不久的5号线一样,总是常常停下。 地铁是我们向外延伸的重要通路之一。我们住在北四环边的安徽大厦,它在惠新西街的北端,8年前我曾短暂地住在惠新西街的南端;离此不远的安慧桥,因为那座巨大的鸟巢的出现,在半年后将会再次忙碌起来,5 […]

 『周祥新』或者人在旅途

1
夹杂在那些陌生的人群中,穿过没有方向的漫长通道,我终于从地铁口走上地面,北方阴冷的风忽地刮来。东方广场正沉浸在暮色中,不露声色地炫耀着它的力量。路上有着依稀的人流,他们都包裹在厚厚的冬衣中。 Z73将在两小时后出发,我漫无目的地在王府井游荡,像那些开着数码相机的游客一样。一家商场的员工正使劲地鼓掌,他说三楼有夜明珠展示,错失这次机会将会终生遗憾。两个月前我经过这里时,他说的和现在完全一样。 我又一次错 […]

 『周祥新』纳斯达克的未来一代

1
1999年我在办公室中用169拨入互联网时,屏幕上并未出现想像中的繁华世界,因为我没有打开浏览器。这台电脑已经闲置一年,它最大的用途是用来消磨时光,我从那时开始就迷上了“空当接龙”,它的排列过程充满着平衡和妥协。我们最多的时间是伏在案头,用红色圆珠笔批改一本一本的书稿。 我终于在云南信息港注册了一个邮箱,因为比“张朝阳”更为时髦的名词是“伊妹儿”。我将它印入了名片,期望每个得到它的人,可以给我发来一个妹儿。 […]

 『周祥新』时光只有三百年

1
1682年,落寞的顾炎武在亲友的陪伴下,从北方汾水边的山西曲沃,踏上返回故乡的千里之路。他安静地躺在灵柩中,沿途的坎坷荆棘与美丽风光,早已与他无关。异乡的汾河最终归入了黄河,而故乡千灯的众多湖泊,最终均归入了长江,它们最终又归入了大海。 刚刚在一年前,28岁的爱新觉罗玄烨,终于平定了延续8年的三藩之乱。这场动乱的始作俑者,是爱新觉罗家族38年前的亲密合作伙伴吴三桂。朋友还是敌人,团结还是消灭,似乎自古就从没有 […]

 『周祥新』我只能选择离开

1
我终于没法忍耐,转身走出了包厢。外面仍由高温笼罩,一场暴雨即将来临。我只匆匆地吃了几口,那个包厢的空调风口,正对着我的后背。这个包厢实在过大,而且奇怪地采用了冷色调,摆在中央的圆桌甚为孤立。最要命的是,一帮围成圆圈的食客,正在大谈文化与艺术。 这次饭局的最终买单者,是我们刚刚采访的一位创业者。在他位于上海宝山区的公司里,贴满了鼓动人心的标语。通往洗手间的路上,一帮人正在那里激烈争吵。我们结束采访进 […]

 『周祥新』如果有千灯照亮

1
我上到第四级时忽然犹豫起来,下午两点的阳光正散射在屋内,脚下的木制楼梯已经脱色。我擅自脱离了同行的队伍,在这座300年的老屋内,独自寻找那些不被注意的角落。我不知道我已穿过多少进,它实在过于庞大我只知道往前走。 我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天井,从这里可以看到二楼打开的窗户,我突然想起闺楼上的女子,推开窗门的一霎那。我很快地找到了楼梯,急匆匆地拾步而上。木制楼梯的声音顾自地传来,我甚至已经可以看见楼上的桌椅,以 […]

 『周祥新』面对不同的人生

1
1994年,28岁的武洪平从太和来到昆山,像所有最初的打工者一样,他只希望能找到一份稍微稳定的工作。但对于一个三口之家的主要支撑来说,武洪平对于人生的这次大转移,并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他主要的动力,仅来源于当地已经兴起的外出打工潮。 但武洪平对于这次转移怀有巨大的期望,他带来了他同样来自农村的妻子,以及一个3岁的儿子。武洪平的希望来自昆山的火车站,那里已自发地形成一个劳力市场,聚集着砖瓦厂的制坯员以及煤气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