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周祥新

周祥新
微博:

 『周祥新』西湖今夜已入眠

1
她的额头挂着刘海,后勺则拖着马尾,但又不是那种少女的情致。我无法清楚地说出发型的名称,它似乎源于日本。她独自坐在饭店的一角,与我的餐桌正好平行,而且方向还是面对着面,这让我可尽情地抛洒我的目光,谁让我身处中国最著名的休闲之都。 这家饭店离西湖只有不到500米,现在正是正午的高温时段,但那里仍不乏游人。饭店外面行人如织,但鲜有推门而入,也恰好成就了我的视线。我在这里享受空调制造出来的暂时清凉,同时尽情吞 […]

 『周祥新』旅途究竟有多远

1
穿过漫长的盘龙岭隧道,我重又回到阳光与群山的世界中。奥德赛仍奔驰在上(虞)三(门)高速上,它已经辛勤工作了4个小时,穿越了苏嘉杭与杭甬(宁波)两条高速;它还将身负4个成年男人的体重,穿越约200千米的甬台温高速。 中国最富裕的县级城市昆山,已被我们远远地抛在身后。我们刚刚结束了在那里的采访,从浙江省北端的嘉兴市入境,将直达浙江最南端的温州市,它们分别以中国最传统的食品与中国最具活力的经济类型闻名于世。 我 […]

 『周祥新』那么熟悉的城市

1
大巴终于脱离宁沪高速,在转过一个大圆盘后,进入无锡城的外围。我迅速忘记了高速路边那些硕大的广告牌,在窗外39度的世界中,寻找那些江南小镇的清凉。我偶然地发现了一些年久的老屋黛瓦,它们的屋檐总要向外伸出一点,但背景则一律是高楼。 路边不时冒出“停车住宿”的招牌,一个硕高的旧水塔上,写着红色的“**旅馆停车场”。更多的街景由修理铺与老工厂构成,其间夹杂着几家气宇轩昂的美容店。在终于进入市区之后,路边的电子显 […]

 『周祥新』我竟然已经忘了

1
我在微微发颤的天桥上加快脚步,它让人觉得摇摇欲坠。一位女生正抱头坐在阶梯口,你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两行粉笔字清晰地写着:只要掏出6元钱,就可以帮助她度过难关。她选择了有利地形,总有人会注意她的粉笔字。 我没能掏出6元钱,就迅速地从旋转阶梯走回地面。大多数的时候,我都是坐在公交车上,穿越这座三孝口天桥,但现在我只能依靠我的双脚,因为合肥公交很生气,谁来帮助合肥公交度过难关? 但未来仍然美好,或许一年之后, […]

 『周祥新』宏观调控的一代

1
他总有办法改变话题,而且常常引起广泛呼应,一不小心就会陷入喋喋不休。貌似一个失恋的男人或女人,不由分说地向你灌输一个过去的爱情故事;在情浓忘我时分,你曾八卦式地追问细节,总被他环顾左右,现在,他主动交待了。 它持续的时间要远比黑砖窑、洪水以及变形金钢,而且总是无处不在。有关股市的话题仍会持续下去,在这之前则是房市,它们的主题却几乎一致地围绕着上涨或下跌。更多的人已经普遍相信,他们面临的最大“对手” […]

 『周祥新』模糊的公共意识

1
她仍有着叛逆的性格,与那些21世纪的中学生一样,崇尚特别的行为方式。她会在中考结束后,撕掉墙上所有的奖状,以此告别过去迎接未来。她应当也会追星,那些刻意渲染的偶像剧,或许也会走进她的梦里。 她也许会偶尔回望17年来的生活,它们大半为学业缠绕,童年的欢乐实在太过遥远。所有的梦想全寄托于未来,它们仍然遥远但充满期盼。他们常被描述为花季少男或少女,在更早一些时候,则是祖国的花朵和未来的接班人。 她也许仍在后悔 […]

 『周祥新』小城故事多

1
从东风路沿南坡北上,路边的民居依然保持着记忆中的样式。这里曾经是巢湖的政治心脏,各类大小机关从这里向外发号施令。沿卧牛山的东坡东下,中学、小学以至幼儿园,秩序井然地沿坡从上而下排列。 我曾在这个区域生活了三年,它们难得地在10多年后依然发散着当年的气息。东坡的路面已经明显地破损,当年的母校也已换上新的招牌,站在门口的保安提醒你:此地不可随便出入。当年,我有三年的时间从这座大门随便出入。 我对城市的记忆 […]

 『周祥新』抹布小生的新梦想

1
他更换偶像的频率实在太快,在虹猫蓝兔短暂停播后,他迅速地丢掉了“七剑合璧”的梦想,奥特曼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同时还有超星神、环保剑、铁胆火车侠以及快乐星球、家有儿女等等,他甚至会偶尔地回顾天线宝宝。 它们全是工业生产线下的产物,它们大多拥有神奇的力量,获得力量的过程常常来自于馈赠,或者对此一笔带过绝口不提。它们总有难以克服的对立面,但在最后一刻正义终于战胜邪恶。它们几乎都进行了产业化衍伸,五花八门的 […]

 『周祥新』能不能暂时停下来?

1
他拥有560亿美元的财富,连续13年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比尔·盖茨上月刚刚结束他的第10次中国之旅,重复般地再次受到中国媒体的热烈关注。在他四天短暂的中国之行中,51岁的盖茨先生留下一个肯定的预言:下一位“比尔·盖茨”将来自亚洲。 他没说是中国还是印度,但中国青年报的报道说,无数的中国年轻人正为此兴奋不已。与此相映的是,这位风光无限的世界头号技术独裁者,在北京大学意外地受到一位西装男子的抗议,它只持续了几十秒 […]

 『周祥新』毕业季

1
月台上的人流正左右奔突,在漫无方向中寻找着列车的入口;那些终于挤进来的人群,在狭窄的车厢走道中,已开始了坐位的寻找,它同样漫无目标而不可预估。那些幸运的乘客接下来开始抢占行李架,而失意者则继续往前挪动,因为希望或许就在前方。 我刚刚结束第一年的大学生活,怀揣着原籍地一家新闻单位的邀请函,未来仍不可预计但充满探索的新鲜感。与上一个暑假的焦灼等待相比,即将开始的生活已不再由等待或功课构成。它仍不会100%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