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周祥新

周祥新
微博:

 『周祥新』夜半的歌声

1
几乎所有的街角都已刷上了硕大的标语,它们一致地离不开“祝贺”与“胜利”的频繁使用。多数人对这座城市仍缺乏了解,它曾被理解为贫困与野蛮。事情似乎正在发生转机,一场中部地区的繁华盛宴,成为它最隆重的一次表演。 身世显赫的官员、富商,万人争睹的娱乐明星,以及信誓旦旦推销商品的小贩,在城市夜空的礼花下尽情绽放。他们或者你总是难以见到,或者你总也躲不开,追逐与被追逐的游戏,司空见惯地再次登台,世界总是充满着 […]

 『周祥新』纪念王傲兰先生

1
如果被保安拦住,只要报出他的姓名就可以了。不用等待多久,合资品牌的电梯已经停在1层。在由钢索牵引的轿厢到达20层时,向东穿过一段长长的走廊,在尽头的一间办公室里,一般都能找到他。    位于繁华市中心的这间高层办公室,已经摆脱了尘世的车水马龙。对面曾经的烂尾楼,现在挂上了一家本土银行的招牌。略显宽大而空阔的办公室里,缺乏虚张声势的摆设,不如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那样。    与王傲兰先生最早的 […]

 『周祥新』漂在异乡的江南

1
它从一个军阀发动政变成为皇帝开始,至最后一个皇帝跳海而亡结束。它所贯穿的320年冗长情节实在令人乏味,它弥漫着懦弱、享乐与勾心斗角的气氛。它的开始与结束,似乎已充满了不可思议的人间轮回。 它的光彩篇章依然离不开两个文学爱好者之间的长久暗战,它使一部分人远离朝迁,同时使一部分人得到提升。中国11世纪的改革家王安石的辛勤工作,是大宋王朝最认真的一次努力。在由改革与反改革纠缠的15年结束时,李清照刚好出生。 这似 […]

 『周祥新』望断归乡的路

1
她在秭归度过了16年的快乐时光,在繁华的长安城里耗去了落寞的3年,她将最后的13年留给了遥远的漠北。她还有一年,是在长安、潼关、雁门这条漫漫长路上度过的。2040年前,一支豪华的皇家队伍从这条路上经过,她是其中的主角。 命运真的无法预设,它由加法构成,却由减法结束。它以一条射线开始,极尽着无限的想像,最终发现它不过是一条线段。当我分拆完王昭君33年的短暂时光后,我为自己的轻描淡写后悔不已,它充满着观望者的冷漠表 […]

 『周祥新』中国脉搏的70’样本

1
积雪覆盖的阿尔卑斯山,显然难以阻挡达沃斯的活力,这座与阿尔卑斯风光和谐交融的欧洲最高城市,以每年一届的世界经济论坛闻名于世。在它2007年的年会中,有关全球变暖的话题被大篇幅地提及,居于其次的是大规模传染病以及全球经济的重新平衡。这些话题显然不具新意,却已经是高谈阔论难以承载。 一场暖冬在其后不久颇具深意地席卷中国,即使虚拟问候与鞭炮声交织的短暂狂欢,仍难以掩盖它所制造的强烈印记。在开放的舞台上,中国已 […]

 『周祥新』它在风中飘

1
只有266米的短暂飞行,却成为人类飞行史的开端,1903年的莱特兄弟是否想过放弃?斐迪南大公1914年在萨拉热窝的被刺,引发了一场延续4年的国际火拼,它使6500万人卷入其中,1000万人在群殴中失去生命。37岁的爱因斯坦,竟然在它的高潮阶段,创立了广义相对论。 那些改变历史的开端,似乎从未显示任何先兆,必然与偶然的内中交错,总有着难以厘清的脉络。最近深陷于20世纪的历史风云,几本读物不厌其烦地介绍着战争、科技与人口爆炸,以及索 […]

 『周祥新』爱的箴言是否仍留在闪亮的日子

1
我一直难以体味乡愁的真正滋味,海棠红与雪花白似乎遥远而不着边际。我对它所产生的时代没有留下任何记忆,所有的理解全部来自于事后的描述,因为我还没有出生。1972年的余光中已经44岁,正为出版新作与讲学传道忙碌不已,他同时写下了只有20行的《乡愁四韵》。 一名20岁的医学院青年学生,在两年后偶然间发现了它。他正为是否继续学医而苦恼,那些舶来的西洋音乐早已拴住了他。罗大佑的创作冲动并未得到商业机构的鼓励,直到1982年, […]

 『周祥新』梦之浮桥

1
他生活在放大1500倍的显微世界中,这位自闭症式的细菌学专家,即使在不工作的日子,也会把自己深锁在房间里;而她则是一位不甘深闺的名媛,在悠闲的英式下午茶中过着浮华的生活。他们显然怀着不同的目的,各取所需地走到一起。 从泰晤士河到黄浦江畔及至漓江山水,似乎颠沛流离的路径刻画着吉蒂与费恩的新生活。逻辑般的古板刻意与英伦式的风情万种偶然相撞,在1920年代的十里洋场制造出故事的起点,吉蒂与唐森很快发生婚外情,水面 […]

 『周祥新』完成待续的故事

1
公元前99年,一股恐慌的气氛在整个中国四处弥漫。58岁的刘彻继续深居于建章宫,他身患疾病,明显的老态已不可阻挡。他已经统治了42年,成功地阻击了匈奴的骚扰,一代帝国初露峥嵘,同时巨大的冰山似也若隐若现。 有关这一时期的记载简单而模糊,这与史官司马迁的受腐刑有关吗?当年,大将军李广之孙李陵兵败被俘,因未获救兵而投降。司马迁不合时宜地为其进言,一怒之下的刘彻将其处以腐刑。与此同时,齐、楚、燕、赵和南阳等地四处 […]

 『周祥新』你的故事谁人来听

1
她的叙述有点迫不急待,过多的细枝末节深埋其中,逻辑关系总是随意组合。她没有埋在沙发软座里,言语的快乐与行为的隐伤,在忽隐忽现间交替,她的笑容已泛黄。故事情节并没有离奇曲折,但你常常会掉队很久,由此及彼在下线上线中交错。 我早已忘记这是哪本杂志刊登的情节,亦或只是我无中生有的随机臆想。这样的故事总是不愁青黄不接,它会间或出现在刊物、广播以及BBS与MSN上。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故事高产的全盛年代,可是那些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