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朱晓凯

朱晓凯:高级记者,历史学博士(在读),合肥晚报副总编辑,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安徽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微博:

 『朱晓凯』文字的意义

1
        文字究竟有什么意义?           像我这样长期与文字打交道的小人物,其实是很少思考这个问题的。因为对我来说,文字便是生活,至少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就像每天柴米油盐地过日子一般,普通人又有谁会去从这一地鸡毛中来思考生活的意义呢?说句实话,文字给我以满足感,给我可以在人前稍事炫耀的小资本,也给我一份马马虎虎的收入,这就足够了。我很有自知之明,以我的天资,无论怎样头悬梁锥刺骨,凿璧借光、闻鸡起 […]

 『朱晓凯』突然想到了李小龙

1
35年前的7月20日,在香港,有一位33岁的年轻人很奇怪地死了。 那个时候,我们大陆正在大搞特搞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30岁左右“根红苗正”的年轻人大多都在“文攻武卫”的第一线冲锋陷阵,而30岁左右被视为“黑五类”的年轻人,则大多都在蹲着牛棚,手捧“红宝书”认认真真地洗着心革着面。因此,在香港很奇怪地死去的这个33岁年轻人,并没有得到大陆他这个年龄段人们的任何关注。直到现在,直到35年以后,直到当初那些30 […]

 『朱晓凯』当激情远去时,相当可怕——

1
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了,麦凯恩落选了。 当选的那个人40来岁,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哼哼,俺能!”落选的那个人70出头,曾经参加过越南战争,因此他常常念叨的是:“哼哼,俺那时就很能哦,现在俺也不差!” 当选的那个人是一位肯尼亚父亲的后代,虽然母亲是正宗的白人,但仍然肤色泛黑,大体可归于黑色人种,所以他说,如果当选,那俺可是美国的第一位黑人总统,凡投俺票者皆在改写美利坚合众国的历史;落选的那个人人长得很白,而 […]

 『朱晓凯』我的几张油画小品

1
         近日抽空画了几张油画小品,当所谓的“事业”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时候,寄情于画布,也许算是逃避的最好办法了。         “一花一世界”,这花也像人,花的一生与人的一生何其相似乃尔。从种子发芽,然后沐着阳光,享受着雨露的滋润,长啊长的,就成了一朵艳丽的花。然而,花的美丽也就是那三两天的事情,后来便枯萎凋零,没有人愿意看它,也没有人愿意理它。 […]

 『朱晓凯』我的一张人体习作

1
        近日遇上高温,上班气喘吁吁,下班吁吁气喘。据说火爆上映的《赤壁》中,无论高温还是天寒,诸葛孔明总会摇着他那招牌式的鹅毛扇,道一声:“我真的需要冷静”。我等本一俗人,假如学着孔先生也摇起鹅毛扇,估计会晕到街上一大帮正在从事“大建设”的劳动人民。所以,就闷在家里,开着电扇,画了一张足够让我冷静下来的油画——一张只有背影的人体画。 其实,女人的背影是最有魅力的。因为男人都爱看美女,比如走在大街 […]

 『朱晓凯』自己解放自己

1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一切全靠我们自己”。这几句话很有名,就出自人人会唱的《国际歌》。 按照我们惯常的思维,《国际歌》原本就是给全世界受苦受难的劳动人民写的,也主要是给普天下的无产阶级唱的。然而吊诡的很,事实上,唱这歌的劳苦大众倒是很少有人真正相信这些话的。比如说,前苏联的穷苦人家一直相信,能够解放他们的不是他们自己,而是“列宁的好学生”斯大林;朝鲜的老百姓们则一直相信,能够 […]

 『朱晓凯』“周老虎”离咽气还早着呢

1
大半年过去了,沸沸扬扬的“虎照门”事件似乎终于已经水落石出了——胆大包天的农民周正龙即将以诈骗罪被判刑,13名参与其事的官员们也受到了处分。然而,“虎照门”真地已经真相大白了吗?“周老虎”真地已经被众多“武松”们给打死了吗?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打了个不小的问号。既然当初陕西省的权威部门认定“周老虎”是一只活蹦乱跳的真老虎,而事实又证明这确确实实只是一只假老虎;那么,现在陕西省的权威部门认定“虎照门”已经 […]

 『朱晓凯』汶川大地震后的几个“不要”

1
        1、不要再说“愚公移山”“精卫填海”之类所谓“人定胜天”的鬼话了。和大自然PK,人类最终只是弱者。大自然对付人类,就像人类踩死只蚂蚁一样简单。  2、不要再总想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样的宏图远志了。生命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是身外之物。俗话说得对——“好死不如赖活着”。  3、不要再对周围的人升官、发财、评了先进、受了表彰而耿耿于怀了。要知道,那个四四方方的骨灰 […]

 『朱晓凯』我们的名字叫坚强(诗)

1
我们的名字叫坚强朱晓凯 巍巍的巴山啊,你耸入天际,直插云端;涛涛的蜀水啊,你川流不息,奔向远方;这里,是一处富庶的地方,这里,是一个人间的天堂。三星堆的青铜面具,述说着远古文明的辉煌;都江堰的堰叠飞沙,闪耀着先人智慧的光芒,那美丽的卧龙,那神奇的九寨,又引得多少人留恋向往。 然而,2008年5月12日,在那个令人诅咒的午后时光,死神,却向这里伸出了他罪恶的魔掌。巴山,突然间山崩地裂,蜀水,刹那时流沙满江,汶 […]

 『朱晓凯』不屈的国殇

1
      国旗降下了,缓缓地,如一滴斗大的泪珠。      气笛鸣响了,沉沉地,似一声长长的哀号。      步履匆匆的行人,突然停下了前行的脚步;急驶飞奔的车辆,突然悄悄地靠在了路边。      一场新中国历史上首次为天灾遇难者举行的全国性默哀,一场中国五千年来规模最为庞大的哀悼活动,在今天下午的14时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