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朱晓凯

朱晓凯:高级记者,历史学博士(在读),合肥晚报副总编辑,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安徽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微博:

 『朱晓凯』我们该不该用繁体字?

1
    “千古一帝”秦始皇为我们这些后代子孙们所留下的最大遗产,也许并不是什么万里长城,也不是什么兵马俑,或许正是那被称为“书同文”的全国范围内的文字的大统一。我现在正在键盘上敲打的、您现在正在阅读着的,就是被这位始皇帝颁诏下令“统一”为“汉字”、或者叫作“方块字”的东东。不过,假如秦始皇他老人家一直“万岁、万岁、万万岁”地活到了现在,也许他会对我正在敲打的、您正在阅读的“汉字”大吃一惊,因 […]

 『朱晓凯』能不能辨论一番?

1
    中国其实是有辩论的光荣传统的,从春秋战国时代开始,只要是有一堆人聚在一块儿,就少不了要辩论上一番。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古代,就有孔子、庄子、孟子等各位饱读诗书的文化人,他们之间就曾经激烈地辩论过,不仅他们之间相互辩论,他们还和其他人,比如说自己的学生、自己的哥们儿、自己的家里人相互辩论。“文化大革命”时期,造反派也相互辩论,这一派说自己是“最最忠于毛主席的”,那一派说“你 […]

 『朱晓凯』去他娘的“新闻中心

1
     刘晓庆说:“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其实她说这话时,还是有些洋洋自得的。毕竟,这话的潜台词是:“刘晓庆是‘女人’,更是位‘名女人’,我容易嘛我?”套用刘大妈这句经典名言,我要说:“做记者难,眼下做记者更难。”而我说这话时,却没有丝毫的洋洋自得,恰恰相反,倒是真有些黯然神伤。老百姓对什么“新闻是第四权力”之类的理论不大了解,笼而统之地把像蚂蚁一样每天乱窜的记者称为“狗仔队”,可 […]

 『朱晓凯』从达尔富尔问题谈“外宣”

1
     日前,在西方世界大名鼎鼎的好莱坞导演斯皮尔伯格宣布,他已决定不再担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艺术顾问,其理由是:中国与苏丹政府的关系密切,并且在处理达尔富尔问题上备受西方各国的争议。而在此前后,已经有一批西方国家的艺人宣布要抵制参加北京奥运会。由于国人对导演过《星球大战》等好莱坞经典影片的斯皮尔伯格最为熟悉,所以他的这一“宣布”像是扔下了一颗震憾弹,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n […]

 『朱晓凯』谈谈“耍大牌”

1
     近日,在世界杯女子单人三米板决赛中获得亚军的郭晶晶又一次成了新闻人物,因为她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当着各国老记们的面耍起了大牌。老记们在忙不迭地提问、记录、拍摄,而她却在发布会上一个劲地忙着自己手里的小制作——为一件玉器穿红绳。更要命的是,她还在一次回答记者的提问中,公然称加拿大选手哈特莉是个“胖子”(还好,没称人家是“死胖子”),一时引起了媒体的哗然。   那么,郭小姐为什么能这 […]

 『朱晓凯』战争并不简单

1
    人类其实一直都很幼稚,即便是我们历经十年寒窗之苦,自以为学会了聪明、变得了成熟以后,也仍然是幼稚可笑得很。所以,相对来说聪明一点的人才讲了这么一句话:“人类一思考,上帝都发笑。”    比如说到战争吧,我其实挺喜欢看战争片的,因为从小就在和平年代生活着,所以体会不到战争的阴森和残酷,特别憧憬的是能扛上钢枪,冲上和日本鬼子决战的战场,或是端起刺刀,去解放美丽的宝岛台湾。因为这些 […]

 『朱晓凯』永远不接受虚伪

1
    “艳照门”事件考验着香港警方的办案能力和办案智慧,考验着诸多名星们危机公关的水平,也逼着我们这些芸芸众生,对人生、对道德以及对偶象进行重新的认识。     “艳照门”事件中的女主角,有的是选美冠军,有的是大牌电影名星,有的是歌坛的宠儿,都拥有着数量众多的粉丝,都是所谓的“公众人物”。按照常理来说,选美冠军就是要长得光鲜靓丽、身材正点;电影名星就是要会演戏,要演起皇后像皇后,演起妓 […]

 『朱晓凯』“艳照门”是谁的错?

1
    2008年的开头,仿佛成了南中国的“灾年”,先是一场50年未遇的大风雪,直下得人心头拨凉拨凉的;没想到这大风雪好不容易消停了,香港那个“东方之珠”又曝出了惊天动地的“艳照门”事件。所谓“艳照门”事件,就是被人称为“男仔”的富家子弟陈冠希,自拍了包括张柏芝、钟欣桐等一干“玉女”红星的艳照(其中有相当多的极为不雅的照片),这些照片本来存放在陈帅哥自己的粉红色笔记本里,后来这本本出毛病了,陈帅哥送 […]

 『朱晓凯』雪,下在南中国的土地上

1
     2008年的第一场雪,下在南中国的土地上,带来的不是兴奋,而是恐惧。    现在太阳照常升起了,雪融化了,兴奋又开始从心底慢慢涌起,恐惧则如同那街边堆起的雪人,缓缓散去了。    假如雪不会再下了,或者至少不会再像先前那样下得扑天盖地了,那么,我们能不能利用这不再下雪的日子,来好好思考一下:为什么这场下在南中国的大雪,会给我们带来如此的恐惧呢?    气象台 […]

 『朱晓凯』他在天上看我们

1
    今天是冬至。    一大早,细雨霏霏,天色昏昏暗暗的。我和夫人随着人潮,来到了大蜀山文化陵园。    今天,我很想看看我曾经的一位老同事——汪俊。这是个祭拜故人的日子,好久没来看一看汪俊这位故人了,所以今天来到他的墓前,心头涌起一阵沧然。想想,这个当年帅气的小伙子,待在这个狭小的、冰冷的石窟里,已经有整整五年了。今天合肥的天气真地很冷,他有没有感觉到这阵阵的冷风呢?  &n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