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朱晓凯

朱晓凯:高级记者,历史学博士(在读),合肥晚报副总编辑,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安徽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微博:

 『朱晓凯』冬天里的两把火

1
       英国《卫报》今天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中国卫星真的去了月球吗?”在这篇文章发表之前,网上就早已有了沸沸扬扬的议论:为什么中国首颗探月卫星“嫦娥一号”发回的第一幅月球图像,竟然同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两年前拍摄的月球图像有着惊人的相似呢?也正因为如此,有不少“阴谋论者”认为,“嫦娥一号”传回的这幅图像实在太完美了,不像是真实的,“很有可能”是“克隆”了老美的科技成果。  &n […]

 『朱晓凯』我的家,在“安徽第一路”上

1
     听说被誉为“安徽第一路”的合肥长江中路改造规划已经新鲜出炉了,心情很是兴奋,也很是期待。因为我的家,就在这“安徽第一路”上。     记得1986年9月,我考上安徽大学,从老家第一次来到了省会合肥。公交车行经长江中路时,拎着大包小包行李的我,透过车窗看着两边闪过的街景,想到至少在今后的四年里,我会经常和这条大名鼎鼎的马路亲密接触,便颇有些得意洋洋起来。那时的长江中路,路面并不宽畅,也 […]

 『朱晓凯』卡拉永远OK(小小说)

1
    处里的人都知道,每每饭局散了,王处长总要热情地招呼大家去唱卡拉OK。 “走走走——去吼两嗓子,顺便也散散酒气!”这是王处长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因为王处长是领导,所以处里的人都只是一味地顺从着他,不管是家里老婆来电话催着回去,还是狐朋狗友打麻将时“三缺一”,也都只能陪王处长一起去“吼两嗓子”了。 这王处长打小起就五音不全,唱卡拉OK的时候从来就找不着调,经常能把《我爱你中国》唱成了《草原之夜 […]

 『朱晓凯』我相当想做“许三多”

1
         最近闲来无事,找了被许多人叫好的军旅题材电视剧《士兵突击》来看,谁知道看了第一集便再也放不下了。于是就这么一集一集地看了下去,直看得时光匆匆流去,直看得心底热血沸腾、感慨万千。“我还是相信群众”,这是葛优给“神州行”打的广告,用在这部电视剧上也挺合适,“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都说这部戏演得好,我看了,感觉此话不假。   “许三多”是这部戏的主角,他打小就生活 […]

 『朱晓凯』关于《合肥夜潮》第五回的严正声明

1
各位朋友:   《合肥夜潮》接龙到第五回时,由于我的介入,已发生了严重的混乱,现特别声明如下:    一、近期由于工作较忙,时常出差,对沙龙关注较少,尤其是对老于开启的《合肥夜潮》的接龙关注不够。因此,今天上午我开完记者早会后,接到戴总电话让我续写时,一头雾水。我忙里偷闲地抓紧时间看了前面的四回,又忙里偷闲地赶写了第五回。原以为这是对即将当妈妈的戴总的一种支持,没想到忙中出错,没有正确领会 […]

 『朱晓凯』《合肥夜潮》第六回 暮暮朝朝

1
    因戴总即将当妈妈,无暇劳心费神。她将此续写任务交给我,我勉为其难,估且逗大家一乐。下一回点名者:张铮。            六 暮暮朝朝       泪水从何菲的眼里缓缓地流了出来,像初春的雨滴,一滴一滴“嗒嗒”地落下,轻轻地砸在了卢阳的嘴角边。     卢阳的嘴角微微抖动了两下,他 […]

 『朱晓凯』记者这个职业

1
    今天是第八个中国记者节,作为一名记者,当然应该写点什么以贺之也。    据说,中国以行业命名的节日总共只有3个,而“记者节”就很有幸地“三分天下而有其一”了;更令人倍感振奋的是,根据最近智联招聘网的一份调查,竟然有高达六成的求职者希望能在媒体中谋份差事。可见,记者这个职业确实是个“香饽饽”,不仅供不应求,而且社会地位也不算低,“记者节”至今已历经了八个,这本身就是一个铁打的佐证了。 […]

 『朱晓凯』章玉政的悲伤和我们的责任

1
  当爆红的于丹在合肥市政务中心宽广的大会堂里,即将侃侃而谈如何“阅读经典”,又如何“感悟人生”的时候,一场人生的悲剧突然间发生了。    11月28日上午11点多,我的一位小朋友兼好朋友的章玉政的妈妈,在距离于丹即将开始演讲的大会堂可能不足一两公里的天鹅湖畔,遭遇到了一场车祸。老人当场被一辆中型货车撞倒在了马路上,便一动也不动了。小章此时正在为安排于丹的演讲而忙得天昏地暗,突然从手机里听到了妻子陆敏 […]

 『朱晓凯』闲谈《太阳照常升起》

1
    小时候弄不清楚,常常把“精神病”与“神经病”混为一谈,说起来原因很简单,因为听邻里们吵嘴打架时,“神经病”“精神病”的满天飞,所以就很自然地把两者“合二为一”了,并且笼而统之地以为,无论是“精神病”也好,“神经病”也罢,都只不过是“疯子”和“傻子”的代名词而已。后来长大了才发现,原来“精神病”是“精神病”,“神经病”是“神经病”,绝不可同日而语。    所谓“精神病”,是指人的精 […]

 『朱晓凯』说实在的

1
                  说实在的(小小说)    “说实在的”,这是老王的口头禅。    老王今年40多岁了,按说这个年纪的人还不能称“老”,但因为老王天生长得一副老相,所以初次见面的人,都以为他肯定是50岁朝上的老同志了,“老王、老王”的也就这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