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朱晓凯

朱晓凯:高级记者,历史学博士(在读),合肥晚报副总编辑,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安徽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微博:

 『朱晓凯』流水的日子

1
                 流水的日子(小小说)      闹钟“叮铃铃”地响着,他懒懒地歪过头,努力地睁开眼睛,时针已经直直地指向了“7”。该起床了,一个流水的日子又朝他扑面而来。    大学毕业已经三年多了,从皖南一个偏僻小山村里走出来的他,每每走在高楼林立的 […]

 『朱晓凯』一个自我流放的圣徒

1
     我一定要在今天为他写点什么,因为,他——格瓦拉,一个自我流放的圣徒,一直是我心中真正的偶像。     40年前的今天,39岁的他死了,那个行刑的玻利维亚少尉借酒壮胆,这才敢向他身上射去9颗子弹;而他那双曾经潇洒地夹过古巴雪茄、很酷地摆弄过AK47步枪的双手,也在死后被砍了下来以便“验明正身”。他就这样带着一具并不完整的身躯去了遥远的天国,而至到此时,他的灵魂却依然抱有纯真的理想和信念。 […]

 『朱晓凯』“中式教育”的回归

1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其一,“各人自扫门前雪”,在这个越来越注重隐私的社会里,少有人会曝光自己的“家丑”,而外人也不太愿意去过多打听别人的家事;其二,既是“家丑”,大多都是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鸡毛蒜皮,想要弄个清爽,必是件不太容易的事情。然而,我今天却有一种冲动,很想把自己的“家丑”外扬那么一下,既是为了感激自己的母亲,也是为了给“中式教育”的回归留下个印记 […]

 『朱晓凯』旅行的意义

1
    很无意间,听到了歌手陈绮贞那首《旅行的意义》,曲调优美,略带着点颓废的味道,是我喜欢的那一类。                  “你看过了许多美景,             […]

 『朱晓凯』李安和我们的《色,戒》

1
     李安是华人电影导演中的“获奖专业户”,他导的《卧虎藏龙》获得过“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他导的《断背山》让他捧起了“奥斯卡最佳导演”的“小金人”,前不久他又凭着影片《色,戒》抱回了一只威尼斯的“小金熊”。我是电影艺术的门外汉,平时除了看“嘿嘿哈哈”的武打片以外,就是看“乒乒乓乓”的枪战片,但我这个电影艺术的“文盲”却深知,李安拿的那些个奖可绝对不是吃素的,没有两把刷子,你恐怕连那“ […]

 『朱晓凯』黄金周巧破“美人计”

1
    10月3日,黄金周的第三天,我们夫妇俩陪父母去了趟肥西县的三河古镇。三河古镇原本没什么名气,后来因为发现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小时候曾经在这里住过一个多月,于是便被后人套上了耀眼的光环,似乎那里的一草一木也因此有了不少的灵气。果然,来三河镇的游人很多,而且几乎都是冲着杨振宁他老人家来的,因此,“杨振宁旧居”也就成了必须参观的一个景点。只是在旧居内外,众多的游人们很少谈及杨振宁在物理学上 […]

 『朱晓凯』权力让人感觉良好

1
   “权”的繁体字为“權”,按照我们对汉字“望文生义”的习惯,“權”这个字似乎应该和树木有一定的关系。后来查了查书,证明这一“望文生义”果然不是信口开河。《说文解字》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權”是一种“黄桦木”,“从木,雚声”。或许是因为这种“黄桦木”有些木秀于林吧,反正到了后来,这个“權”字就忽然和“权力”扯上了关系,人们越来越热衷于追逐它,把它当成了“和氏璧”“夜明珠”般地供奉着,拚了一生的 […]

 『朱晓凯』非我族类的小动物

1
    说实在的,我一直不太喜欢猫啊、狗啊之类的小动物。    有人说,喜欢小动物的人,一定是富有爱心的人。虽然我感觉自己并不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但我还是不太喜欢小动物。其中的原因,一是由于深爱中国传统文化中“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影响,猫、狗之类的小动物显属“异类”,它们只会“妙妙”“汪汪”地叫唤,它们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弄不明白,也捉摸不透,因此总会有一种隐隐地会被它们背叛的感觉; […]

 『朱晓凯』张国立的心态

1
    “我就是旗帜鲜明地反对韩剧、日剧、美剧,一切国外的剧……我承认我们做得还不够好,但是不能因为这样就把宝贵的国家资源拱手相让。这是对我们自己利益的伤害。”这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是日前我刚刚听说的,而说这话的人,就是我们中国影视界的大牌张国立。说这话时,张国立的宝贝儿子张默也在一旁坐着,咧着嘴看他那著名的老爸在镜头前滔滔不绝。    你不能不承认,中国现在是越来越开放、越来越自由了。 […]

 『朱晓凯』AA制的“小资”

1
   昨晚并非中秋之夜,但月亮依然很圆,高挂在合肥昏暗的天上。   中秋之夜,单位安排在安徽饭店聚餐,据说“报销”了不少“高炉家”,醉倒了不少能喝的小弟小妹。之所以是“据说”,那是因为我没参加,我急匆匆地赶回家,和父母老婆女儿一起吃了顿团圆饭。我这人平素就不喜上饭局,中秋之夜,当然也就更恋家了。昨晚中秋已过,有沙龙里胆大的小美女热情邀请我共进晚餐,我听罢,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虽然我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