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朱晓凯

朱晓凯:高级记者,历史学博士(在读),合肥晚报副总编辑,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安徽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微博:

 『朱晓凯』想做什么地方的人

1
     今天清早上网,看到了香港媒体的一则报道,报道称:目前蜚声国际的内地红星章子怡,已成功获得香港“优才计划”批准,即将成为继钢琴家郎朗和李云迪之后,又一位正式做香港人的大陆名人。这则报道,让我联想到了人生哲学中一个相当重要的命题——你想做什么地方的人?    其实,想做什么地方的人,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取决于你,而是取决于你的父母。比如说,你的父母都在农村种水稻,你就是个地地道道的乡 […]

 『朱晓凯』想到了战争

1
     看了报纸得知,台湾的陈水扁正拿出“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气慨,在拚了命地搞“台独”。作为 一名“根红苗正、苦大仇深”的老党员,一时间,阶级仇、民族恨全都涌上了心头。我很严肃地对老婆说:“和台湾这一仗,看来迟早是要打了。等仗开打了,我要第一个报名参军。”老婆歪头看了看我, 说:“就你这小身板也敢报名参军?再说了,你都多大岁数了,那解放军会让你这半大小老头报名?” 在我们家,老婆说话一向 […]

 『朱晓凯』近距离看陈水扁

1
   今天清早上班,翻开报纸,赫然看见头版头条的标题是:“大陆做好应对严重状况准备”,紧跟着是足足三个版的“‘入联公投’自寻绝路”的专题报道。其中有一段文字惊心动魄,现摘录如下:“针对陈水扁的“台独”分裂言论,国台办发言人李维一9月12日严正指出,在台湾地区即将举行选举之际,陈水扁为了一己一党之私,全然置2300万台湾同胞的利益于不顾,赤裸裸地进行“台独”挑衅,这只能证明陈水扁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阴 […]

 『朱晓凯』北京奥运关我啥事

1
 当我写下这行标题的时候,CCTV5正在热火朝天地播放着选拨北京奥运火炬手的节目,这档节目开播有一阵子了,今天才算稍稍完整地看了那么一小会儿。    按节目规定,每个参加央视奥运火炬手选拨的候选人,都必须送给北京奥组委一件礼物。于是,一挺和善的中国老头,赠送了十来个画有福娃或是2008北京奥运会会徽的葫芦灯。凭良心说,那些灯做得确实不错,主持人张斌,也就是那个喜欢在评点中国足球时话闸子一开就收不住的胖子 […]

 『朱晓凯』装深沉

1
 有的人很会装深沉,像雾像雨又像风,或者说那深沉装的,就像是大诗人徐志摩的一句诗——“我不知道风,是往哪个方向吹”。呵呵,那深沉装的,那叫一个“像”!    比如说,我们一大帮人在饭局上扯东拉西的,从本拉登到北京2008奥运会,从那天街上遇到的小美女到这个月奖金又比上个月少了,等等,热热闹闹的场面下,唯独只有他(她)沉默不语,作思考状,被人发现后敬酒,他(她)会稳稳地举起酒杯,然后含混不清地说:“ […]

 『朱晓凯』知难还是行难?

1
 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有一句名言:“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现在,请允许我套用一下莎大师创造的这一经典句式:“知难?还是行难?这也是一个问题。”    《左传》“昭公十年”中有记载,曰:“非知之实难,将在行之。”这意思是说,“知”不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行”才是最难,也是最重要的。但“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却对此种说法很不感冒,他提出了“知难行易”一说,认为“知”比“行”更难, […]

 『朱晓凯』获奖感言

1
    今天,秋高气爽,阳光灿烂。按常规来说,今天应该是个好日子。    一大早,我正在办公室里勤奋工作的时候,于继勇——也就是被沙龙许多人称作“老于”的那个人,给我发来了一条手机短信,大意是:恭喜你,你获奖了。啥时候到我这儿来领奖金?    其实,关于获奖这件事,昨天傍晚我就已经知道了,报社小方满脸坏笑地向我作了“通报”。今天,忐忑不安的我又偷偷摸摸地上沙龙求证了一下,果然确有其事 […]

 『朱晓凯』会议新闻要提高质量

1
    这年头看报纸,感觉会议新闻实在是越来越多了,合肥的几家报纸、几家电台和几家电视台,每天都报道着同样的大会小会,而且大多都没什么新内容,且大多都不太好看。这是个很严肃的“政治问题”,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记得大学毕业那阵子,不少毕业生四处打通关节,希望能进机关工作,而我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留校,这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考虑就是:在大学教书,可以少开些会。    我这人身板虽不厚 […]

 『朱晓凯』永远尊敬和学习的雷锋

1
    任何人或事,都必须放在此人生活或此事发生的那个时代去考量,否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由此,便想到了雷锋。    雷锋,便是那个英雄崇拜的时代里一个奇特的产物,也只有在那个奇特的时代里,雷锋才显得真实和可爱。我们固然可以说,现在时代虽然不同了,但我们仍需要向这个湖南小伙子学习,仍需要弘扬一种“雷锋精神”。这话怎么说呢?你不能说这话不正确,也不能说这话是虚话、套话,但 […]

 『朱晓凯』关于女儿的几个片断

1
    人一旦觉得自己慢慢地变老了,首先肯定是因为记忆变得迟钝了,原先脑海中很完整的人物或事件,不知从哪一天起,便被逐渐切割成了一段一段的碎片,再后来,连这碎片也若隐若现,必须要狠命地压挤着脑细胞,才能回想起过往些许的影像。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判断的话,那么现在,我真地发现自己已开始慢慢地变老了,一个强有力的证据便是:对我那位14岁的宝贝女儿,我必须拚了老命,才能唤起过去的一些记忆。因此,乘我现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