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朱晓凯

朱晓凯:高级记者,历史学博士(在读),合肥晚报副总编辑,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安徽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微博:

 『朱晓凯』瞧你那小样

1
    人对自己总会有很多的不满,而最早开始也是持续时间最长的,恐怕就是对自己长相的不满了。    举凡女人,大多会抱怨上天,为什么会那么慷慨地给林青霞或者梦露如此完美的眼睛、鼻子和嘴巴,而却要近乎残忍和苛刻地让自己在梳妆镜前完全没了自信;而男人呢,也大多从内心里彻彻底底地相信,刘德华或梁朝伟们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并非源于所谓的“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而主要是得益于上天赐予的那份帅气。既然 […]

 『朱晓凯』我的“宝马”丢了

1
     我的“宝马”丢了,这让我刚开始的时候,很是着急。     我是出去办事的时候,将“宝马”停在了一座办公楼下面,办公楼下面有很多车,有红的白的银灰的,但当我的“宝马”停在那一堆花花绿绿之中时,当然只有这辆“宝马”最起眼了。道理很简单,因为这么多花花绿绿之中,只有“宝马”才是我的,所以我总要多看上几眼,摇控门锁发出“嘟——”的一声后,还得再伸手拉拉车门。我这人对现代化的电 […]

 『朱晓凯』在“无奈”中一头栽倒

1
    人都有七情六欲,只是不知道“无奈”这种情绪,是不是也包括在“七情”之中,不过我倒觉得,人一生中有很多时候是被“无奈”纠缠着,所以我们看古书时,每每见到书中人物身临“万丈悬崖失脚,扬子江心断缆崩舟”这样的窘境时,常常免不了要大声地“徒唤奈何”几下子。    古人如此,现代人也一样,只是现代人不仅要“徒唤奈何”几声,更喜欢从人生哲学的高度,对“无奈”进行学理般的分析。所谓“无奈 […]

 『朱晓凯』胡侃这个人

1
    胡侃这个人,很有热情,而且这热情几乎不带有任何的修饰,并几乎掩盖了他性格中其他的特质。和他打上哪怕是一次交道,你就一定会留下很深的印象。    记得当年我在报社负责“厚重安徽”这个版面时,时不时会拿出以前大学教历史的自负,在不大的版面上和读者“吊”起了“故纸袋”,原以为这种孤芳自赏般的舞文弄墨,实实在在只是满足了自己的某种虚荣,没想到有一天竟会接到一个来自亳州的陌生电话,电 […]

 『朱晓凯』马列主义老头老太太

1
    说起来挺自豪的,掐指一算,我入党竟然已经快二十年了,怎么说,也算是个正宗的“老”党员吧。    想当年入党时,我还在上大三,那时候上大学没什么太大的就业压力,所以,我基本上是属于“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那一拨,也就是说,基本上是属于自我感觉良好的那一拨。常常,躺在宿舍脏乱不堪的床上,脑海中不时冒出毛主席他老人家这么一句经典的名言——“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到底还是 […]

 『朱晓凯』亳州:一个细节缺失的城市

1
     昨天午夜,冒着细雨,从一座名叫“亳州”的城市赶回家。这次去亳州采访了好几天,距离上次涉足这座城市,一晃已经有好多年了。好多年过去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改变了不少,而亳州,却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     这是一座细节缺失的城市,到处都是乱糟糟的,随处可见的不和谐,让人不由自主地将这座城市与眼下伊拉克的首都——巴格达联系在了一起,只是没见挎着冲锋枪的美国大兵在街头晃悠,也没见英勇无比的 […]

 『朱晓凯』陈独秀式的“爱情”

1
      我的母亲是安庆怀宁人,按照所谓新闻“贴近性”的原则,对怀宁人陈独秀,我一直保持着浓厚的“研究”兴趣,而且这“研究”的范围还挺广,比如说对这位名人的“爱情”,就曾抽出时间好好地“研究”了一番。虽然这不是一个类似于“论陈独秀在中共成立初期的历史地位”之类很高雅的“研究”课题,然而一位哲人说过:“存在就是合理”,我只不过是想从这“存在”中寻找出一些“合理”罢了。       […]

 『朱晓凯』“人话”和“鬼话”

1
    有时候,你作为人,却不太会讲“人话”了,你说怪也不怪?    记得在安徽大学教书期间,有一次被系里领导安排去统计“评优”的选票(评什么“优”忘了,估计是“教书育人先进分子”之类的吧),然后拿着统计好的名单报送学校某某机关。机关里负责统计各系选票的小伙子,是我的一个小学弟,印象中在念书的那阵子,这小伙子和宿舍里的一帮哥们儿还是挺能“打成一片”的。小伙子问:“朱老师,历史系谁的选票最 […]

 『朱晓凯』文字的重量

1
    文字是有重量的,有时侯每个字还都挺沉,重如千钧。所以,英国著名的小说家爱德华·沃布尔·利顿(Edward Bulwer Lytton)就为此感叹:“笔下文字的力量胜于武力”。    如今报纸多了厚了,读报却反而少有了以往的那种快感,思来想去,似乎找到了原因所在----可能是不少稿件里的文字有些轻有些浮吧,一大堆文字直白地竟像是白开水一般,这也就很难让人产生阅读的冲动和欲望了。很想问一声:在眼下这样一个急速 […]

 『朱晓凯』永远不死的邓丽君

1
    朝鲜战争期间,“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因为和总统杜鲁门关系不和而遭解职,被迫从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暗然离开。回国后的麦帅被国人当成了英雄,凡是有大型的群众集会,主办方都会盛邀其“捧场”。在某一个“场子”上,麦帅说了这么一句颇富哲理的“名言”:“老战士永远不死,他只是渐渐远去。”这句话,让当时不少的美国人洒下了伤感的泪水。不知是怎么回事,每每想起这句话,我心中就隐约浮现出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