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朱晓凯

朱晓凯:高级记者,历史学博士(在读),合肥晚报副总编辑,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安徽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微博:

 『朱晓凯』新闻人最重要的“行业标准”

1
        什么是“行业标准”?如果用“《辞海》般”最严谨、科学的解释来阐述的话,想必是有些枯燥和乏味的。我等既然并非专家学者,那就干脆按照自己内心最原始的想法,给个“普罗式”的“说法”吧。我以为,“行业标准”应该是那个行业最基本的道德操守、最基本的行为规范和最基本的价值追求。新闻原本就是三百六十行中的“一行”,那它当然也就有着自己的“行规”、自己的“行业标准”了,比如正确的新闻 […]

 『朱晓凯』我看安徽商报《橙周刊》

1
        人有时候必须来那么点“此地无银三百两”,比如说在我写这篇短文之前吧,我就得先来个“严正声明”:第一,我任职的单位是新安晚报,我每月的工资和奖金也都由这家报社发放,因此,如果下面这篇文章有“吹捧”《橙周刊》之嫌,那绝对没有任何“功利”的想法。当然,如果出现了一些“恶毒攻击”的语言,那也绝不存在同行间所谓的“恶性竞争”。第二,我大小也算是个“报人”吧,仅仅想以“报”论“报 […]

 『朱晓凯』孙金龙印象之三

1
    有一句话:细节决定成败。比如对女人来说吧,走出家门到单位上班,或是应付那些零零种种的社交场合,浑身上下的妆扮就应该“细节”到每一处点点滴滴,往大了说,这是尊重别人,往小了说,自己也可以从别人的赞美声中收获到些许的快乐。而对男人来说,“细节”可能更主要地体现在干事情上吧(呵呵,这里没有重男轻女的意思哦)。     至少对孙金龙来说,他虽然是一个很看重“细节”的人,但这些“细节 […]

 『朱晓凯』孙金龙印象之二

1
    凡是中国人,都知道什么是“国骂”。     “国骂”是一个很典型的“中国特色”,中国人,几乎没有谁没有“国骂”过,孙金龙当然也不例外,无论是在公开场合还是在私下里,都能不时听到他的“国骂”。如果考虑到孙金龙长期学习、生活在皇城根下的经历,可以说,孙金龙的“国骂”还带有些许的北京特色,那就是,在“他妈的”这种普世皆用的“通用语言”以外,还夹带着“糙他娘”之类的北方腔。  &nbs […]

 『朱晓凯』孙金龙印象之一

1
     合肥成为安徽省的省会,已经有些年头了,但正如这座城市现在的“一把手”孙金龙所说的那样,合肥的名气不响。俗话说“酒香也怕巷子深”,而合肥,从来就不是“最香的酒”。解放以来,合肥的“一把手”多了去了,来来走走,走走来来,但从来没有哪一位,能像孙金龙那样“名声在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孙金龙提升了合肥的知名度。   这话可不是乱说的,记得有人说过这么一件事,孙金龙率合肥市干部赴外地招 […]

 『朱晓凯』黄新德该怎样接受央视的采访?

1
    在接受央视名嘴白燕升《戏苑百家》采访的安徽艺人中,黄新德的被采访竟在一定的时空范围内,成了一件“颇泛起些波澜”的事情,实在有点怪异。      我没赶上看直播,只好抢抓“第二落点”--看了场次日的重播。说句心里话,对这次白燕升的采访,我有些满意,也有些不满意。   满意在哪儿呢?人家老白同志毕竟是央视“名嘴”啊,几句话这么一“勾”,就让黄新德这位游走在黄梅戏界的“老江湖”吐 […]

 『朱晓凯』太平天国的“官本位”

1
     上小学时就知道,近代中国有一场了不得的群众运动,叫“太平天国农民起义”,领导“起义”的“一把手”名叫洪秀全,是个很会“忽悠”的广东农民,跟着他一块儿“忽悠”的还有杨秀清、萧朝贵、冯云山和韦昌辉等诸多“王爷”,按现在的话说,个顶个都是“新农村建设”中的“能人”,一个个都绝顶聪明。于是乎,清王朝这个“百年老店”被这几个“猴精”搅得是天翻地覆,那皇帝老儿差点连龙椅都坐不稳了,而洪秀全等 […]

 『朱晓凯』历史的教训很难记取

1
    我原是学历史教历史的,这历史书看多了,竟然越看越糊涂。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许多人在谈古论今时,经常会把历史当作一面镜子,并试图从零零种种的历史现象中,分析个“一二三四”来,而且很希望这些“一二三四”能给现在和将来的人们当作“参考消息”来读。不过,“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从古到今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的许多小事、大事,却不由人不相信胡适他老人家说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