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冯飞』关于艺伎回忆录

2
昨天无意从网上下了一部《艺伎回忆录》 随便看了两眼 由于忙得不可开交,所以没细看 但是总体感觉还是挺奇怪的 为什么一帮美国人拍摄一个日本妓女题材的电影,却要找一帮中国女人去演呢? 为什么让中国人扮演日本人却要说英语? 要说英语我也不反对,为什么演员说英语,可周围环境怎么还是日语环境?时不时还能听到有人用日语说:阿利亚托个左翼马斯……什么的…… 斯皮尔伯格先生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

 『于继勇』人都是爬虫。

8
下午和一个往日同事聊天。谈到察人。人大致可以分三类。一类生于小官僚家庭,自小耳濡目染,知晓官场的一些门道。这类人长大后,多有很强的进取性,有掌控欲,表现欲,判断人的能力很强。这类人,如果心胸宽厚者,必成大气。第二类生于富人之家,生用大度,不计小节,但生在以官本位的中国,虽有财,但多少有些外强中干,遇到比自己权大位高的人,往往不自觉的弯腰。财在气粗者,是指对比自己位低的人。如果有钱,而能善交友,这类 […]

 『冯飞』关于陈凯歌

1
  最近我一直想写写陈凯歌 中国第五代导演,走到今天,在我们视线中,最活跃的当属张艺谋和陈凯歌了,新周刊,三联生活,以及南方人物,好象都作过这两个人的相关专题。我大约的读了一些。 张艺谋是国宝级导演,他为奥运会作宣传片,用人民大会堂为他的电影首映,靠着漓江山水排演歌舞剧,种种气魄让人惊叹……可是我偏偏不太喜欢他。从开始将中国人丑陋的一面作为噱头(我的很多出国留学或者移民的朋友因此尤其不喜欢张艺谋) […]

 『冯飞』开张记

7
博客这东西流行起来也是有些时日了 我也在许多网站上开了自己的博客 可惜文字表现欲大不如前 很少在网络上好好码字了 所以博客也就开一个荒一个 此番被老于拉过来要在这里开个博客 他在电话那边给我晓以大意 开此博客的目的,意义,作用,影响…… 总而言之,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但依然是应承了下来 反正也不是开专栏,不要定期交稿 高兴了上来敲打两个字,望于同志不要抱太大期望 谢谢 […]

 『方亚瑾』无聊事有三

2
    一情人节早上上班/在新梅天桥下看到一辆警车呼啸而近,两警察砰得摔开车门,慢悠悠上天桥,开始乱晃。——警察叔叔真拽。        二上午公司向来没很多人。10点多电脑忽然一抖,公司全面漆黑。创意部首先传来欢呼声“哦,下班喽!”,AD/AAD都从房间里跑出来。AE开始确认电话也不能打了。全公司网络瘫痪了。大家传说着没法工作了。可以下班了。2分半钟后,光明恢复了。引用AAD的话“还没来得及下班……” […]

 『张咏梅』你将为谁送出一朵花,或者整座花园

4
——Happy Valentine\'s day 节日是种怪物,情人节尤是。每过365天,年轻人们便以独有的形式祭祀它的虚荣心.如果你不够虔诚,它会把孤独送来做惩罚。严重者就会让你深刻领悟“孤独的人是可耻的”。M的电话把我叫醒:今儿去哪儿?我说,上班。M有点儿暧昧:那谁谁给你打电话了吧。我翻身继续想睡回笼觉,问她说得是谁。M大声地:你要是自己过节就来我这儿聚会吧。我说:今儿不打算出门被抓为同性恋典范,扰乱社会治安。M说:我收到花了。继而 […]

 『于继勇』春雨贵如油

5
中午出去吃饭,一阵小雨沙沙而来。想起流行于1989年左右的一首歌,是田震唱的,叫《春雨贵如油》,歌词大概如下。 朦朦细雨,朦朦下 花伞下面走着我和她, 手牵手,心贴着心, 相对一笑醉悠悠, 啊~~~~春雨贵如油, 啊~它下得满街流 雨贵情更贵, 啊~相依到白头, 啊~春雨贵如油, 啊~它下得满街流 雨贵——情——更贵——相依——到——白——头。 听这首歌的时候,我好象已经开始上初中二年级了,在那年的春夏之交,我在田野里遇 […]

 『于继勇』我和女儿小手的合影照

5
[…]

 『周强』《吉祥三宝》是否厚道?

30
听费墨老师用浓重得河南话说:“做人要厚道”的时候,我以为总算找到了一个把不厚道的人的颜面狠狠钉在枪靶上的利器,于是以后不能当面骂的龌龊人事,我大都留下“做人要厚道”后拍拍屁股闪人。 这次我要把“做人要厚道”送给今年春晚观众比较喜爱的一首歌曲《吉祥三宝》。 之前我是没听过这首歌,这几天看新闻才知道,这首歌在去年就非常火爆了。我是先看了法国的电影《蝴蝶》,先听了它优美的插曲的,所以当我看春晚的时候,听 […]

 『于继勇』“哈”死也个熊

6
第一次醉酒是在13岁。到镇里参加初中语文竞赛,考完了,带队的王老师说:都考完了,不急着回家,中午大家喝几杯。王老师喜欢酒,每次给人家倒七分杯,自己都满的,喝完了,还让嘴里发出“滋”一声的响。王老师给其他几个老师敬完酒后,斜眼看了看我,说:“虽然你还小,也是个爷们,今天喝点吧。”我没客气,端起杯子,一仰脖,全倒进去。虽然觉得喉咙里像硬生生的插进了根火棍子,脸上还是很坚强的笑着。王老师说:“哟,小家伙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