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郎西娜』[转贴]新吉祥三宝

0
       阿爸    哎    记者每天都在追新闻吗?    对拉!    新闻出来都到哪里去啦?    编辑上版啦!    那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它?     领导枪毙啦!    记者编辑领导就是吉祥的一家!        妈妈    哎!     记者干嘛经常都要挨骂?    考评办不喜欢呗    不喜欢那干嘛还要写呢?    赚工分呗!    工分多少一定很重要吗?     […]

 『郎西娜』珍藏歌曲推荐

6
让人感动的经典抒情歌曲-I\'ve Never Been to Me    I\'ve Never Been to Me是一首充满女性自觉的抒情歌曲。歌曲的叙述方式十分特别:描述一个历经沧桑的女人,见到一个因不满自己目下的生活、准备去追寻“自由”的怨妇,忍不住真挚地提出忠告“我自己也曾经有过放荡形骸的生活,甚至为追寻所谓的自由走遍了世界;而且凭借年轻和美貌,曾得到过别的女人做梦都不敢想的快乐时光;但是到头来却是一场空,等到年纪大了,发现自己追求的不过 […]

 『郎西娜』疯狂的电影

16
①《2012》上映的那个周六下午,解放电影院大厅内人山人海,工作人员扯着嗓子喊:“大家不要挤,每个人都有位子……” free sex personals las vegas 在电影结束的倒数30分钟左右,声音突然消失,瞬间变成了默片,而且持续了有十分钟时间,骚动的影迷从嚷嚷变成了撸袖子冲出去。 声音回来了,电影终于放完了。本来六点半该结束的片子延迟到了七点。散场的人推拥往外走,估计很多人急着赶饭局,导致局面显得有些拥挤。这时候,一位中年妇女大声 […]

 『郎西娜』人物·王影

18
陆川导演在看完阿凡达后,在自己的博客里写道:“很多次,我都觉得自己似乎回到了童年的时代,变成一个粉嫩的充满幻想的小孩;那目不暇接的柔软的强悍的触目惊心的不断颠覆我们想象疆界的影像流,仿佛清澈无比的小溪在不断涤清那已沾满灰尘的灵魂,让我们自己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听到自己的呼吸;这种感觉让我很多次热泪盈眶。童年的时候,无数的夏日傍晚,绿草地上,凝视着天空那曾经只能在脑海中翻滚的,只属于一个孤独少 […]

 『樊立慧』袁弘娶张歆艺到底亏不亏?

0
袁弘和张歆艺的婚礼,似乎持续了好几日,从生日到婚礼,加之有时差,一直就没有到高潮,刷出的热搜也竟然是“最帅伴郎胡歌”,似乎与胡歌的红白CP才是最值得关注的。袁弘张歆艺这个婚,有点喧宾夺主。 不过,自打公布恋情以来,用袁弘的话说,感谢大家“稀稀拉拉”的掌声,也就是说,并没有得到大家一致的祝福。即使走到了结婚,我看到袁弘的微博下面也有人恶毒的评论:袁弘啥都好,就是眼瞎。 为什么不被祝福,理由或许很 […]

 『红贻』2015 年 新 年 首 记——幸福,是一种心理状态

9
李青昨天在QQ上给我留言:你的文章写得越来越好了。 说实话,我写得并非什么文章,只是自己偶尔的心理笔记或者说是思考瞬间的记忆拼接,只是我个体生命产生的一些废气或者废物而已,只是,自己当回事了,或者说,敝帚自珍了。 说实话,这要是在以前若干年前,我会非常非常高兴并快乐的,但现在,只是看了留言就会忽略过去。这种感觉并不是对朋友的认可或赞许不在意,只是更多了对自我的笃定和沉着。 生命中的某段时间,我们认 […]

 『樊立慧』且行且珍惜

5
一  且行且珍惜 其实,那一年,这句话,还不属于马伊琍。 这一直是我记忆中的一句美好。 那是我大学入学的第一年生日,寝室的姐妹们给我从校广播台点了张信哲的这首歌。 忘了那天的天气,忘了那天的衣服,忘了那天的饭菜,我却记得我端着饭盒,站在阳台上吃,远眺镜湖,耳边传来校广播台的点歌节目。虽然知道她们会给我惊喜,却没有想到她们会选哪首歌。 电台里飘来我的名字,接着是这一首《且行且珍惜》:“偶尔想起 […]

 『郎西娜』真好看

28
真好看,真好看,真好看 斗篷,还是中国的好看! 淘宝价:440元 stone dating singles chat nc 33141 dating something more […]

 『戴玮』你敢!看我可愿你的意!

18
旅游频道晚间的《行者》节目由周一起播放一个叫《和妈妈去远方》的节目,北京一个叫佳佳的女孩的故事:   *364天时跟着妈妈去云南,鸡足山前的165级台级,小家伙自己手足并用爬了上去。   *一岁,跟着妈妈去青海,参加藏族赛马会。   *两岁,跟着妈妈去西藏,乘火车到达拉萨,换汽车到达纳木措,途经海拔5190米的那根拉山口。巧的是,她们母女是2006年9月25日青藏铁路上的班次,在我第二次入藏后十来天。   […]

 『凤逸凡』“读书汇”回顾

0
    PPT一页一页地翻着,新华书店的七楼也渐渐安静下来,除了几个举着零食乱窜的小熊孩子,所有人都开始侧着头望向我。屏幕上跳动闪现着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买家秀,第一排昂着脑袋挤眉弄眼的,是可爱到不能再可爱的朋友。 新华书店的活动定在下午三点,带着不大不小的雨,一点左右我就跟两年没见的老闺蜜坐在了七楼。我瘫在沙发里,背对着楼梯,装模作样地摆弄着电脑,心不在焉地扫视着稿子。下午两点,精心捯饬的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