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张扬』诗人从来不缺席

10
      扑克王在线观看 一个多星期前,安徽诗人王明韵抵达地震灾区,诗人的所见所思所写,一直为我们关注着。       有人问,地震发生后,诗人能做点什么呢?其实,民间喷发的大量“地震诗歌”,以及传诵的感人诗作,已经说明了诗人的作为和诗歌的力量。而王明韵等中国七位诗人怀着感伤、救助和担当的虔诚,在破碎不堪的路途中奔忙时,他们也让诗歌抵达现场,回归到力量的源泉。这场参与抗震救灾的 […]

 『赵媚』机票还在空中飞

8
中午2点的飞机,飞长沙再转至张家界。可是一切工作和生活安排好后,发现机票还在空中飞,有点玄。这要搁在以往我非急疯了不可,可现在我发现自己很坦然、平静,按部就班的做着手边的事,等待着最终的机票。不知这是“老练”还是“老化”的象征? 这次是要带着两名幸运听友去参加由湖南广播经济频率领衔策划,全国20个省电台参与的“唱游张家界”活动。通过发动听众学唱张家界的旅游歌曲,来产生入围听友,再抽取2名全免费双飞8日张家 […]

 『章玉政』转)2008,好书依然值得期待

3
  尽管图书出版总体情况不容乐观,书业寒冬或将来临 2008,好书依然值得期待    为期三天的2008北京图书订货会于本月11日在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落下帷幕,本届图书订货会展位总数达1912个,参展单位630家,参加图书采购会的图书馆近千家。展会现场的会议室全部爆满,但展位订购的火爆却无法掩饰2008年图书出版总体情况的不容乐观,始于2007年7月份的纸张涨价风潮,已经激起了出版的连锁反应 […]

 『葛怡然』剧组就是江湖

23
       当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结束一天半采访,从车墩这个不生人烟的地方出来时,我深深呼吸了一把上海市区花花世界的风:我,老葛,又杀回来了。      剧组就是江湖。行走在江湖上,当然有自己的游戏规则。牌大的不是大牌明星,是后台老板,捧谁,封杀谁,只可意会。就像黄晓明自己说的:我红了,可是有的饭局,不得不去。这是谁的饭局?身不由己。      导演也不赖。孙俪红了, […]

 『章玉政』将无耻进行到底

22
今天接到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的电话,他们听说我要写《绿楼梦》,对其结构设计、故事情节非常感兴趣,尤其我还将余秋雨、张曼玉、易中天等人列为作者,这势必会在极大程度上提升作品的影响力,他们准备考虑将2007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我。 不过,为了确保这部小说不被人误解为抄袭之作,他们特意打电话给了曹雪芹先生,没想到曹雪芹先生非常认真,他认为我的《绿楼梦》“过多引用”他的《红楼梦》里的文章结构、故事情节,许多地 […]

 『章玉政』你也有被强奸的可能!

30
        这两天,心情始终沉浸在悲愤之中。一是4月26日的公交车祸,二便是昨天的合肥污水听证会。        关于车祸的报道,没有太多要讲的了。这是我从业近7年来写作时最为动情的一篇报道,因为我知道站在我背后的是一个个曾经鲜艳的生命。我也因此坚定了对于新安晚报这个团队的信心。可以说,没有一批决策者、执行者的果断与坚持,就不会有这样的一组报道推出。   […]

 『章玉政』《深圳商报》连载之三:“疯”老师之太炎先生

14
“疯”老师之太炎先生   随着国内革命环境日趋紧张,安徽公学逐渐衰落,昔日师友逐渐离去,刘文典的内心深处也慢慢萌生了东渡留学的想法。   到了东京之后,刘文典如愿进入早稻田大学。此后他又想方设法通过一位朋友的介绍,拜见了正在东京致力于讲学的章太炎先生。   章太炎,初名学乘,后改名炳麟,字枚叔,太炎是其别号。跟刘师培一样,章太炎自幼便在文字音韵方面接受了严格的训练,二十一岁左右进入由著名经 […]

 『张扬』腔口脆

5
       看相声《男女零距离》,觉得逗哏的女士,言行大方,干净利索,毫无杂碎,捧哏的男士,生就一副喜剧明星样,脸型、眉毛圆曲,一看就让人可乐。后来这相声获得非专业组的一等奖。搭配的男女,原来是学评书的。刘兰芳也说他们的相声有特色,给主持人老毕开脸开得好。       电视重播这个相声时,又看了一遍。却找不到好词来形容。母亲在一旁说:腔口脆。我问她是不是听主持人说的,她说是 […]

 『张扬』劳动最光荣,五一要休息

3
    五一休了,祝各位闲了,乐了!                  附自拟歪诗一首:                    & […]

 『万宝磊』山里的这些人

36
     山里的这些人 启 进大别山的时候俺还是个开档裤,坐在供销社大门阶梯那等爸,妈在哄弟弟不要随地小便。这个时候俺便进山了。 一晃20年过去了。 20年中,从小学到安师大毕业,没有做上老师,又回到山里的一个地方干起了旅游开发。 也许是生命中最青春的日子,去山里做了些事情,这些日子里俺变成了一个山里人,于是有了山里这些人的文字。     一:山里的人师表们 黄老师,俺同事的父亲,小学教师,没上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