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章玉政』全国人民一起跳舞

10
          这年头,不怕有弱智,就怕都弱智。       乍看这条新闻还挺兴奋:2007年9月1日起,全国所有中小学生每天都必须要跳校园集体舞,其中男女生手拉手共跳的华尔兹将成为高中生的指定舞蹈。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说,让中小学生跳集体舞,可以培养学生审美情趣,同时也可以锻炼身体。        做了几十 […]

 『章玉政』如果“周老虎”是只“真老虎”

4
         上周五的晚上,报社《8周刊》的美女编辑邀我一起八卦一下“娱乐热点”。 我一下子想起了朱坚强和周老虎。         朱坚强本身的戏剧色彩,加上人为炒作后的闹剧色彩,是个人都明白,不多说了。倒是那个周老虎,折腾了八九个月了,真矣假矣,纷纷扰扰,本来一件挺简单的事情,却被把全国人民都搞糊涂了。聊到最后,我只能无奈抛出一句:“这件事情总有水落石 […]

 『张扬』刘廷龙:画里画外藏古韵

12
玩家:刘廷龙玩龄:近20年年龄:45岁职务:省书画院副院长籍贯:怀远藏品:瓷器、杂项等          刘廷龙的玩性趣味浓浓密密。有“三竿堂”为证。“三竿堂”是其书斋名,“三竿”既是取自“日上三竿”而有警觉光阴飞逝之意,也实指为枪杆、鱼竿、草秆。关于“枪杆”来历,一则是他曾入伍扛枪,一则是他好打猎,但猎枪上缴后,狩猎于山林野谷即成了回忆中的美事。而“鱼竿”,则是喻指钓鱼之好了,枯藤老树底 […]

 『赵媚』一点激动

8
  今早晃晃悠悠的开车上班,远远就看见了广电局门外的桐城路上反常的停满了车。下意识的想:发生什么事?难到是被风雪堵了多日的车友们来感谢广播电视所给与的帮助? 拐个弯就冲进了大院轻松找到车位停了下来。进了楼道,只见兄弟台的同事们都从办公室出来涌向三楼直播间。虽然不知何事如此,但年关的热闹已是习以为常。 放下包后,忍不住好奇也决定去凑个热闹。像我这样向来对台里的事情后知后觉的人,没准这回能抓个头条,报料 […]

 『张扬』寻宝安徽之二

40
【二 藏书之风】 敬惜字纸       本期“寻宝”讲的是和藏书有关的事与物。藏书,是自古以来的风尚习俗。有一个流传了很长时间的说法:敬惜字纸。大意就是对文字要敬畏,对纸张要珍惜,或可说对带文字的纸(书籍)有崇敬之情,有爱护之意。旧时,还有这样的情形:见到路边的纸屑,爱怜地收集起来焚化掉。在今天,要是有人这样做,大概是可以树为环保模范的,但也说不定被嗤为神经质。       敬 […]

 『赵媚』女儿的六一

10
       今天是“六一”,几天前就已经有短信不停的“祝我儿童节快乐了”,当时看了不过一笑,可能大家都都担心随着年龄的增长忘记了童年的快乐吧!不过,今天我敢说这辈子我是不会忘记“六一”了,因为它是女儿的“六一”——        早上6点30分,老公的声音就不同寻常的响彻全家“乐乐,起床了,要去幼儿园化妆、跳舞了!”       可能是 […]

 『葛怡然』美人迟暮

0
       夜色正浓,有美人微醺,需要身边那位男士搀扶,拥抱,分手,告别,狗仔们怎么那么巧合地,连拍下这一组镜头,不仅动作连贯,连神态都看得如此清楚,更奉上诸如“依依不舍,甜丝丝”这样的纯情字眼,仿佛琼瑶奶奶亲自配的旁白。可是拜托,这不是在拍偶像剧,而是大龄过气美女萧蔷和年过半百的齐秦纠缠在一起的画面。写这新闻的记者也太不专业了,萧蔷与齐秦夜半吃完火锅牵手,遂传出郎有情妾有意的消息, […]

 『李焱』博我的客

10
N年前,大家都在网上写日记的时候,我是这样想的,博客是有博士职称的人请的朋友(客人)搞的网站。当博客如滔滔淝河水宣泄到我的时候,我在网上建立了一个又一个博客,记些私人流水帐之流的东西,占领服务器的空间。后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吃别人的嘴短,狠心花了80块钱买了域名借了个空间搞了自己的网站“乱城”。以后,我开始忙起了登山户外摄影,照顾不了博士的客人,客人们最终不欢而散了。   “乱城”有个局限是只能发些 […]

 『赵媚』零碎的思绪

8
窗外下着我喜欢的瓢泼大雨,我在办公室等待着下午的一段行程。 为了消磨这段时光,我打开了一页博客,开始被我笑称偷窥的阅读。这是一个生活里和我不是很投缘的人的博客,通过他的文字我感受着他可爱的一面,也能印证着人都是有两面性的哲理。 “智者善听,愚者善言”,这是我前段时间才听到的一句至理名言,对我有醍醐灌顶的功效。我因此明白了为何长久以来对自己始终抱有缺憾的原因所在!我总希望如果理性那就再犀利一些,如果感 […]

 『张扬』以小人之心度木兰之腹

7
        一周前小撮,坐到桌上的八个食客碰巧都是沙龙成员,在离结束大概十几分钟时达成了一项共识,当然没有齐唰唰地举手表决,每个人赞同写篇木兰的稿子,长短不限,体裁也不限,包括诗歌都可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诗歌出现,看来几位同仁似乎并不愿意就着现在赵女大诗人的诗歌掀起的一阵浪潮再掀一把风浪,可能还是不大愿意和集体创作的《木兰诗》争个高下。谁愿意以一己之力对付群体之功!这次饭桌上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