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章玉政』走到哪里才是家

11
                            走到哪里才是家 自从去年7月到澳门采访回到合肥,已经很久没有出差了。一直不太喜欢外界的世界,这一次要不是单位与南非合作签约,我实在不想到北京来。我从内心里拒绝这个看起来很大的城市,她对 […]

 『章玉政』对话)从“朱坚强”到“周老虎”

0
从“朱坚强”到“周老虎” 尔林兔:咱们怎么聊得有点沉重啊,章鱼,你觉得“朱坚强”同学能让你轻松起来吗?核心提示:彭州一头猪,震后被埋废墟下36天,还坚强地活着。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用3008元将这头猪买下来,并给他取名“朱坚强”,打算将它一直养到自然死亡。有人质疑:“这么多钱不如去帮助一个孩子上学”,也有人赞成:“猪界的英雄!这头猪应该留着。” 章鱼:我想说,“朱坚强”,我被你感动了。这句台词是不是这么说的 […]

 『葛怡然』淋你淋过的雨

4
        淋你淋过的雨,吹你吹过的风。        无他,标题和内容毫无关联,恰好刚才听电台时听到了王这句歌词,很喜欢。想到明天要大风大雨的降温,强烈的对流天气,忽然兴奋。不久前的白昼,正在睡觉,甚是遗憾。看了沙龙里高手的图片,仿佛外星人进攻地球:艳丽的恐怖,末日的狂欢。若是末日,有多少人选择以狂欢方式结束生命?      &nb […]

 『章玉政』《安徽日报》社里有鬼!

16
        “《安徽日报》社里有鬼!有活鬼!有老鬼!有鬼必抓!一抓到底!”说这话的不是我,是“安徽工学院‘八•二七’革命造反队《千钧棒》战斗组”,供稿人叫侯振华。说话时间是1966年11月6日。 那正是各种大字报横行的时代。这一份大字报是我今天上午从花冲公园旧书市场的一堆废纸里偶然发现的,因为发现与我所供职的安徽日报社的历史有关,赶紧找老板砍价。老板要价两元,我拦腰一刀,一元成交。 坐在回 […]

 『张扬』程益中的当下

20
       最近, 看到“内网”上鱼头等人几个关于程益中的帖子,心有戚戚焉。我们还在怀想程益中在新闻“战线”的日子。       几个月前当我路过程益中的老家怀宁江埂时,心情异常地沉重。程益中今年春节时回来团聚,我错过了联系的一个好机会。而当我联系上他的时候,并经过他的老家时,我特别特别地想到他的老家看看,看看他的老房子。也许,多少年后,他的世居地,会是一个热点。也许,还是云 […]

 『章玉政』我能说点什么?!

9
好几天没有写博客了。从北京回来后,身体极度疲惫。再加上一些与“小偷村”有关的没有太大意义争论,于是决定好好静一静。 关于“小偷村”,不多说了。我的观点已经多次阐明了,不再说了。唯一感到很悲哀的是,在这次争论中,没有看到太多“另一个”的声音。这种“一边倒”,太可怕了。 下午做了一个为时一个半小时的演讲,主题是关于在北京采访两会的。我重点讲了作为一个地方记者采访全国两会的局限和无奈。讲完后,我还怯怯地问 […]

 『周强』说出来不如写下来

16
老于曾经很认真的指出我的一个缺点。他跟我说,你每次和我聊天的时候,有很多闪光的点子,为什么不记录下来呢?起初也不曾留意这样的毛病,甚至认为,不必要非要写到字面上,能够从脑子中表达出来,也就够了。 昨天听到这样一个故事,说某顾问和某企业家一起聊天,说道具体的某个管理问题,企业家侃侃而谈,一二三四五,各个角度展看分析。顾问不语,待其说完,跟企业家说道:“你能把你讲的都写下来吗?”企业家说:“这有何难 […]

 『赵媚』导游的一张嘴

9
   “祖国山河美不美全凭导游一张嘴”,在国内对导游的这种评价多半含有毁誉参半的味道,可在马来西亚我却要由衷的用这样的一句话来称赞导游阿陈。 要说印象,近年来因零负团费的事东南亚旅游似乎已经让大家很受伤了,所以到马来西亚之前我并没有多少出国的激动,甚至还有些可能历险的忐忑。阿陈的出现颠覆了我的想象。 马来西亚的人口主要是有马来人、华人、印度人组成。阿陈本名陈约任,是祖籍广东东莞的华人。 能说会道当 […]

 『章玉政』写给我的2006

15
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写写刚刚过去的一年。这一年对于我来说,需要记录下来的东西实在太多。 在这一年里,我最大的收获无疑是女儿的诞生。小家伙的迟迟露面曾让我和妻百般焦急,而等她“千呼万唤始出来”之后,两个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实习经历的年轻父母居然将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养得白白胖胖。这足以让我可以骄傲上好几十年,即便女儿长大后嫁了人,我还可以拿此来教训女婿,哈哈,做梦都会笑醒了! 小家伙这几天有点感冒,昨天晚上鼻子 […]

 『章玉政』写了篇没人敢审的新闻

11
昨天早晨起来上厕所,坐在马桶上看新买的《炎黄春秋》,著名历史学家高华的一篇文章吸引了我的注意,他提到最早主编长征故事的人是安徽人徐梦秋。斯诺的《西行漫记》中的许多素材就取之于这本书。高还特意写了关于徐生平的一小段文字,尽管仍是语焉不详。 长期的职业敏感让我决定深入挖掘一下这个安徽人的故事。赶紧上网搜了一下关于徐梦秋的资料,少得可怜,一般只提到他是安徽最早党支部的发起人之一,后来叛变了革命。关于长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