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方亚瑾』如果你在四岁的时候爱上一个人,你会怎么办?

16
师妹超级可爱。今天在MSN上问我怪怪的问题。问完很久发了下文来。说最早是在别人的blog里看见的,她拿去问了很多人。我也拿去问了一些人。   问题是:如果你在四岁的时候爱上一个人,你会怎么办? 结论——  付出型 bd :给她糖吃 P 冯杰 ~ 情人杰 :把糖分给她吃 SOSO:分块糖给他吃 浪漫国小丑 :我会把我的糖给她吃 注:找爱人就要找这类型的啊,同志们!   懵懂型: 风~~向北飞:四岁? *Tina Tsai<环球时报> […]

 『于继勇』失眠的夜里,我想飞得更高

8
一连三天失眠。十一点多上床,到零辰三四点钟方能睡着,七点钟不到,又会醒来。头裂开了似的痛。阶段性的,我安慰自己,过几天就会好的。 睡不着的时候,脑子转得非常快,想最近要办的几件事,要请某某吃饭,要给某某打个电话了,要置办的家具。然后想最近在看的几本书,构思下一期要写的封面文章。 想了一个很奇怪的小说,从开篇一直到结尾,还设置了一些细节。如果不是怕惊了老婆和女儿,我会起来敲在电脑上的。我睡的是钢丝床 […]

 『周强』情人节,已不是两个人的事了。

4
又到情人节,打开今天的报纸,以情人节为由头的各种新闻、促销铺天盖地。“情人节”作为舶来品,已经被国人扭曲,过分的奢侈和浪费,让“情人节”失去了原有的温情和浪漫。这个西方情人的浪漫节日,早就成了商人的节日,原本属于精神的日子,也早就物质得不能再物质。即使是夸大现实的电影,在表现外国过情人节的场景时,更多的也只是一块巧克力,一束玫瑰,再煽情点写点小诗什么的。可是在中国,在咱老百姓身边,倘若你还指望凭一 […]

 『于继勇』汉服、公祭与民族主义

2
这一段时间,时尚青年们真是可爱啊。今天着汉服进大商场购物,明天又公祭某某,仿佛某某是我们年关要敬的神。也许有些可爱青年,连某某的历史年表都搞不清,不知道对某某磕头作揖的意义。 可爱青年们玩网络游戏玩够了,终于要搞点新花样了。留长胡子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喝稀饭不卫生,坐牛车恐怕也不可能,城市里没有牛,也没有专门的牛用车道,读竹简做的书更不可能,木材成了环保资源呢。青年们能玩儿的,只有服装了,而且从集市 […]

 『于继勇』1996——2006,我眼中的合肥十年

8
按:老板给我接了一个私活,为合肥市委外宣办的画册写文案,所以很认真的对合肥进行了一个思考。1996年来合肥,至今已经十年,目睹合肥的变化,颇多感慨。1996年的合肥,在我的眼里,是一个大城市,至少比我们那个县城大多了。 一年以后,我对合肥“大城市”的好感降到零。那时候,我的学校就在大西门附近。班主任在新生见面会上介绍合肥,说了三个地方。一个是环城公园,全国少有的环城河,合肥最宝贵的财富,叫翡翠项链。第二个地方 […]

 『方亚瑾』同Levis例子相似的其他推广活动

2
2005年6月5日,茶里王在港汇广场做了一场推介会。这是我以前AE整理的月报里的一些材料: “上海茶里王推介会纪实 六月五日,茶里王在上海的港汇广场做了一场路演活动,效果非常棒。整场活动以消费者参与活动为主,舞台表演及现场派送为辅,只要现场购买一瓶产品,即可参加活动,炎炎夏日,饮料是非常需要的,所以消费者都乐意购买产品,再加上活动的内容都很吸引人,给这个周末增添了不少乐趣。整个活动现场人头涌动,热闹非凡。 […]

 『方亚瑾』adidas-美罗城球体广告(投放日期:2005年12月24日~2006年1月15日)

2
这张照片是年前拍的,拍它是因为好奇这得花多少钱呀。 2003年底,当时我们服务统一,讨论创意媒体的时候,有个后来去了电通的ART提议可否将美罗城的球包成鲜橙多的大橙子,当时就被媒介经理给驳了:“那得花多少钱呀”。 现在这个球终于被包了。借世界杯之名,以ADIDAS之手笔。 据称这个球直径达48米。后来有一天上班,我亲眼看到工人们把它拆下来。这得多难呀。强悍。 再后来我想,鲜橙多不包是对的,这不太象FMCG客户做的事。 […]

 『周祥新』历史眼光中的城市与未来

2
这位47岁的中年人不善于戏剧化的表达,绿城所有的成就,就被他轻描淡写地带过,正如他谈及自己。在杭州世贸酒店的自助餐厅,刚刚开完两场会议的宋卫平,难掩一丝的疲惫。酒店外一如既往地游人如织,歌舞升平,古老的西湖不断地为这个城市带来灵气和惬意。 仅仅24小时前,一场戏剧化的球赛却让许多人激动得眩晕。在前80分钟的比赛中,主场的绿城队以0比2落后。“端坐在主席台上的老宋明显有些不自在”。在绿城队的历史上,落后两球并 […]

 『于继勇』我们老土,我们光荣。

1
我们是怎样的一群人呢?我想了又想。我们是一群普普通通的人。你在每天挤得像保鲜罐头的大巴里,在比肩接踵的人流里,在熙熙攘攘的菜市场里,在单位隔成鸟笼一样的格子间里,都能看到我们的身影。我们在汹涌的城市人群中,保持着大致相同的形象:头发干净,衣着大众,行为规范,行色匆忙。我们中绝大部分来自被城市人称作“乡下”的地方,有的来自端庄的小镇,有的来自朴素的小山村。我们按部就班地读书,从小学到大学,一步步,从 […]

 『周强』贺年短信:转发的情感

2
花了一个多小时,我总于把拜年的短信群发出去了,总结一下,结果有二:第一,支持了移动垄断;第二,制造了情感垃圾。记得好像三、四年前每到过年还到城隍庙批发贺年卡,然后亲手写上祝福,封上信封,贴上邮票,投入信箱,等待回复。固然如此下来每年总会遗漏一些人,但是发出去的大都是真情实意。 群发没过多久,手机就哔哔的提示有新的短消息,写的很长,但是一般都不需要念完,因为下面的文字都已经知道,和前面收到的短信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