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于继勇』我们老土,我们光荣。

1
我们是怎样的一群人呢?我想了又想。我们是一群普普通通的人。你在每天挤得像保鲜罐头的大巴里,在比肩接踵的人流里,在熙熙攘攘的菜市场里,在单位隔成鸟笼一样的格子间里,都能看到我们的身影。我们在汹涌的城市人群中,保持着大致相同的形象:头发干净,衣着大众,行为规范,行色匆忙。我们中绝大部分来自被城市人称作“乡下”的地方,有的来自端庄的小镇,有的来自朴素的小山村。我们按部就班地读书,从小学到大学,一步步,从 […]

 『周强』贺年短信:转发的情感

2
花了一个多小时,我总于把拜年的短信群发出去了,总结一下,结果有二:第一,支持了移动垄断;第二,制造了情感垃圾。记得好像三、四年前每到过年还到城隍庙批发贺年卡,然后亲手写上祝福,封上信封,贴上邮票,投入信箱,等待回复。固然如此下来每年总会遗漏一些人,但是发出去的大都是真情实意。 群发没过多久,手机就哔哔的提示有新的短消息,写的很长,但是一般都不需要念完,因为下面的文字都已经知道,和前面收到的短信内容 […]

 『张咏梅』由查令十字街书店84号想到的

11
——查令十字街旧址 从《查令十字街84号》开篇到结尾,整本信札让阅读变得轻松而柔软。时隔20年的书信情谊,却未曾谋面。书信串起的情谊与故事让不禁让想起了当年的“笔友”。那是发生在久远年代里的一件久远的事了。我曾在一座小城里有过一个笔友,忘记了通迅是一年还是两年,当然也想不起那些信里都说了什么。那么我何以有劲头和他通那么久的信呢?我想也无非出于一个少年对世事人情的懵懂与蠢蠢欲动吧。唯一有点印象的是 […]

 『周强』社会集体窥私癖和现代流行工业

0
回顾2004年,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恐怕就是这一年来的流行工业所营造的若干个“莫名其妙”来。为什么这么说呢?你不妨看看各家媒体的年终排行榜吧,看看那些排在前列的人或事。比如刀郎,尽管有那么多专业人士批评他那张专辑制作粗劣,但也挡不住响遍大江南北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还有台湾的林志玲,一个女主播,几乎从不接拍电影或者电视剧,也从不出唱片,而且还是三十“高龄”的美女,她的走红,在前几年“Twins”、“S.H.E”、孙燕姿 […]

 『周祥新』行走在金融业的江湖

2
你可以在瞬间找到你要找到的人,虽然你并不知道他身在何处。互联网的奇妙体验早已延伸到了新闻业。虽然我对这种网络采访多少有些不适应,它使你难以建立直观的印象,即使遍读网上所能找到的有关巴曙松的146000篇网页。但无论如何,对于巴曙松快捷而迅速的网络采访,仍然令人惊奇不已,它完全颠覆了以往对于著名人物跋山涉水、层层过关的漫长的采访流程。 我们几乎已经习惯于面对充满辐射的电脑屏幕。即使千山万水、千里万里,也不过 […]

 『周祥新』雄心勃勃的写作计划

1
盼望着,还是根本毫无感觉,年终不可避免地逼近,总结不可避免地到来,展望不可避免地雄心勃勃。在过去的2005年度,我不止一次地陈述着我的路线,为陌生的或不陌生的人。简单而言,对于一个写字的人,未来应该走向何方。  我几乎天天都会关注某些大牌记者的写作方向,就如我在个人述职中所说的,毫不动摇地向一流记者学习。学习,早已成为一个固定的动作。然而学习实在是个过于庞大的话题,亦或说是一个没有头绪的线团。我相信, […]

 『周祥新』时距60周年

0
2月14日早已成为一个温馨或伤心的代号。它是情人眼里的一次机会,或者是某种可以利用的藉口;而精明的商人则把它视作一次重要的倾销商品的时刻。年年都有情人节,但1946年的2月14日,则以非情人节的内容成为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    被称作美利坚合众国摇篮的费城,是鲜有的美国历史悠久的城市之一,它还曾是美国的首都。在它300多年的历史中,留下了许多影响美国以至世界的历史记忆。1776年7月4日,《独立宣言》在这里签署;17 […]

 『周祥新』平凡生活的乐趣

3
间或响起的手机铃声,下一个可能即将到来的事件,又将在日复一日的重复写作以及周而复始的类同体验中轮回。套路化的程序,已经陈旧的技巧,再次粉墨登场。 早在20年前就已学会了对技巧的灵活运用,“奔向四个现代化”成为那个时代握着铅笔头的学生们的共同结尾,唯一可能通向世界的电视机常常是大众放映机,偶尔遇见的电子手表可以带进梦乡。单调的生活使我们对于每一个可能发生的事件备加珍惜,一场电影就能被抬高到最隆重的地位 […]

 『周祥新』开放时代的私密错乱

1
《长安乱》本不在阅读计划之列,只不过职业需要我知道更多的东西,零乱的情节以及稍稍回忆才能记起的名字,略略鼓起了面对这个常常显得陌生的世界的底气。从网上炒热的彭久洋的《那么那么,艾》也匆匆翻了一遍,虽然觉得“那么那么,烂”可能更合适一些。 因为“需要知道”而常常跌入垃圾的陷阱,这是一个垃圾也能拿来玩味的时代,过于发达的策划、包装工业催生了废物利用的市场。被包装的责任、被策划的善心,早已成为大行其道的 […]

 『周祥新』人民的Goldlion

1
如同登机一般的检查,漫长的队伍相较于超高的厅堂,丝毫没有形成嘈杂的感觉,检查者的北京口音却不时弥漫在大厅内,这是北京人民大会堂。从攀过数级台阶开始形成的崇高感,在入口处的粗大的门柱前达到顶点,不同的人纷纷在此留影,即使平日并不热衷到处留影的人也在此处煞有介事地做拍照状。如同亿万中国人以及外国人热衷于将天安门作为背景一样。 我无数次地从天安门广场向人民大会堂张望,作为1958年所确定的国庆工程,满怀激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