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张扬』一个提前的未经请示商量而泄露的消息

6
                  一个提前的未经请示商量而泄露的消息           各位博友:       商报的副刊编辑钱红丽近期准备推出“博客栏目”,要从朋友们的博客上选发文章 […]

 『张扬』植树节的遗憾

2
 每天上下班,不坐公交外,踩单车原以为能锻炼身体,却让迎面的飞扬的尘土害得一次次眯眼。吸进去的就更不知道有多少立方了!这个城市正到处扒房子搞建设,灰尘多也不足怪。除了环卫工人更辛苦外,实在是看不出对灰尘漫天有什么办法。哦,对了,风稍稍起,灰尘就漫天如舞。我上班的地方还可以,是在环城公园旁边,这里树木葱茏,水气氤氲,路上的灰尘黄土没有多少。这也是被屡屡标榜园林城市、卫生城市的一个资本。可是和那些城 […]

 『赵媚』工作速记

1
仅以此流水账来纪念匆匆飞逝的时光 2006年5月15日  周一       今天《合肥旅游之声》在我的节目中开播,它实现了我一直以来的想法:面对“大建设、大发展”中日新月异的合肥,在我的节目中开辟专门窗口记录它、宣传它、让更多的人来关注它——从旅游业的层面。虽然前期准备很辛苦,但当精美的宣传画册、电台门楼上醒目的宣传横幅及准时赶到直播室的合肥旅游局的嘉宾们一一到位时,我很开心。 2006年5月16日 周二  &nb […]

 『张扬』潘军:我可以说不

8
                               潘军:我可以说不             […]

 『章玉政』《语文报》专栏)黄侃:不磕头,得不了真学问!

4
【章鱼注:拙作《狂人刘文典》出版后,得到国内诸多关注和批评,至今仍有不少媒体给予书评或转载,这是令我十分感动的事情。尤为感动的是,《语文报》(大学人文版)主编李爱东、编辑成向阳两先生不嫌浅陋,邀设专栏,书写民国人物。只惜才力有限,几番拖延,磨出数篇小稿,以充塞责。】    黄侃:不磕头,得不了真学问!                &nb […]

 『张扬』不懂越文的笑话

1
      一位到越南的朋友刚回来,带了点当地的特产给我,并说越南的首都还比不上我老家的一个镇子,道路破烂,高层建筑很少。这让我感到十分地受用,嘿嘿,终于找到优越感了。据说这个国家和老美干了一战后,男人大大地减少了。我急切地问朋友,那边女人如何,多不多,很开放吗?他的回答让我无趣。他说那边的女子个子比较矮,跟两广的差不多。虽然那里基础设施不好,城市落后,但老百姓比较富裕,家家都有好几辆摩 […]

 『周祥新』2015读记

2
《大江东去》,阿耐 一部描写改革开放30年图景的长篇,几个主要人物刻画尚可,情节交织设计亦较圆润。但整体来看,犹如主旋律的故事化,看不到作者自己的理解与认识。当代人写当代史,受到有形无形的约束太多。 《活着之上》,阎真 如《沧浪之水》一样,那种真实的感觉让人压抑,而且是压抑到透不过气,寻不到“大团圆”的希望。总感觉作者为了制造阅读效果有意为之,反使其又脱离了常态,不过是作者借机倾诉自己的郁闷罢了。小 […]

 『章玉政』刘文典图文展14日开展

4
     确实有点没有想到,这一年,竟一直没有离开刘文典。我是个兴趣很广泛的人,原本只是想出一本书就结束,没想到书出来后,衍生了许多事情。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安大决定设立刘文典纪念室,并在新校区图书馆(文典阁)门口树一尊刘文典铜像。经过近两个月的筹备,如今一切都已安排妥当。        […]

 『杜莉』小寒 捧一杯热茶

4
    月初寒尚小。今日小寒,古人在订立节气时,将小寒作为寒冷日子的开始。 早起出门上班,冲了杯热茶捧着,特地没有用保温的杯子,这样,在寒风中等车,可以暖暖冰凉的手。小小的寒冷中,一股暖意,从手心出发,直达周身。 小寒的前夜,说起一件事情,朴素平常如一杯茶,暖意融融如小寒的一杯热茶。 城里的旧书店原先很多,多挨着学校开着。因为家的周围有多所大学,有时,会去门头小小的旧书店里逛逛。但是,不 […]

 『张扬』10月1日下午三点,10位作家签售《阅读合肥》

1
       10月1日下午3点,由60位生活、工作在合肥的作家、学者等合撰的大型散文集《阅读合肥》,将在四牌楼新华书店举行隆重的首发仪式。许春樵、苏北、江泓等10位作家,将联袂为购买《阅读合肥》的读者签名,同时签售各自最新作品《酒楼》、《一汪情深》、《月光宝盒》等。          据悉,参加此次签售的还有作家张扬(《发现徽州建筑》)、赵宏兴(《窗间人独立》)、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