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杜莉』我爱吃饭

0
      周日骄阳灼热,赖在床上看了本闲书:《至味在人间》,作者陈晓卿的笔触,与他镜头下编辑的《舌尖上的中国》风格迥异,让我读着读着,捧起枕头不时地出声傻笑。 记得当时看舌尖1与2,恨极了它的首播时间:晚上22点50分,接近子时!不说每集中充满了南来北往的饮食,单是镜头的特写,音效的强调,红肉绿菜白面的来回穿梭,不出十分钟,基本上在被窝中就按捺不住自己的舌头了。咚咚咚薄衣短打地跑去冰箱边,哗 […]

 『章玉政』 兴亡只在转瞬间

0
兴亡只在转瞬间                               —— 谢思球《大泽乡》序                                     □章玉政   历史,总是充满各种偶然性与戏剧性。皇图霸业,气吞山河,或许转瞬便成空,而关键性的因素往往不过是一缕并不起眼的星火。 谢思球君的这一摞沉甸甸的小说文稿,似乎写满了偶然。偶然的相逢,偶然的暴雨,偶然的对话,偶然的占卜,偶然的举义,却奇迹般地令中国历史上 […]

 『杜莉』此生只向花低头

0
 我这个女人,不爱水浒,不爱三国,不爱没有女主角的故事。 最近听蒋勋先生说红楼,谈及宝黛的木石前缘,还有宝钗的金玉良缘,无论是哭哭泣泣的未了情,还是一头火热的今生恋,总归是缘分。蒋先生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当我们在拥挤的公车上,冷漠、烦躁,想一想这车上的每一个人,此生得以与我们同行一段,都是往生多年不易的修行换来的,那么,当我们再审视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时,是否会心生感激,是否会换 […]

 『杜莉』这个微笑 在梦里见过

0
        我承认,购买蒋勋的《吴哥之美》,原只是想把它当成旅行攻略来看的。 柬埔寨,我没有去过。一度因为电影《古墓丽影》的瑰丽画面,想去。后来,很多身边的亲友去了,诉说着吴哥残缺的美丽以及战后的贫穷与落后,渐渐冷却了前往的欲望。 直到阅读了《吴哥之美》,一瞬间,我被那个高棉的微笑融化了。 高棉的微笑,以前看过图片,也听过解释,认为:他不过是临摹了阇耶跋摩七世的面容,不过是雕刻 […]

 『韩贺彬』写给18岁的女儿

25
  女儿,在你18岁生日到来之际,作为爸爸,我没有什么礼物好送给你的,只能为你写上几段话,作为对你的祝福和勉历。 爸爸首先希望你平安。在人的一生中,平安是第一位的,什么也没有平安最为重要的了,包括财富,包括地位,包括荣誉。可以这样说,没有平安也就没有一切。 其二就是祝你健康。健康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身体上的健康,二是心理上的健康。有时,心理上的健康比身体上的健康还更为重要。爸爸希望你像自己的名字一样, […]

 『李鸿雅』2015读书笔记

2
2015年阅读的量和质都锐减。感谢沙龙的这个活动,让我对自己作个审检,提醒自己重拾读纸质书的习惯。     《了不起的盖茨比》、《夜色温柔》(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1925年、1934年)和《流动的盛宴》、《乞力马扎罗的雪》(海明威,1936年、1964年) 与菲茨杰拉德相遇甚晚而一见钟情,所以我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不喜欢村上春村,因为菲氏对村上影响至深。菲氏的文风属于他那个时代,因华美绚烂而愈显脆弱,因繁荣盛极而备觉落寞,《 […]

 『章玉政』【卷首语】像少年啦飞驰

1
1986年春节,一个乡村少年的父亲咬咬牙,买回了家里的第一个大件——熊猫牌黑白电视机,14寸的。 少年的世界,就这样被打开了。整个春节,外面的鞭炮炸得漫天飞舞,小伙伴们来喊了不知道多少次,但少年却一步也不愿离开家,准确地说,是不愿离开新买的电视机。 许多年过去,少年的脑海里依然清晰地记得电视机标签牌上那只抱着竹子在啃的大熊猫,而那个“PANDA”的英文标识也成为他人生中记住的第一个单词。当然,在少年的脑海里刻 […]

 『章玉政』新浪安徽微博之夜演讲词

1
        这几天,据说合肥的气温将降至三十年最低。可是今夜,我们却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这温暖,源自于一个人。 我手里拿着的是他的一个日记本。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笔记本,但却记录了主人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里面的字密密麻麻,不成章法,如果不是努力去辨识,可能连有些话都读不通。 是的,他不过高中学历,而且据说是属于成绩不是很好的那种。没考上大学就上了班,单位效益也不太好。但是他却很爱 […]

 『张扬』一个提前的未经请示商量而泄露的消息

6
                  一个提前的未经请示商量而泄露的消息           各位博友:       商报的副刊编辑钱红丽近期准备推出“博客栏目”,要从朋友们的博客上选发文章 […]

 『张扬』植树节的遗憾

2
 每天上下班,不坐公交外,踩单车原以为能锻炼身体,却让迎面的飞扬的尘土害得一次次眯眼。吸进去的就更不知道有多少立方了!这个城市正到处扒房子搞建设,灰尘多也不足怪。除了环卫工人更辛苦外,实在是看不出对灰尘漫天有什么办法。哦,对了,风稍稍起,灰尘就漫天如舞。我上班的地方还可以,是在环城公园旁边,这里树木葱茏,水气氤氲,路上的灰尘黄土没有多少。这也是被屡屡标榜园林城市、卫生城市的一个资本。可是和那些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