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杜莉』一碗豆粥即清欢

2
    家门口青阳路上新开了一家早点铺子。店坊一体,不大,四五张客桌,门头挂着黑匾,只有两个字:陈记。铺子里卖豆粥、沙汤(原谅我,这个字太有文化了,所以打不出来),两种馅料的生煎,一天三顿不变花样,店主自制的酱萝卜干供免费自取。 小本生意,店主兼着小二,估摸着姓陈,三十来岁的样子,手脚麻利,打汤收钱,有些啰嗦,爱自说自话,也爱和食客搭茬,说自己是砀山人。 第一次走进陈记,纯属路过,肚子饿 […]

 『李献伟』那口Lodge牌子的铸铁锅

3
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的,麦德龙购物时看宣传说,消费100元赠一枚印花,集到一定数目印花,加说明数额的现金,可换购美国LODGE牌子的铸铁锅。 那以后,再购物时,留心收集印花,回来粘到宣传页上一个一个方格子里。 好过了几个月,终于集齐自己心仪尺寸那口锅对应需要的印花。额外掏近400元,拿下口锅。乖乖,好重,有十来斤吧? 到得家来,清洗过后,把牛肉、鸡蛋、卤料包、干辣椒、鲜洋葱、姜、盐、料酒、酱油等一股脑放到里面, […]

 『杜莉』喝杯咖啡等春天

2
    咖啡作为饮料,终究取代不了茶叶,成为中国人的必须。 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喝着咖啡,过着中国人的日子,比如南哥和大叔。 南哥是我的同学,人到中年,有个正处青春期的女儿,女儿如花似玉,常常嫌弃又爱着老爸。南哥每日手磨机打、精心拉花,用一杯咖啡唤醒一天的晨光,为自己,也为女儿。稍微不留神,南哥又出门了,背着一个挎包、一部相机,今天在布拉格的街角吃着有恋爱滋味的甜品,明 […]

 『朱晓剑』与石锅的相遇

0
前几年,在成都有一家火锅店,取名门巴石头火锅,味道不错,锅是石锅,里面含有丰富的微量元素,据说其产自墨脱,但也有可能产自山南的加查县。问过店里的服务员,多语焉不详。 作为吃货,对各种稀奇古怪的食器,都有兴趣了解一下。实则是通过食器可知食物烹饪的方式、习俗等等问题。所谓饮食文化或故事传奇,正是隐藏在日常所见的食器当中吧。 石锅在藏区不鲜见,记得沿着318线,一路行走,看见林林总总的石锅,当然有不少是墨脱 […]

 『张扬』转美女老总王汝云作品:早餐之趣

3
 http://user.qzone.qq.com/405605689/blog/1227063252       那天兴致所至,把一顿家常的早餐拿来秀了一把,却没有想到很多人以为是难得的兴趣,看来对早餐的认知都知道很重要,却因为想在热被窝里赖几分钟而忽略了,或者是到街头路边早点店去随便吃一点。且不说营养搭配了,就那卫生状况也是堪忧的,而且大多数的早点店所购买的原材料都比较便宜,质量更加无法保证,食用油更是让人不放心。虽然也有像永和豆浆等这样规模 […]

 『朱晓剑』听雨楼茶事

0
先说香港的听雨楼。香港作家高伯雨先生出身澄海的豪门家庭。1937年后,他移居香港,靠卖文为生。岭南多雨,因平生喜雨,故号伯雨,在报纸上开设的专栏和以后结集的随笔也多以“听雨楼”为名。 何家干先生曾撰文说:“周作人自号苦雨,高伯雨则喜欢‘听雨’,实际上却似有一种心灵的默契。”高伯雨先生已离世二十余年了。好在有《听雨楼随笔》传世,那一代风流人物,在今天不能说已成绝响,但也是少见了。 在郫县的唐昌古镇,亦有一 […]

 『常河』1984年的一碗干扣面

5
1984年夏天,一个孩子开始了人生第一次忧郁,他的忧郁源于那年的中考。当时几乎所有的初中生,尤其是农村的孩子,都希望能考入粮校、商校、银行学校之类的中专,再不济也要考上师范学校,毕业后不但分配工作,而且农村户口也自然变成了吃商品粮的,可以穿着四个兜的中山装成为国家干部,否则,只好接过父辈们的锨耙耩犁回到农田,继续“修理地球”。       那个孩子在当年的中考中败北。在此之前,12岁那年的春天,他在麦地里割 […]

 『朱晓剑』四川苍蝇馆子

2
四川苍蝇馆子 《四川苍蝇馆子》,吴鸿著 即出 前几天,北京好货吴劼昊来成都耍,指明要吃苍蝇馆子。可见成都的苍蝇馆子名气不小。不管爱不爱吃,总是少不了吃上一回。在成都,所谓苍蝇馆子,大都是小饭馆,出品的菜也是家常菜,因味道巴适、价格低廉,广受好吃嘴爱戴。成都媒体也热衷于评选苍蝇馆子,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成都人对它的爱。 在成都市面上,先先后后也出现了好些个苍蝇馆子指南,或报刊或图书,不一而足,仅仅 […]

 『朱晓剑』胡辣汤和豆腐脑

4
从街头的早点可以看出一个城市的性情。早点的情调和氛围,恰恰也印证了城市人的日常美学。在阜阳,常见的早点是胡辣汤和豆腐脑,两者类似,因之选择的余地不大,非彼即此,要说多美味,却也未必。就是这样,还时常令人怀想起冬天生活的单调来了。 北方的天气一到冬天就变得干冷了,哪怕是阳光直接照射下来,都让人觉得有点冷。记得冬天时吃早饭时靠墙根蹲着,晒着太阳,有点惬意。冬天的阜阳,可食的蔬菜不多,白痴萝卜之类的居多 […]

 『朱晓剑』怎样接近一个诗人并和他同步

0
跟诗人吃饭,要么特有意思,要么就特没意思。但跟秦巴子吃饭则介于这两种状态之间。我跟他相识还是拜网络所赐,因为他主编着一份刊物,发了一篇小稿,如此就有了来往,那还是在2009年冬天的样子。依稀记得网上的闲聊,依稀记得他的诗歌。但那以后,他邀请参与杂志的编辑,说白了,只是组稿——在这一点上体验的是网络的好,虽然我们都没在深圳,但在深圳办了个杂志,多有意思。 这话有点扯远了。2010年夏天,到深圳去,然后第一次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