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刘涛』徽州雨(清明)

2
听说徽州又下雨了,我又遥想到那个田园般的诗意画卷。 我总爱在雨季去那里看看,虽然那里不是我的故乡,但清新的山,柔柔的水总会给我一丝的牵挂。   山,在烟雨的陪伴下,变得会舞动,他像一个戏班的武生,若非云儿多情,他怎会如此温情。砰,砰,砰,山野里传出烟炮的声音,左一处,右一处,遥远的,隐隐若若又一处,起此彼伏的接力,这是祭祖的告白,对逝去亲人的呼唤。   清明的雨纷纷的落下了,雨水滋润的 […]

 『谷青超』春节故事

0
    骏马辞旧,吉羊迎新!春天的节日,团聚的时刻。     热闹的街市,红红的灯笼挂起来,和家人一起蒸大馍,炸麻叶,炖大肉,贴对联,包饺子,忙忙碌碌中感受节日的喜悦。年三十那天,第一次带儿子回老家上坟,让他给逝去的先祖们磕几个头,希望他记住自己的根。     远嫁外地的妹妹今年回来过的春节,平日安静的家里热闹了许多。孩子们渐渐长大,奔跑的脚步中,快乐的笑声里,温暖的幸福!     2015,春节时光!   &n […]

 『谷青超』回家过年

0
中国人把春节当作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而只有过了年,心底才会有一种新年开始的感觉。过年了,远方的游子迈着急切的脚步往家赶。虽说路途不易,但一想到许久未见的家人,心中那一点的烦恼与疲惫也就烟消云散了。(2月11日,阜阳火车站,外出返乡的人们。)                   & […]

 『谢泽』【发现他们】—— 宋元和网络摄影

15
【回头整理旧文时,宋元同学应该从纽约大学艺术学院毕业了吧~】   我和kidasd 宋元先生相识于网络摄影论坛,在中国,网络意味着话语权的民主进程通道。千万不可小看网络摄影的力量,中国官方摄影一直在垄断摄影的资源和权力,但网络改变了这一切。网络让摄影的交流变得轻松,也让摄影的荣誉变得不再是被官方绑架的虚伪命题。 可以说,网络摄影是有思想的中国年轻人一种对抗权威和专制的方式。网络摄影终于把‘谁说了算?’这 […]

 『谢泽』【发现他们】——MOMO,青春底片

6
    几年前,我买了一台‘HOLGA’相机,拍了一些‘完美’的极具‘大师’风格的照片,自信心瞬间爆棚。 再后来,我发现大凡用这种‘HOLGA’相机拍照,都可以拍出‘大师风格’的照片。请注意,只是‘大师风格’,类似于卡拉OK的路数。当然,作为艺坛老将,我当仁不让地更为成熟老道,无论构图、光影、形态,都获得了群众的交口称赞。这种满足感一直伴随着我、鼓舞着我不断寻找下一个目标,按下快门。在这段激情燃烧的岁 […]

 『谢泽』【发现他们】——坏小子很热

16
  很热,是一个网民和网名。这个无厘头的网络分子起初不受欢迎,我甚至不确定他现在的受欢迎指数有无保障?很热以‘恶’之名行迹摄影网络,从最初恶言恶语的‘模糊摄影’到温和淡定的‘锐利摄影’,很热的技术升级已调整到‘专家级’。从对‘LOMO’式的‘随拍和即兴’到‘忧郁的诗意’,很热完成了一个‘后空翻’。   很热后来在豆瓣安家,但他给自己又起了一个更加无厘头的网名‘黄灯水里’。黄灯水里在豆瓣终于一泻千里地发 […]

 『谢泽』【凌姝】

54
  凌姝,我的外甥女,我大表姐的女儿。   身高一米六九,到了美国人家说她是娇小型~   现在美国攻读心理学博士   以前忙于读书,从未拍过美人照,这次回家探亲给照了几张相~   摄影者:杨天杰、王海、谢泽【再由我统一PS成黑白】             &nbs […]

 『谢泽』集权主义的城市

12
世界上几乎所有集权国家和地区无一例外地有着巨大的贫富悬殊!他们可以创造奇迹,却使底层百姓蒙受贫困和愚昧!   亚洲的香港和新加坡都是世上贫富差距极大的地区,财富高度垄断。   香港、澳门以几大家族的金融、电讯、运输和房地产垄断为主。究其原因,是殖民地时期的权力垄断结果!   新加坡也是一党独大的威权政体,李光耀家族在国家政体之外独立运作一个高达6千亿美元的庞大金融集团。新加坡在城市国家里 […]

 『谢泽』【向无名的风景致敬!】

26
常常外出旅行的人有句话:最美的风景就在路上!   这些最美的风景往往都是无名的风景。   每次当我们打点行囊上路前,想象中的风景就开始了。   风景是自然的杰作,无需你用艺术的幌子去加工~   风景站在那里,胜过人类一切伟大和拙劣的艺术品!   有人说,不喜欢风景的人一定无趣而不善良。   风景里没有名和利,对风景没有欲望的人是世侩的。   市侩的人离不 […]

 『谢泽』【庸众的消化】

24
   ‘消化’是本年度‘SPA’小组影像展的标题。原来叫‘消融’,后来MOMO提出‘消化’,大家觉得更好玩点。今年的策展人是森林【王里保】。       “SPA”小组今年邀请了两位新人加入,一位是李焱,原来混迹在‘公共知青沙龙’,像个皮条客。经常背个‘哭泣’的大花包行色匆匆、笑看人生。另一位是最近以街拍在网络上非常走红的grinch 【刘涛】,刘涛的工作是自来水厂的抄表工。       看起来,SPA小组一直在走网络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