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何荷』岭上黄垱

0
江淮分水岭碑直指苍穹、气势非凡。很长时间以来,一个很大的地理概念,浓缩在腹地这座地标建筑上。“江淮分水岭”——“面积两万平方公里,包括皖中十多个县市,是重要的粮油基地。雨水以此分界,往南流向长江,往北流向淮河。”碑的所在是分水岭最高的地方,周围万亩花海是春天让人向往的畅游之地。 巴士窗外循环着飞奔而来、飞驰而去的景色,春花年年如初见。时间之镜照见历史的恢弘磅礴,也照见即刻的吉光片羽。三十多年前,早 […]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8
今天是2015年的最后一天,也是我开始写“周强笔记本”的第300天,期间我写下80多篇近20万字的原创文章,感慨万千。很感谢这一年有如此“死磕”自己的经历,和这一年我其他与自己“死磕”、与工作“死磕”、与生活“死磕”的事情一起,构筑了我的充实而又难忘的2015年。 2015年的最后一篇文章,理所应当拿来回顾。当我从80多篇文章中挑选出浏览量较多的10篇时,让我惊奇的是,刚巧暗合了2015年对我影响最大、让我记忆深刻的关键词,而这1 […]

 『章玉政』老屋

8
老屋,在一条街上。 这条街的名字,变来变去。在我很小的时候,叫方家仓,据说因明代大儒方以智家族曾将这里作为粮仓而得名。但我并未做过考证,又似乎还没来得及考证,这里又变成了“方正街”,那是我所在行政村的名字。到高中时,乡里给家家户户装门牌,我家老屋上又赫然挂上了“后方街道20号”的铝牌牌。我当时所在的乡叫后方乡。 很多年后,我竟常常恍惚了,无法准确地判断老街的名字到底是哪一个。慢慢地,也就懒得去想了 […]

 『周祥新』苏州河边

1
将南京路的人流抛在身后,我们转入狭窄的福建中路,进入一个由各式招牌塑造的世界。长江刻字厂、上海国泰、上海照明等寂寞地叙述着轻工辉煌时代的遗落,恒源祥、谭木匠、星巴克、古今等也颇为自然地跻入其中,当然也还少不了扬州足道、美莲保健等。一处狭小阴暗的店面里,正售卖着翡翠、水晶、和田玉以及红木家具,招牌上说:不计成本,最后清货。 仅仅一个转角,就与来时南京路上的Swatch、Forever 21、Apple Store等迥然不同,特别是哪 […]

 『章玉政』写给女儿八岁生日的信

17
亲爱的一杭:     今天,你八岁了。爸爸和妈妈一直在想着送你一份特别的礼物,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给你写一封信。     八岁,是童年最美的年华。不再是胡搅蛮缠的小屁孩,不再是人云亦云的小跟班,开始有了更多独立的思考,开始有了许多私密的空间。或许有时候,你会觉得爸爸妈妈有些唠叨,甚至觉得我们的很多担忧或叮嘱是多余的。但是,宝贝,你知道吗?可怜天下父母心,在爸爸妈妈的眼里,我们最大的期待就是你的健康快乐成长, […]

 『凌琪』百战归来再读书

0
索罗斯VS巴菲特——百战归来再读书 2015-06-29 凌琪 合晚读书会 合晚读书会 合晚读书会 微信号 hewandushu 功能介绍 读书评书,线上线下活动。 说到索罗斯,不能不提巴菲特;同样,熟悉巴菲特的人,对索罗斯同样也不陌生。两人都是1930年出生,专业投资活动都有半个世纪之久,以米达斯一样点石成金的魔术师手法而得到世人的歆羡,敬慕和崇拜,自然也招来不少偏见以致误解。 与慈眉善目的巴菲特不同,普通人凭着一知半解的面相经验,看 […]

 『常河』徽常文化圈 | 常河:正在说话的写字人

8
(此文是凤凰安徽网站美女作家、主持人郭玮的专访,多有溢美之词,惭愧。这也是我第一次接受此类专访,因为我始终认为自己不是所谓的名人,也无意去做名人,只想本分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原文链接http://ah.ifeng.com/human/huichangwenhuaquan/detail_2015_06/25/4042937_0.shtml) 常河人瘦,总点着烟。他是否对你说亳州话,显示着他是否把你当自己人。 我见他那天,他在办公室看一本政治杂志,并不时做着阅读笔记。他跟我聊阅读收益,末了说:“这杂志估 […]

 『谢泽』【呼吁206国道改道,保护涵养林,保护最美乡村公路!】

14
                              【请大家转发】呼吁保护合肥水源保护地、保护合肥最美乡村公路。   惊闻通往著名文艺村崔岗村的 […]

 『于继勇』论女神是怎么炼成的

23
 延伸阅读: 『李筱懿』为什么人人都爱于继勇 掐指一算,我和女神李筱懿认识十年了。 大约是2004年的春天,安徽商报社又新招了一批记者。在走廊里擦肩而过的时候,面对新同事,老同事自然会多瞄几眼。报社六成是年轻的小伙姑娘,都处在看人爱看脸蛋的年龄。长相漂亮的新同事,他们的名字,会比较早的被其他人记住。 没几天,就有人跑到我办公室,隔着透明的玻璃,指着走廊里一晃而过的身影说:那个是新闻部才来的,写财经的 […]

 『李筱懿』为什么人人都爱于继勇

41
延伸阅读: 『于继勇』论女神是怎么炼成的 一个女人写一个男人有多难,看看田朴珺就知道。 一篇《我的男闺蜜——你不知道的陈可辛》,硬是让“男闺蜜”这个词,热热闹闹地走来,灰头土脸地走去,原本挺亲切调侃的称呼,立刻变得和“红颜知己”一样暧昧不清。 所以,《印象合肥》让我写于继勇,我觉得责任重大。于是,在标题里就把大家都鼓捣出来爱于继勇;于是,我们的友爱立刻增添了大爱无疆的正义感,也不乏亲切和调侃;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