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于继勇』120年后再较量

33
曾经看到一幅动态图,中国地图是一只公鸡,而日本地图是一只虫子,公鸡不停的啄虫子。这样的画面应该是爱国青年们喜闻乐见的,看着比较解气。这幅图,是大国被小国欺辱之后的怨恨与怒气。 伤感开始于120年前的甲午战争。诺大的中华帝国,被一水之隔的日本,打得一败涂地,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如果要做一幅动态图,我想,彼时的古老帝国,应该是一片枯黄的叶子,而日本则像一条贪婪的虫子。从清末开始,虫子总是伺机而动,蚕食古老 […]

 『葛怡然』危机感与饭局价

22
       某上市公司老总落马,背后照例许多女明星浮出水面,抛开经济问题,我们一想到赖文峰,就想到杨钰莹,一想到周正毅,就想到杨恭如。现在,连20岁的梁洛施都钓到钻石级别的“小小超”,忽然富贵,更有内地三线女星郝蕾,传出和郭台铭的八卦。女明星和富商,关系之复杂,涉及两岸三地,年龄更是纵横相差20多载。      若一个男人,在一个毫无出身背景的女孩潦倒时,在上海顶级的外滩“N”号里,俯 […]

 『黄璜』【散文】“藕”到丰乐

0
【散文】“藕”到丰乐 文/黄璜 丰乐镇位于肥西南边,与舒城县仅一河之隔,而我家却居住在肥西北方,两地相距大约60千米。这次去丰乐看“莲花”,我是第一次到丰乐,这得感谢县委宣传部为肥西县荷花节安排的前期采访活动。 之前,我虽然没有到过丰乐,但从文字中对丰乐镇早就有所了解,只是心先到身未行。我曾读师范时,就听同学们介绍丰乐的好,说丰乐是块风水宝地,历史上此地名叫“凤落河”。说那里素有“水乡古镇” […]

 『于继勇』老哀

0
老哀生下来的时候,就和我们长得不太一样,他胸前的骨头向前鼓着,像半个鸡笼子,医学上这叫鸡胸。 再长着长着,他背上又长出一个大疙瘩。所以老哀的腰从七八岁就一直向前弯着。 有人说吸烟喝酒的人,容易生出来残疾的孩子,老哀娘觉得孩子长成这样是她的责任,一狠心就把吸了十几年的烟戒了。 可老哀一直是个快乐的孩子,他和我们一样爬上很高的树掏鸟蛋、捅马蜂窝,骑猪骑狗,下河摸鱼。反正我们能干的事,他都能干 […]

 『于继勇』老梅的诗与生活

0
老梅的诗美好过生活。 三岁的时候,娘死了。七岁的时候,爬树弄瞎了左眼。九岁的时候,爹因为强奸幼女进了牢房。 因左眼眼球是瘪的,老梅的左眼总眯着。后来为了美观,他配了一副眼镜,这样让他看着,显得像一个饱学诗书的读书人。 身高是老梅的另一个缺陷,他穿上高跟4厘米的鞋子,身高还不到一米六五。 没有的总想要,老梅在诗歌里创造着梦想。诗里总是有衔着橄榄枝的青鸟、河边浣纱的少女、草原和骏马雄 […]

 『何荷』小姨李明梅

0
    李明梅戴着防烫手套的手,按在咕嘟咕嘟香气四溢的锅盖上,对着一窗乡野风光等待揭盖起锅。这一幕即便现在回忆起来,也是羡慕向往的。那时,我在她身后,诸如傻人有傻福、懒人有懒福等等,形容被命运格外垂青的词,一个个从心底漾上来,又被及时咽下去。我相信,光光此类直白描述,已磨得她耳朵结茧。通常,李明梅嘿嘿一笑,大有你奈我何、不服来战的架势,手上家务活不停,煲汤做菜,针线编织……玩儿玩。      […]

 『于继勇』 想起了玉米

0
            玉米是个女孩的名字。乡下叫这种名字的女孩很多,还有叫荷花、莲花、腊梅、香兰、红云的。女孩的名字多和花草有关,还有的单字加一个侠、云、芳、萍什么的。 男孩子更随便了,有看见什么就叫什么,有的就随便叫拴柱留住宝仓金粮银库什么的,有的寄托着希望,有的表现出失望。 玉米家住在吴楼,我们每天上学的时候,从她家门前过。我们骑在自行车上,十几个人一齐喊“玉米,走喽。”玉米 […]

 『于继勇』大舅

0
坏消息传来的时候,我正在出差。 母亲在电话里说,大舅得了癌症,晚期。这预示着,他在这个世上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母亲打电话来,悲伤的说,现在医生不愿意给治了,让拉回家,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打电话给我的表哥,表哥显得有点语无伦次,他说没有办法了,家里没有钱,只能准备后事了。 放下电话,我呆若木鸡,想不到大舅那么魁梧结实的人,竟然一下子被病击倒,我总是不太相信,他在68岁的时候,还和村里的人, […]

 『于继勇』学拳

0
每个孩子都曾想着能飞檐走壁,做过行侠仗义的梦。 梦会在自己长胖到连一个引体向上都做不了的时候破碎。 然后,发现所谓的飞檐走壁,不过是电影里的特技,人间没有。 武术是中国的特产,流派众多,经久未衰,直到今天,如果BBC之类的国外摄制组拍过中国人的生活,他们必取的三个镜头,一定是武术、京剧和书法。 李小龙的电影在美国火爆之后,英文里又多了一个词语:Kungfu。 在评书和古典小说里,行侠仗义, […]

 『于继勇』2017年读书小结 (部分)

0
季宇《淮军四十年》 这是一本历史纪实文学作品,借助深厚的清史与淮军研究的功底,季宇老师完成了这本巨著。全书从1862年淮军初创开始,直到庚子事变,在近四十年的时间中,淮军经历了五次对内对外的重大战争,以李鸿章为主线,全面直观淮军在“千年未有之变局”的社会大动荡中浮沉跌宕。一支军队的兴衰沉浮,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苦难。对于热爱历史的读者来说,是不错的读物。   阎连科《炸裂志》 这部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