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方青』我被借调了半个月

4
最近,接近半个月的一段时间,被借调了省房协物业管理专业委员会(隶属于省建设厅)帮忙。因为最近全国物业管理师认定考试开始了,物专委人少,因为是第一次举行,突然给带来很大的工作量,不知道怎么被公司老总给知道了,于是老总指名要我去。一开始以为是几天,结果一去就是半个月,月底,由我主策划方案的公司首届篮球赛也未能看到,真是遗憾。在那里也是挺累的,每天6点多就要爬起来,因为那个单位在三孝口,我在批发市场,2路 […]

 『黄晓莉』枉凝眉!!

3
    枉凝眉!多美的三个字,居然是我无意中打错字得到的!不过这倒是我这两天的心情。枉凝眉!     前几天一个朋友告诉我一句话,他说:“朝自己的目标大步走过去,路边的一切都是幻象”!我同意这句话,而且是一百个同意。但是,人不可能每时每刻有信心,更不可能每时每刻都有智慧分辨自己得到的目标还是幻象。     总是听智者说:“爱身边关心你的人。”但是,很多的时候,我们只能得到其中的一个角 […]

 『樊立慧』我想我现在很幸福

10
枯萎秋天到了,该枯萎的就应该枯萎,这是一件正常的事,自然规律而已。 痛快想痛快地喝醉,想痛快地哭一场,但,这,并不代表我现在不幸福。 桂花哪去了?仿佛一夜间,合肥的大街小巷都是桂花香。而仿佛又是一夜,所以的桂花连同香味一起消失了。忽然想到前年此时的杭州,西湖边的桂子沁人心脾,怀念那味道,也怀念那时的年华,还有那时的我和她。 […]

 『黄怀宁』寻找真切的人生

6
  皖西南的怀宁县自古就是人杰地灵的地方,单近代就有共产主义先驱陈独秀和两弹元帅邓稼先。诗人海子及黄梅名家黄新德也长自此方山水。我虽然有幸得此四灵山水滋养,但却过早体验人间辛酸。   父亲是“扬州三刀”中的一刀,这一刀在他的小儿子身上割出了“流浪血”。我大概在5~7岁就玩遍了安庆、南京、镇江、扬州和武汉,小伙伴们看我时,眼睛异常发亮,我随便说一句话就能让他们呈现听狼鬼故事时的表情。但父亲讲述得最多的还 […]

 『黄晓莉』面对奸商,我就是矫性!!

50
    今天,此时,也就是2006年9月30日23:47分,我生平第一次打了110。虽然来的是广州的110,不是合肥的110,不能用合肥话来交流是一种遗憾,但是第一次和110打交道,而且以我的全面获胜而告终,一个字——爽!一个单词——happy!     其实事情很简单,在小区旁边一个商店买了电视机遥控器,用了一个月,坏了。换了一个,又用了二个月,又坏了。天晓得,这是啥遥控器,质量这么差。中国不是一直以电子设备物美价廉而闻名 […]

 『胡鑫』逃离合肥

0
没有人会怀疑我的幼稚,因为需要生长的土地已经变质,用来饮用的清水已经浑浊,没有了悬念,也没有言语。在一个雨天的十一节日里,我准备做一次生命中的逃离,以告别这次误会和憧憬。 也许生活中本来就没有什么对与错,我们芸芸众生又何必每日都去计较那些繁杂的琐事。但越是这样,人们就越去较真,到头来,我们精疲力竭。甚至就来这时我们还不曾感觉到这种负担。累在我们的脑海中慢慢变得模糊,以致我们分不清我们本身的目标与尊 […]

 『樊立慧』青春,曝光过度

14
文/文风不正(不是我哦) 在北京羊坊店的某个建成于上世纪80年代的小区,我大学时的班长以1600元每月的价格租了一间房,在夏天最热的时候开始在央视评论部见习,放弃已经开始的稳定工作去寻找另外一个颠簸的理想,居室的简陋让时间恍惚回到了大四实习的日子,一起蜷曲在相仿的空间。 我对着锈迹斑斑的门窗外的静谧矫情“这门外是无限红尘”,班长笑着说:我靠,有文化!其实这间老房的租金已让他负债,青春必须面对曝晒后的锈迹,不 […]

 『顾群』狗狗的爱情

24
不知这是不是合肥特有的现象,但我每回上街总能碰到。在市府广场或淮河路,总能遇到几对闹别扭的恋人。有的是女孩子生闷气,男孩子百般哄劝,又抱又搂,于是女孩子往往伏在男孩子怀里气极而泣,后又化嗔为喜;有的是两人脸红脖子粗地对吵,那是真生气了,结果也是两种,一种是分道扬镳,各奔前程。这种结果以后要想修复关系看来得费点事了;一种是互不讲话,但一方仍跟着另一方走,说明仍有藕断丝连之情,时间是最好的药,气消了, […]

 『洪锋』碎片——为爱情燃一炷香

1
一) “张榆结婚了。”我赶紧拿起手机,发短信。说什么呢?  犹豫了半天,最后按下四个字“祝福祝福”。  九月的合肥没有回音 …… 二) 我常有这样一个梦境:一个潮湿的夜晚,盛开着情人节的花。花的名字叫马蹄莲,150元一束。桐城路附近所有花店都能买到,最后,我把她扔在了雨水里,任她在雨水中变黄、变瘦。 花店往南是我的住所,渣土车来回奔波。一只受虐的小狗,叫声凄惨地让整个小区亮起了灯,这种叫声跟一个埋葬自 […]

 『葛怡然』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

0
     天哪,谢霆锋和张柏芝真的结婚了。这一次,我看走了眼。    晚上回到家开电脑,看着天涯粉丝对两人结婚的热评,盯着他俩照片看了好久,果然很有夫妻相呀,呵呵。娱乐记者从来不惮以最坏的想法揣测娱乐圈,明天,很多报纸都会为此展开或多或少的分析----是英皇的阴谋得逞还是小孩子的游戏?或者是先有后婚?不管怎样,还是祝福先,金童玉女,总让我保留一点最后的幻想吧。   娱乐千变万化,普通人何尝不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