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高玲玲』信

1
突然想写信,在这个寒流来临的冬至之夜,给我想念的人们写信,提起笔,却发现与纸笔那般的陌生,习惯了键盘上的敲敲打打,很多字甚至写不出来了。三封信,几张纸,零散的落在雪白的被子上,有着暖暖的温情,尽管手还是冷着的心里却无比的高兴,写着写着开始变随意,字迹越发的潦草起来,却让人的精神更加的振奋了。许久没有写过信了,电话短信似乎可以解决一切,但却无法体验写信收信的快乐、以及那份期待。 有些信是可以寄出去 […]

 『高玲玲』病里人生

0
躺在床上的时候思绪是混乱的,模模糊糊的想起一些事,思考一些事,思想真是奇怪,即使是糊涂的病中都不能停止思考。隐隐有一种不安的预感,并且断定即将发生,我所害怕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一如一开始我所预料的那样,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注定了得不到和将失去,即使再努力也不可能改变。 夜里再睁开眼,不再害怕夜晚的黑和空荡的墙,曾经,我害怕看空荡的墙壁,总觉得会蹦出几只妖魔鬼怪来,而现在,在睁开眼之前便知道墙仍 […]

 『高玲玲』旧

1
似乎很久没有打开过我的电脑了,摸着熟悉的键盘和鼠标,突然觉得有些愧对于它,一起伴过了五年的时光,却从来没好好利用过它,更多的时候是让它在沉睡,我所能给的,就是让它保持和五年前一样干净崭新。在硬盘里翻出一首花儿乐队的《尘埃》,花儿现在很红,带着炒作的痕迹,听他们的《嘻唰唰》,很不一样的风格,新鲜但陌生。翻出了很多很旧的东西,包括很早以前用像素很低的数码照出来的相片,带着雪花点般的模糊却真实可爱,旧的 […]

 『高玲玲』心里美

1
中午去吃饭的时候路过公司旁边的菜场,菜摊上整齐的码着青色的大萝卜,旁边放着切开的萝卜,露出红艳好看的萝卜芯,被摊贩洒上了水,显得更加娇艳欲滴。吃过这种萝卜,大约是七年前的一个冬天,每天必吃的便是这样的萝卜,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心里美萝卜,切开来,是更加娇嫩的红,切成小指粗的萝卜条,蘸上甜面酱,咬在嘴里嘣咯脆,的确感到心里很美。那是在北方,北方的人好象是偏爱这样的食物,当水果一样来吃,每餐必点。那时 […]

 『高玲玲』结局

1
在当当买了很多书和碟,挑了一本,一口气读完,是个关于师生恋的爱情故事,前面一大半是很喜欢的,是我一直欣赏的写作类型。可结局却出乎意料,用死亡来告别爱情,用死亡来宣布未完成。看得人郁气难消,失眠了大半夜,恨恨地骂这个俗不可耐的结尾,全是因为这个仓促的结局。 一个网友推荐我看《情癫大圣》,一个唐僧的爱情故事,和尚的爱情,一听起来就应该是以悲剧为结局的,即使爱的再热烈那也不过徒增惆怅。可事实上又出乎 […]

 『高玲玲』熟悉

1
决定要搬家,走在回去的路上,突然生起不舍,住了近二年,每天走同样的路,路过同样的店,遇到熟悉的人,怕很难在新环境中适应,怕忍不住怀念。刚刚搬过来的时候也是有一段很长的是适应期,经常不自觉得的走到原来的住处,对于一旦熟悉的东西很难快速的适应过来,而现在,又要有一个新开始,鼓起一些勇气,丢弃一些旧物,过另一个新的生活。 一路走来: 熟悉的报摊,老板会卖比定价便宜的杂志; 熟悉的牛肉粉丝,阿姨 […]

 『高玲玲』你一点也没变

1
我和L坐在KFC里,对视,有些久违的陌生和重逢的激动,似乎有很久没有见过面了,足够久的时间,久到有些遗忘了L的脸,只是再见面,她仍和记忆里一样,一样的娃娃脸,脸颊上仍挂着两朵红晕,仍旧是黑色的齐肩发,背着她最爱的卡通布包,软软的腔调熟悉的声音,看着她的时候我仍是眯着我的眼、扬起我的嘴角,我仍是仰着头大声笑。她的面前是巧克力圣代,我仍是爱草莓圣代,和多年前一样,我们坐在彼此的对面,她用她的左手,我用我的右 […]

 『高玲玲』2006年的第一场雪——红,白,灰

0
晚上,突然听到有轻击玻璃的声音,开窗,伴着一阵寒风有小小的冰雹砸到脸上,突然有一种寒冷的快乐,我几乎想要大声叫出来这种快乐,终于……终于要下雪了!温度的骤降抵不住雪花带来的快乐,撑着我最喜欢的伞走在湿泞的马路上,灰色的天空仍在播洒雪花,跳在透明的伞上,一颗又一颗,像午夜里的“恰恰”,折射着炫目的光泽——晶莹透亮,一片片久违的白,白得像要彻底摆脱天空的灰。广播里说:这个城市的主色调将是灰色!灰色,精 […]

 『高玲玲』寂寞

0
从来不认为寂寞是美丽的,即使歌里在唱《寂寞让我如此美丽》,无非是个讨巧的歌词而已,寂寞是长了草的坟墓,寂寞是长了苔的角落,寂寞是荒郊的一所弃宅,寂寞是夜色里孤独的流星。害怕一个人去吃饭去买东西,在热闹的人群中抓不住自己,害怕拥挤的城市,像是随时会迷路,哪里都是人却找不到一个可以给予指引。一直是不能克服这个缺点,尽管有时候压抑着内心的恐惧去尝试,但仍是无法彻底摆脱。不在乎吃什么不在乎买什么,只是,在 […]

 『高玲玲』旧

0
      突然有个疯狂的念头,抛弃一切旧物,包括思想。换新的工作新的住所新的手机号码,扔掉衣柜里所有的衣服,扔掉所有珍藏的玩具和物品,做到一个真真正正的干干净净,从新年开始一切作为一个新的起点。只是疯狂一时,心里明白是不可能的,有的东西旧了可以扔掉,有的东西必须以旧换新,而有的即使旧了也无法舍弃,这就是无奈的生活,谁也无法摆脱的生活,没有谁能做得干净俐落,也没有谁能不顾一切。能所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