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樊立慧』安妮宝贝《二三事》:太过相爱的人不宜相守

20
这是我第一次看安妮宝贝的书,因为我一直觉得她应该是一个和我有相同文风的人,所以我选择不去看,怕留恋其中的感伤,或者是照见自己的心魔,让企图活得糊涂而粗略的人生又敏感起来。可那日,见到一喜欢的专栏作家的博,提到《二三事》,说好于《莲花》,竟也懵懵懂懂地就拷下了,读起来。 叙述的方式很让我不适应,在看到良生去南京陪莲安待产时,我才理清楚这样懒惰而随意的方式。而语言,应该是安妮宝贝一贯的冷丽而敏感。 其 […]

 『任子宜』i need a brighter sign...D..a

2
看到你写的东西。。我的心跳又开始加速。 我不知道我是否该再次把自己肆无忌惮地抛出去,还是学会保护自己冷静处之。 come down , take it easy OR burn myself , run to the fire U GIVE ME A BRIGHT SIGN i have no dare to choose now I LIKE BURNING , i scare the fire […]

 『任子宜』周末排练比较耸。。。。

1
周末LOS排练,在一个不足5平米的封闭密室里,没有排气。。。3个巨大的音箱和一只喧嚣的鼓在里面哄哄作响。我们刚排了不到1小时就被打断,中途1个小时后,再继续。 断断续续的排练,加上闷热的天气在类似桑拿的密室里,导致大家情绪都低落无比。于是,我们几个耸人便在那肉歌。。。。肉了3个小时,基本上毫无成果。。。。 比较痛苦的一次排练就这么结束了。相对以往每首歌都信守捻来的高效率。这次我们回归了正常。。。。 […]

 『温泉』摩的司机

5
       现在我开始跑业务,但是没有任务,也没有提成。具体来说,就是业务员带着方案和我,去见客户,客户对方案不清楚由我来解释,客户对版面有要求我来落实。说白了就是给业务员打下手。       见了好几个客户,各不相同。有的很热情,有的很冷淡,冷淡的连正眼不瞧,以前采访也常遇见这种事,倒也没所谓。有个客户连坐都不让我坐,自顾自喊车来接她,然后就走,让人有点气,但是也是意料之 […]

 『韩昌元』突然突然的生活

4
      突然对生活有了很深的感触,或者说是失落,或者说是寒心,或者说是悲哀。我突然对钱很感兴趣,最近写稿时总是想到钱,钱少的稿子就不愿意写,为什么突然世俗起来?在没生活踏入社会之前我是很鄙视这样的心态的,觉得钱是身外之物,惟独文学最神圣。         我突然觉得文学不算什么,小小说也不算什么,现在他们都只是我交易的工具,所以这样的情况我就得放弃他们。换句话来说,我这方 […]

 『吴薇』怀念《音乐时空》

8
    楼下同事的侄女今天第一次见到我,兴奋地说:“音乐时空、精彩无限。真的是吴薇!”当时我好激动,激动的不是我被认出,而是《音乐时空》的宣传语竟然还能被人脱口而出!看到台里论坛中,很多熟悉我的观众都是从《音乐时空》开始认识我的,包括很多栏目里刚从大学毕业的孩子们都很喜欢这个节目。感觉很自豪,因为《音乐时空》让更多观众了解了我的成长。   99年10月台里改版,在中午的12点到12点30分没有找到合适的 […]

 『张东俊』童年

0
[…]

 『张东俊』盲班的孩子

0
盲班的孩子                     […]

 『葛怡然』油价又涨了:)

7
     刚想写这个,正好看到刘团结同志的油价,呵呵。剽窃了一把。      油价飙升,一夜之间,太可怕了简直。虽然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出租车和有私家车的人,成本会支出很多。      接下来,还会涨多少,出租车会不会跟着涨。到深圳打车,起步价是12快5,堵车的时候表跳的很厉害,似乎比上海北京还要贵。还在感叹合肥打车便宜,也许剩下的日子也不远了。    上网 […]

 『』遇见诗人

6
      诗能助兴 酒能忘忧       乐则饮      醉则歌      倦则眠!      短短横墙 隐隐疏窗      忙怀叠嶂 绿水近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