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高玲玲』冬日暖春

0
《暖春》,无意中电脑里翻到这部片子,有点不太敢看,片子太赚人眼泪了,对于这样的影片,我一向不吝啬自己的眼泪,推荐给同事,同事看了一半,说太没人性了,片子拍的太没人性,让不想哭的人看得想哭,却又哭不出来。我为这样的借口感到想笑,哭吧哭吧不是错,把悲情片当成一种情感的渲泻也未尝不可,先别管它到底有多少艺术价值,有时候眼泪是这种奢侈品,需要有个借口来挥霍。 不太喜欢看这种赚尽眼泪的片子,电视剧也一样, […]

 『高玲玲』爱是温暖

1
早上拿了两本安妮宝贝的书还给盈袖,两本书的封面都是暗蓝的色调,带着飘渺的图形,一如作者的写作风格。书放了很久,并没有看完,喜欢书名《二三事》和《八月未央》,前者听起来舒适随意,后者则是在第一眼看到时就想起诗经里的“宛在水中央”,只是,内容与想象有些偏差。安妮宝贝一向是阴郁低调的,她写了很多关于宿命关于爱,于宿命,我无语,有些事是冥冥中注定的,或许生命真的是幻觉,但却是真实的幻觉;关于爱,太阴暗,我 […]

 『高玲玲』水之味

0
时间像行云流水般一去不返,摒弃了独立和坚强,还剩下依赖,什么事情在转变的时候都会变得很难,也许这是必经的适应过程,只是时间长短而已。闻着我熟悉的香味,多少个夜晚,在我熟悉的味道里睡去,如果失了那种特有的香味反而睡得艰难了,味觉忽得变成了一种精神鸦片,挥不去,失不去。透过玻璃的阳光,温暖无风,失了炽烈多了详和,香水的粒子在阳光中分解,散出熟悉的香味,空气中的水气开始变得绚丽,分解前最后一秒的灿烂,像 […]

 『高玲玲』糖衣

0
穿了一个星期的耳洞仍是火辣辣的疼,似乎还没有好的迹象,那种疼似有若无,想起时便更疼的狠了。今天是《糖衣》在新浪连载的最后一天,终于等到了结束,对于最后的几篇,等得都失了兴趣。终于等到了连载结束,又有些怅然若失了,喜欢雪漫的书,有着狠狠撕裂的叛逆和疼痛的甜蜜,女主角敢恨不敢爱,个性张扬不失心思细腻,而结局往往又出乎意料之外。有时感觉像春风,轻快拂过;有时像雨滴,总有一滴打湿你;有时像霜降,冷暖之间有 […]

 『高玲玲』无语

0
亲眼见证一段感情,又亲眼看着感情破灭,仓促短暂,还来不及让人羡慕就灰飞烟灭,徒留一段唏嘘。有人说是游戏,有人说是空虚,有人说这就是现实。开始有些讨厌这种爱情,或者更明白的说是讨厌这种游戏爱情的人,因为觉得对爱情游戏的人对友情也同样没有真心,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悲哀,因为所有的真心都是相对的,你不付出也就无缘回报。一向认为爱是坦诚、爱是单纯,撇开一切外界因素,就是单纯的爱,不管结局与否总是美丽回忆。 […]

 『高玲玲』纪念

0
抽屉里箱子里堆着很多用不着的东西,舍不得扔掉,即使在别人眼里占空间又没用处,仍是细细的保管,偶尔想起来拿出来看一看或是整理一下。很多东西都有很深的纪念意义,我想自己是个习惯纪念的人,有些事情只有用纪念才不会让人遗忘,哪怕是一张卡片一封信。曾狠心的烧掉了一些信件和一些存了很久的卡片,烧的时候是觉得凄凉无比,烧过后又后悔无比,想着想着就更觉得后悔了。 记得爸爸曾经烧掉了很多年的家书,几百封旧信,每一 […]

 『高玲玲』信

1
突然想写信,在这个寒流来临的冬至之夜,给我想念的人们写信,提起笔,却发现与纸笔那般的陌生,习惯了键盘上的敲敲打打,很多字甚至写不出来了。三封信,几张纸,零散的落在雪白的被子上,有着暖暖的温情,尽管手还是冷着的心里却无比的高兴,写着写着开始变随意,字迹越发的潦草起来,却让人的精神更加的振奋了。许久没有写过信了,电话短信似乎可以解决一切,但却无法体验写信收信的快乐、以及那份期待。 有些信是可以寄出去 […]

 『高玲玲』病里人生

0
躺在床上的时候思绪是混乱的,模模糊糊的想起一些事,思考一些事,思想真是奇怪,即使是糊涂的病中都不能停止思考。隐隐有一种不安的预感,并且断定即将发生,我所害怕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一如一开始我所预料的那样,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注定了得不到和将失去,即使再努力也不可能改变。 夜里再睁开眼,不再害怕夜晚的黑和空荡的墙,曾经,我害怕看空荡的墙壁,总觉得会蹦出几只妖魔鬼怪来,而现在,在睁开眼之前便知道墙仍 […]

 『高玲玲』旧

1
似乎很久没有打开过我的电脑了,摸着熟悉的键盘和鼠标,突然觉得有些愧对于它,一起伴过了五年的时光,却从来没好好利用过它,更多的时候是让它在沉睡,我所能给的,就是让它保持和五年前一样干净崭新。在硬盘里翻出一首花儿乐队的《尘埃》,花儿现在很红,带着炒作的痕迹,听他们的《嘻唰唰》,很不一样的风格,新鲜但陌生。翻出了很多很旧的东西,包括很早以前用像素很低的数码照出来的相片,带着雪花点般的模糊却真实可爱,旧的 […]

 『高玲玲』心里美

1
中午去吃饭的时候路过公司旁边的菜场,菜摊上整齐的码着青色的大萝卜,旁边放着切开的萝卜,露出红艳好看的萝卜芯,被摊贩洒上了水,显得更加娇艳欲滴。吃过这种萝卜,大约是七年前的一个冬天,每天必吃的便是这样的萝卜,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心里美萝卜,切开来,是更加娇嫩的红,切成小指粗的萝卜条,蘸上甜面酱,咬在嘴里嘣咯脆,的确感到心里很美。那是在北方,北方的人好象是偏爱这样的食物,当水果一样来吃,每餐必点。那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