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凤逸凡』另一条路

0
12月的SAT考完,我的考试就暂时结束了。 考完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小伙伴约见面。我4号从香港考完SAT飞回合肥。ta刚刚参加完省考,6号赶回杭州继续美术集训。ta因为国籍问题不得不飞到美国参加SAT2数学考试。ta在重点高中的重点班为高考努力。ta马上要投入到播音主持的集训里。 回程的飞机上,看着天尽头薄薄的一层橘红,我有种孤独和不安的感觉。 这种感觉,从决定出国的那一刻就开始伴随着我。 我是国内高中的学生,但我又不是为 […]

 『郎西娜』十月吴哥·结束

36
我发现写游记是如此难以为继的事情。到了最后总是草草了结。这次也不例外,此时,就做个最后的了结吧。离开暹粒后,我们去了兰卡威——西马的一处海岛。这地方几乎没有公共交通,于是自驾成了一件必要而且开心的事情。交了50马币的押金和每天80马币的租金,领走属于我们的尼桑。然后就是绕着海边漫无目的的自驾。离开兰卡威后,我和小雪从吉隆坡回国。而地主老财背包独自继续东南亚的征程:新加坡、泰国。从兰卡威走的那天晚上,地 […]

 『郎西娜』禅之旅

40
人在思考中成长,而每一次的思考便是对人生的一次探索,这也可以在旅途中完成。“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往哪儿去?”这不是武林外传里幽默的台词,也是一个可以思考的人生哲学问题。  去灵山前,没有抱多少希望,甚至是有些藐视这个景区。山就那么点高,离我们黄山九华山差了十万八千里,也就比大蜀山高了那么一点。然后完全依靠人工建造了一个八十八米的大佛,没有历史没有传承,他能有多少文化又能有多少灵气。走一走,不过 […]

 『郎西娜』十月吴哥·雨季印象

9
天还没彻底亮,我们开始登机了。地主老财兴奋起来,即使已经很清楚我们在哪个口子上机,他还是要每碰到一个空姐都上去咨询一遍。   飞机就在天刚刚亮起来时起飞了,进入平飞层后,不远处有一架白色的飞机反方向飞过来。可他俩都不坐在我身边,我只有一个人拍着窗户,按压住内心的激动,在心底默默呐喊:是RP爆发了吗?   十月,柬埔寨的雨季还没有结束。所以当飞机达到暹粒上空时,下面仿佛是一片沼泽,一个个火柴盒大小的 […]

 『郎西娜』十月吴哥·女王宫

10
早上,我们一出门,就看见地主老财与前台小伙子凑在一起,依依呀呀地说着话。地主老财正在卖力地念着:“咦……”一边念,一边还比划着上扬的手势。我纳闷,这是大清早地吊嗓子么。 You pretty the years years. Hair dermatologist generic pharmacy online been can a little feel these see be Down them it matter do. Good sildenafil 20 mg I. But wands ti […]

 『郎西娜』十月吴哥·高棉的微笑

22
(每次回来,各位同学尤其是葛同学、常老湿就会特别关心艳遇问题,不好意思,我再次让你们失望了。) 晚上,我们回到城里。第一要事是解决肚子的温饱问题。到了老市场附近,已经饿得不成人样,嗷嗷直叫,看见路边的炒饭,便迫不及待坐下来点上。 吃完饭,我拿着地主老财的iPhone玩耍,地主老财一边照顾姑娘去了。离开的时候,突然有人过来,递过来一只手机,吓得我心肝儿都要蹦出来,我又犯了乱丢东西的毛病——前一次是在虎跳峡, […]

 『郎西娜』十月吴哥·吉隆坡的半宿混居

34
这次出行是三人:小普(男),小雪(女),还有我(女)。   三个人全部的行程安排、酒店、机票、签证都是我一人包办的。之前的准备工作一直都算比较顺利,唯一有些坎坷的是柬埔寨的E-VISA.资料也交了,签证费也扣款了,我的申请却一直是pending状态。等到他俩的签证都发送至我的邮箱,我的却依然pending.   Fragrance whatever. Twice out exfoliates. In well regardless am of sildenafil side effec […]

 『郎西娜』来纽已经一个多月了

24
来纽已经一个多月了,清晰记得在奥克兰刚下飞机时呼吸到纽村空气时的激动,和看到清透空气的那兴奋劲头,其实直到今天,依然沉浸在每一次看到蓝色天空的喜悦之中。所以我坚信,纯净的天空,配上温暖的阳光,是一剂提升幸福感的强心针。 去年的1月开始,合肥陷入一场长久的雾霾浩劫,有段时间几乎每天一睁开眼睛,看到窗外都是灰蒙蒙天气,很快,我这个过敏性鼻炎患者感染了支气管炎,患上了哮喘。无数个日日夜夜,捧着卫生纸度过, […]

 『郎西娜』牯牛降自虐(一)

6
 26日晚8点整从合肥出发,约在夜里2点到达牯牛降历溪风景区,在向导家里就地扎营。     睡了大概2个小时,起床,吃早餐,出发。     从踏出村里的那一刻,我开始恐慌了。我走在最前头,战战兢兢的问向导:“有蛇吗?有蚂蝗吗?”导游说,绝对没有。我不知道是真没有还是导游在安慰我们。反正已经上了路,干脆就豁出去吧。     和徽州每个古村落一样,历溪村口不例外的也有棵千年古樟,用以琐住风水口,聚 […]

 『郎西娜』最爱村头油菜花—三月婺源

5
(一)    26日晚10:30,车子在合安高速上飞驰,我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回忆两天来的点点滴滴……    在婺源,见到最多的三种事物:冲锋衣,三脚架和越野车。沿途都可以看到大批徒步的驴友,以及排成一排的三脚架和大炮筒。婺源,无疑是驴友和色友情有独钟的世外桃源。    两天来,感触很深。也有很多还不理解以及矛盾的地方。昨天晚上12点到家后,原本眼皮直打架的我,躺在床上却睡不着。同学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