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段海』拿什么代替考试

0
高考刚过,有关考试制度种种弊端的议论再次成为热门话题。“高分低能”论曾经一度成为多数人的认识,甚至有人认为“那些在历次考试中获胜的学生,他们的分数都是以牺牲创新能力为代价而取得的。”按照这种说法,我们高考所录取的学生,在能力上是肯定低于落榜生的,而北大、清华之类的学校所录取的学生,能力肯定又低于普通的高校,如此来说,大家还千军万马去挤高考独木桥者,为何?而重点和名牌大学也是上不上无所谓的了。有史以 […]

 『于继勇』智渡和尚

56
从浙江回来了。五天发生了不少事。一一写来。   从杭州到天台的车上,碰到一个和尚。 他坐在最后一排,和我临坐。我举着票,没有目标的对着后面几排的乘客,问:这个车子是去天台的吗?和尚在一旁边答,是的,是的。 穿橙黄色衣服的和尚手里拿着一张《浙江日报》,脱了鞋子,赤着的脚,右边的蹬在前排座位的后背,左脚蜷在右腿的下面。样子有些不雅。和尚眼睛很小,眉毛很盛,鼻子很尖,笑时,眼睛一条缝,牙齿露着,很慈祥的 […]

 『任子宜』人与狗

6
刚看了《导盲犬小Q》。日本导演崔洋一。 虽然铺天盖地的舆论吹嘘我事先并不知道。但看完这片子,一点也没哭。很平淡,和这片子一样,真实的平淡。一点煽情的镜头都没有。小Q从刚出生眼睛都迷离朦胧到晚年安详地死在人类的身旁,一直都像是专门拍它的记录片一样。没有华丽的光影特写,没有急速跳跃地动感切换,一切都如止水般,自然流淌。 这片子看完就不该哭,小Q从成长到与人类共处到晚年死去都是这么自然祥和,就像渡边死后, […]

 『方亚瑾』开始的开始胡说;最后的最后瞎想

14
       沙龙里文章实在上得太快。昨天一宿没睡,今天交了两个案子,晚上又去上课,然后去苏武牧羊吃火锅喝啤酒。一会清醒一会晕。这日子。。。        我又偷懒。SPACE里码了,直接ctrl v来。明儿下午找机会翘会班,去跟小胡老师抬杠。不晓得能否翘成功。听小胡老师说话比上班好玩。好了,下面是正文,复制完偶就去睡觉。       […]

 『于继勇』今天邀请一批大拿入伙。

14
中午打开我的破手机(坏了,能接不能打,值得庆幸的是还可以发短信),找出一堆号码,写在纸上,一一发短信过去。内容如下:我和几个哥们在一起玩得博客,真情邀请您加入。博客实名制,您同意后,为您开通。www.imedia.com.cn. 然后,短信哗哗的就回来了,哥们姐们真给偶面子。我立即通知小强班长,给哥们姐们安家。嘿嘿,以后大家就在这里互相关注,互相吹捧,互相倾吐彼此的爱恋吧。有点肉麻了。打住。 今天邀请了以下几位大拿:吴薇 […]

 『于继勇』女大学生出事了

6
女大学生同居了,中国高校女大学生处女率急剧下滑! 女大学生坐台了,某地公安局例查某KTV中心,发现五名在读女大学生。 女大学生卖淫了,这条消息各大门户网站都放在头条。 女大学生性爱视频了,结果查来查去,真人露面辟谣,发现网上那个是假的。 女大学生被杀了,画面很惨烈,地上的鲜血流了一地,各大门户网站仍可查阅。 女大学生跳楼了,有人统计出一组数字,说北京的最多。那可不,北京高校也最多。 女大学生写真了,她还很 […]

 『周强』寻找百度就是相信中国?

6
寻找百度就是相信中国?——《相信中国》读后感《相信中国》是我这两天刚刚看完的一本书。这本书有2个很吸引我的要素:第一是作者,梁冬,自称梁某人。他是百度的副总裁,负责市场和品牌管理。我承认我很喜欢梁冬,是那种一见钟情的喜欢。因为我第一次见到梁冬是2年多前看凤凰卫视他主持的《娱乐串串秀》,那是一个脱口秀的节目,1个小时的时间梁冬一个人从天说到地,从过去说到未来,从科技说到八卦,从死人说到活人。记忆深刻的几 […]

 『周军』试一把

4
试一把,就当放挂小鞭炮,开门! […]

 『于继勇』陈先发:我是最后的民族诗人?

6
陈先发(1967年10月---),安徽桐城人,1989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有代表性的先锋派诗人之一,著有诗集《春天的死亡之书》、《前世》,长篇小说《拉魂腔》等作品,诗歌被译为英、德、西班牙等多种文字,入选多种选本。其主张\"在传承民族传统诗歌的基本品格的同时完成汉诗的现代性\",体认\"呈现、限制、和谐、在场\"的美学主张,在当代汉语诗歌写作中产生过广泛影响。 曾被评为\"1992年――2002年新华社十佳记者\",其70多篇关于农村问题的调 […]

 『于继勇』日渐红火的地理类杂志

5
2005年,应该是地理杂志的丰收年,本年《中国国家地理》的“选美中国”火得一塌糊涂,光卖杂志就赚了几百万。刚出来的那种软皮是16。8元,后来加硬皮的卖60元一本。本期杂志的广告也历史性的新高,接近1000万。即使去掉他妈的两个零,这个收获,也足以让青妇类杂志眼红到吐血。 2000年的时候,知道《中国国家地理》的人并不多,那个时候,卖十块钱以上的杂志,被看作是“不想好了”。中国人哪有这么大的消费能力。 牛逼是一点点吹大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