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韩昌元』足球,我的哥们

6
     眼看世界杯马上就来了,很多人都提前进入了欧洲时间,因为这确实需要适应,不然那一个月的世界杯又怎么能享受得了呢?由于喜欢足球,我交往了很多哥们,或者说与哥们有关都是因为足球。在大学里我才开始认识踢足球,开始我踢后卫,边卫,前锋,在每次的尝试中我尝到了足球快乐的滋味。那时候在大学里混的很烂足球队长,除了足球之外什么都不行,但是他成为了我的哥们,而且关系非常好。我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往往 […]

 『周军』非典型担心

4
每天上网,看着大家们写的好文章,竟悚出一脊梁的冷汗来,自从被郎西娜小妹拉来入伙,我就像背着畚箕进城的老头一样,向前走不是,往后退也不是,既怕车撞,又怕人撞,只好偷偷缩在街边,暗自看得有趣。 好担心,突然有一天,沙龙“市容”来了,用脚踢踢我盘在地上酸麻的膝盖:走!出去…… 我好怕哦,赶紧没话找话,凑一段,嘿嘿。 哎,蹭饭的日子,心里没底啊。 […]

 『徐魁』关于六一的种种

2
首先不得不说的是短信,熟悉的不熟悉的,从前天开始就不断的涌进。 从大红花到棒棒糖,让我重温了一下童年美好的时光,然后想到好象那个时候的自己是很少有棒棒糖可以爽一下的。于是觉得收到重复短信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情。无可的是发送人的心情,奈何在于重复到最后我也没有新异的短信可以给对方看。就在前两天,在我看到第N条关于粽子同学做卧底的短信后,连转发的想法都没了。让我想到传奇。那个曾经独大一方广为传播的游戏,重 […]

 『樊立慧』一个从来没有看懂的童话

12
小时候读安徒生童话,有一个故事从来没有读懂,后来给我小侄子讲故事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弄懂这个故事到底是要说明什么,人家都说,安徒生童话其实不是给小孩子看的,是给成年人看的,我是同意这个观点的。我说的童话就是《老头子做事总不会错》,一个老头子和老太婆住在乡下,老头子要去赶集,老太婆要他骑马过去,换点东西,然后一路上,老头子把马换成牛,牛换成羊,羊换成鹅,鹅换成鸡,最后鸡又换成了一袋烂苹果。老头子抗着烂 […]

 『赵媚』原来我还会流泪

0
       办公室里来了很多实习生,个个青春与美貌并具、智慧与能干兼备,所以每天很快乐的在办公室里聊美食、美衫、美事……,天南海北,想说就说、无所顾忌,年轻嘛没有什么不可以。这其中犹以一个叫小凤的女孩儿,更是心直口快,想什么说什么。听她说话我常暗自生忧:“倒底是年轻没吃过亏阿!” […]

 『于继勇』我去开会拍的图片。

24
大致的行程是,浙江台州天台县——天台琼台仙谷景区——天台华顶景区——天台石梁飞瀑——浙江温州江心屿——雁荡山。   我们住的天台宾馆旁边的水田。夜晚有许多蛙叫。好多年没听到过了。 琼台仙谷内的一个小景点。大别山里多的是。 乾隆爷写过名字的石梁飞瀑。乾隆看来身体不错,很多山他都上去过。算是户外运动爱好者了。 在江心屿看温州。 这是雁荡著名的天柱峰。 我在观音洞内外看,看到一个龙尾巴。 雁荡山上 […]

 『章玉政』汉服热背后的文化消解

14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个信息:合肥一群年轻人准备在端午节这天穿着汉服,吟着楚辞,过一个有中国特色的节日。对于新闻记者来说,这也是个蛮有意思的新闻点。 今天早晨一起床,赶紧与倡议者联系了一下,对方回答说他们的活动安排在包河浮庄举行。于是匆匆在小区门口的超市里买了盒饼干,没顾得上吃就坐上了出租车。 到的时候才发现,参加当天活动的人还没有到场的记者多。几个年轻人,一眼看上去倒像个时尚青年,其中一个女生还喝着可 […]

 『赵媚』女儿的六一

10
       今天是“六一”,几天前就已经有短信不停的“祝我儿童节快乐了”,当时看了不过一笑,可能大家都都担心随着年龄的增长忘记了童年的快乐吧!不过,今天我敢说这辈子我是不会忘记“六一”了,因为它是女儿的“六一”——        早上6点30分,老公的声音就不同寻常的响彻全家“乐乐,起床了,要去幼儿园化妆、跳舞了!”       可能是 […]

 『吴薇』喜欢这样的人

16
   不知怎的,今天突然心血来潮决定要好好地整理这个属于自己的小空间,就象是打扫房间的卫生一样,好清爽啊!   其实任何事基本上不会是无缘无故,一定是有原因。说是心血来潮不如说是受到了某种莫明的触动。我有一个相处时间不长,但关系还不错地朋友,她是一个很要强的女孩。今天的一幕让我体味到了她的另一面。单位的领导误会了她,造成不小损失。受到这样的委屈,她找一个安静地、没人地地方默默地流泪。眼泪一滴 […]

 『高健健』出差回来了

12
  终于回来了.   每次出差回到合肥都会有两种可能的感受,如果是省内回来,那合肥在我眼中就是现代文明的化身;若从北京上海甚至海外归来,合肥就成了心中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痛...   我这次去的是广德和西递.到台里取了车,一路上是听着莫文蔚手轻拍着方向盘时速80回来的.莫小姐的浅唱低吟调皮欢快的所有曲子都没遭我烦,飞龙路的路灯看着也比走前亮了许多,我在心里高呼:合肥啊,故乡!   广德此行做的就是夏姜博客里提到的那个节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