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胡鑫』闲话世界杯

2
德国世界杯快到了,一次足球的豪门盛宴即将在六月激情上演。虽然没有我们球队,但这丝毫不影响我们对足球的热爱。不知在这个夏天里,又要度过多少个不眠之夜——为疯狂的足球,也为足球外的自己。 其实,在02年韩日世界杯之前,我对足球并不是太了解,甚至连大力神杯都不知道是何物。那一年,我高中毕业。世界杯结束后,我走进了高考。 那个时候,我和几个朋友在校外租房子住。学校要求比较严,每天晚上都要上晚自习,通常情况下, […]

 『任子宜』周末排练比较耸。。。。

1
周末LOS排练,在一个不足5平米的封闭密室里,没有排气。。。3个巨大的音箱和一只喧嚣的鼓在里面哄哄作响。我们刚排了不到1小时就被打断,中途1个小时后,再继续。 断断续续的排练,加上闷热的天气在类似桑拿的密室里,导致大家情绪都低落无比。于是,我们几个耸人便在那肉歌。。。。肉了3个小时,基本上毫无成果。。。。 比较痛苦的一次排练就这么结束了。相对以往每首歌都信守捻来的高效率。这次我们回归了正常。。。。 […]

 『温泉』摩的司机

5
       现在我开始跑业务,但是没有任务,也没有提成。具体来说,就是业务员带着方案和我,去见客户,客户对方案不清楚由我来解释,客户对版面有要求我来落实。说白了就是给业务员打下手。       见了好几个客户,各不相同。有的很热情,有的很冷淡,冷淡的连正眼不瞧,以前采访也常遇见这种事,倒也没所谓。有个客户连坐都不让我坐,自顾自喊车来接她,然后就走,让人有点气,但是也是意料之 […]

 『段海』我在何处

2
闲翻宋周密《齐东野语》,见到一个颇有意思的小故事:有道人于山间结庵,炼丹将成。忽一日入定,语童子曰:“我去后,或十日五日即还,谨勿动我屋子。”后数日,忽有扣门者,童子语以师出未还。其人曰:“我知汝师死矣!今已为冥司所录,不可归,留之无益,徒臭腐耳。”童子村朴,不悟为魔,遂举而焚之。道者旋归,已及无及。绕庵呼号云:“我在何处?”如此月余不绝声,乡落为之不安。适有老僧闻其说,厉声答之曰:“你说寻我,你 […]

 『段海』感受乌镇

2
  对于江南的向往,也许是中国人一直难以摆脱的情结。小桥、流水、人家,春雨、杏花、江南。想一想,心都要醉上几分。乌镇是江南六大名镇之一,一条被称作市河的河流从它的中央穿过,静谧的水阁和欸乃的桨声诉说着小镇的风情,幽长的石板路和多姿的枕河桥延伸着历史的足迹,徜徉在这样的小镇,你会觉得仿佛置身于历史与现实交错的时空,思绪象鼓满风帆的船儿,在历史和文化的河流里驰骋千里。阳春三月访乌镇,恰与一场春雪不期 […]

 『高玲玲』搬家记

14
     今天终于搬完了家,原来的计划是周六上午收拾东西,下午找搬家公司搬东西,结果一直收拾到晚上十二点还没收拾完,东西太多了,加上我惊人的速度,导致了搬家计划的延后。认真的收拾完东西,所谓的认真就是将以往的旧物每件翻出来浏览一遍,确定要还是不要,比如找出一条N年没穿过的裙子,又试又比划,顺便感叹一下比起当年真的是胖了不少,又翻出N年前买的包包,怀念一下曾经的岁月,有多少是这个包包陪伴着走过 […]

 『段海』窗外

4
办公室的窗外,是刚修好的芜湖路,快车道的两旁,保留了原来高大茂密的法国梧桐树,它应该是合肥这座城市保留下的唯一的几十年的行道树了。我常常在午休或黄昏的时候,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欣赏着窗外的风景。年复一年,我看着窗外梧桐树的叶子,由春天的嫩绿,成长为夏天的碧绿,经历过秋天的金黄后,逐渐在冬天转成焦黄和枯黄,然而在大多的树叶在冬风中纷纷飘落的同时,仍然有不少的叶片顽强地守卫着淡淡的绿意,不肯 […]

 『章玉政』夜读林昭

14
知道林昭这个名字已经很久了,也经常和一些朋友谈起这位神奇的女子,却一直很少有静静的时间来全面了解一下她。 印象中,关于林昭最深的记忆还是几年前读到的那一段文字:1968年“五一”清晨,茂名南路林昭家中,笼罩着一片不祥的预兆。几个“有关方面”的“代表”来了,他们毫无表情地打量着这个家庭,冷冷地说:“林昭已被处决,付五分‘子弹费’”!林昭的妹妹默默地付了款,年迈的母亲起初还不理解,当她意识到时,已经昏 […]

 『段海』揣着快乐执照上路

2
他是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另外一个身份则是雷锋车队队长。每天早晨,他匆忙吃下妻子准备好的蛋炒饭,迎着阳光出车。开出租是一个很辛苦的行业,与其他的哥不同的是,他始终把内心的快乐作为黄金引擎。他说,自己有两个执照,一个是驾驶执照,一个是\"快乐执照\",他总是揣着\"快乐执照\"上路。副驾驶位上有一盒印有姓名、车号、联系方式以及监督电话的名片,还有小纸巾、塑料袋、晕车药、雨伞等。他乐于帮助别人,经常免费拉运需要 […]

 『吴薇』想说就说

24
   一同事昨天参加了团省委举办的少年儿童表演比赛,回来后很感叹地说:“如今的孩子生活真幸福,要什么有什么。想学钢琴、舞蹈、表演等等,都有条件和环境提供给他们!”   我无比同情地说:“也不知这些孩子对这些是否有兴趣,如果被强求太可怜了!”   “谁说是强迫,这些个孩子可有兴趣了。”同事却很羡慕地说“想想我们小时候,想学个兴趣小组的,也没那个条件。一天到晚也就和住家周围的孩子们玩打仗、拍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