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凌琪』老于,接着讲

3
老于一口气说这么多,听得过瘾。为啥,因为“证人”都是咱身边的。有名有姓的也有几十个了吧,有一半都是熟悉的,相信另半人也多是这一半的朋友。即便不是故事的配角,至少也是一个参与其中的群众演员啊。 先是狼奔豕突,卖字为生,后有了自己的地盘,敲字更成了一种生存状态,短短几年,老于的媒体奥德赛之旅,可谓是数字时代文字化生存的传奇。相信除了传主,没有哪个作家能实现类似的艺术真实。 老于讲的虽然是粗线条的,但是 […]

 『周祥新』完成一次更新的任务

14
    博客又有半月没有更新,所以每次午餐总被小强同志点名批评,他常常谆谆地教导我,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意挤,总还是有的。     小强同志并不擅长跳跃,他是一位优秀的品牌管理专家和资深网民,同时也是Imedia的后台老板。多年以前,任沿海第一次向我普及博客知识时,www.zhouqiang.com便是一个活生生的教材。后来倒渐渐忘了。没想这厮又出没于AHSB“空空”作响的办公楼里,并迅速与老于勾搭在一起。见到活生生 […]

 『于继勇』我的八年媒体经历(four)

22
2000年,我渐渐走出生活的困境,同时在写作上,达到一个高丰收期。 我在一个日记本上记录下当年收到的稿费和发表稿件的次数,全年的稿费收入大概是二万多元,发表稿件的篇数是170多篇,当然,这里面有许多是一稿多投的。一稿多投,对于写作者来说,可以赚更多的钱,但对于整个杂志的编辑来说,是件耻辱的事。因为发了你稿件的某个编辑,可能会因此受罚。而他也有可能从此封杀你的稿件。 当我做了编辑之后,我会对作者说这样的话:你 […]

 『冯飞』关于A片的研究

17
这是很早以前,发在我小学校友录上的一个连载讲义,被我们高风亮节的班长删除了,幸亏我保存了,今天翻出来看看,觉得还挺有意思,只是写得太少了,也没工夫修改,就这样发上来吧,欢迎爱号者参与讨论   好,第一讲:说说韩国a片和日本a片的区别,首先韩国a片,通常制作比较精致,尤其男主角都比较英俊,女主角的表演成分很重,采光也比较也比较专业,其他要素也有点工业化。韩国还出现了许多色情的综艺节目,挺有意思的。另外 […]

 『宫礼』有关“安徽形象”的三个辩证分析

8
有关“安徽形象”的三个辩证分析 1)过度敏感,还是自尊?  一篇所谓“揭开皖北小偷村内幕”的文章再次触动了安徽人的神经。  此文一出,极引起极大轰动,各大网站论坛纷纷转载。在两大网站上搜索关键词“皖北小偷村”发现,在百度上的搜索结果是13500篇,而在GOOGLE上也多达19,300篇。众多网友纷纷发表评论,其中尤以安徽人居多,而内容也以愤慨居多,评价该文:“真是哗众取宠,纯属造谣!!!”面对这种愤慨,有人认为安徽人太敏 […]

 『张咏梅』求助!求助!

14
朋友新买的房子,正在装修。目前面临一个问题,他想将现在的书房改造成卧室(朋友本是三口之家,接父母过来安度晚年),然后想再找个空间改造一个书房(不必大,只要能放得下一架书,一张电脑桌即可),另外,改造的这个书房还必须通风好,因为朋友吸烟。 他本想将一个卫生间改造成书房,显然,遭到反对,有说风水不好,有说两个卫生间是必要的,所以,一时也想不出最佳方案。 放上来,看看沙龙朋友有没有好的主意(当然,你也可 […]

 『张源平』古寺下的较量

2
在我写下<<2005年8月22日那天的事>>一文的几天后,我有到那怪桥和古 寺前去了,我一来到桥下就看到那个戴草帽的高人,他正很酷的对一位路过 的美女喝到:\"站住!\".那美女果然就站住了!见图: 当那个美女停住之后,高人对她细细看了一通之后却又摇摇头走了,当我再 次看到高人时,他已和一个比刚才那个美女还要美一点点的美女在一起了! 两人先是态度暧昧的拉拉手 两人来你来我往的搞了一小会后,突然那高人伸出三个手指,出了个\"三\" ,那 […]

 『张东俊』人体摄影

10
张东俊作品:人体摄影 […]

 『任子宜』伤口上的情歌 —— 歌特金属

0
歌特,从一个人口稀少,野蛮原始的民族部落发展成今天这样一个含盖了建筑,文学,美术,音乐,电影等所有艺术形态的表现手法,不知道是人类无法割舍那阴暗中的丝丝神秘,还是那黑暗中舞动的精灵一直伴随着人类的心灵历程。 歌特曾经一直是蛮荒原始的代名词,并逐渐退隐在黑暗的美丽中,尤其在文学电影题材中,格调灰暗,压抑,自闭,凄美都成了歌特最显著的特征。歌特音乐的出现也是一直伴随着神经质,自我分裂,绝望麻木的情感一 […]

 『于继勇』我的八年媒体经历(three)

26
现在回想起来,1999年对于我个人发生了很多事。 这一年10月,新生入学的日子,我因为劳累,心率又失常了。我本来已经忘记这件事了,前几天因为看病,又翻出一堆病历,才看到。 这一年,我老婆毕业了。她不停地换工作,到街头销售治疗仪,卖珍奥核酸,还有其他的工作吧,都很短。她的乐观,一直鼓舞着我,我买了一台586电脑,一台佳能打印机(都是二手的,加一块才两千多一点),开始写稿。 开学的前几天,社长把我叫到杂志社,她说,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