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陶妍妍』我要疯了

6
嘿,我说同志们,认识我的同志们,我是不是真的智商有点低啊。昨天晚上折腾半天传的照片就上去一张,今天不死心,又上传了一次,咋还是一张呢。我都对自己绝望了…… 这两天生病,生了一头的包,青春啊。每到季节交替时我就得生病,特别是初春。都有经验了。等我这病好了,天就该暖和了,我是有经验的。去年大病一场时,赵居然说,哦,你也生病啦,和我女儿一样嘛,你要长个子了,就想春天竹笋要发成竹子一样……晕啊,同志们,我 […]

 『樊立慧』生活断章(2)

6
??*空心菜*??有人说自己是空心菜    那我是什么呢    本能地想到了大白菜    可我不是白菜    也不是菠菜    我想做一棵树??因为树可以活好多年    我想多看世界一眼    可有人告诉我    活得长久也是一种痛苦????*没话可说*??本来电话短信 […]

 『陶妍妍』照片

8
在泰国曼谷的一些照片,还有其他V […]

 『樊立慧』生活断章(1)

4
??*耳鸣*??耳鸣是什么样的状态??耳朵在响??耳朵在叫??还是心在响??心在叫????*一模一样*??我曾这样造句??这棵树上的两片叶子一模一样??老师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两样东西是一模一样的??我记住了??到现在也没有忘??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两样东西是一模一样的????*活在别人的文字里*??喜欢藏起来看文字??看文字中提到我??如果和我没有关系??我会腆着脸联想??想象和我有关系????*衡量*??如果说??我比你有才华??谁能知道??如果说??你比我有才华??谁来证明 […]

 『高玲玲』挤

2
     我挺厌烦坐公交车的,可是不坐公交车坐什么呢?      骑车?我这种从小骑车就撞人的车技骑出去是严重增加社会负担。      打车?以我目前的收入和外出次数还不能够把出租当公交坐。      只有选择公交车了,早上的148生意VERY火,在底站就已经满满的了,五分钟后,司机开始人工加自动的呼悠大家再挤一挤。从车厢里一眼望过去,黑压压 […]

 『张源平』2005年8月22日那天的事

0
我来说那天的事,为了证明那天就是那天(2005年8月 22日),我在桥下特别找了一个参照,就是这个人在看报! 报上的一条新闻是:日本放弃申请加入联合国常务理事 国了.在那天之前是没有这条新闻的!大家查一下就清楚 了!2005年8月22日前十五天,老A是不会提前知道这件 事的.不知老A说的国与国之间的事是不是指这件事呢? 那人与人之间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我正想着人和人在这个桥的附近会发生一些什么事 时,在这个看报的人边上还有一个人好像也很关心 […]

 『陶妍妍』我拍的几张照片

2
[…]

 『陶妍妍』和谁恋爱

20
我这个人,虽然阅尽言情小说无数,但在实际操作方面比较不开眼。傻里傻气的,还自诩为学院派高手。气地有一次朋友说:“我发现了,这世道,干什么的就不会干什么。比如商场里的服务员,大多数舍不得买自己卖的牌子穿;比如我当警察,经常保护不了自己要挨揍;比如你做情感,好象永远也学不会谈恋爱。”愣了半天,发现矛头直指向我,这小子,遭灭! 细想想,的确是这样。这两年,情海没少泛波,但终究没兴起什么大浪来。有明眼人给 […]

 『陶妍妍』浓艳如血

10
整个山谷都开满了百合花,她藏在其中,穿一件黑色的薄毛衫,肩头绣着五彩亮片,一如既往地花团锦簇。头发还是一派枯黄,被烫成小卷。耳垂上提溜搭挂的一串,是那种银链的耳环。她向我招招手,媚态四生,突然容颜就有了斑驳的迹象,噼里啪啦随风走了。我从梦中醒来,眼角挂着泪。   给她发短信,说这个梦。滴滴,她很快回复过来:“怕是梦到我死的样子了,不过我这种人,只适合躺在一大堆红玫瑰中。”夜里三点了,她还没睡,在 […]

 『于继勇』我的八年媒体经历(two)

24
1998年的下半年,我在《活着》干得很累。 这个时候,社里的两个大拿都走了,一个叫周祥新,一个叫胡军。一个是写稿编稿的高手,一个是拉广告的高手。 98年夏天的日子,我和周经常穿着后面印着《活着》字样棉T恤,到杂志后面的小饭店吃快餐。那个时候,他很沉默,只抽烟。 胡军后来大概去了合肥电视台。胡军的口音好像是东北的,很温柔的一个大姐姐。那时候,她喜欢说她的孩子。说她的老公。 两位走了之后,又来了一个叫王畅的女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