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陶妍妍』今天天气不错

3
今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呵呵。 是我喜欢的季节。春天多一点,夏天少一点;然后再夏天多一点,春天少一点。我相信人是有偏爱的,对于任何事物。我喜欢这个季节,是因为她的平和,且向上。而且这个季节的空去特别温暖,夕阳特别好看,夕阳下的天空很舒朗。 长久不来这里了,中午吃饭时,看见班长都不好意思了,便敬了杯可乐,呵呵。其实整天也不知道在忙碌些什么。很多忙碌是自己不喜欢的,却也去做了,难道是行动上的强迫症 […]

 『于继勇』真的是愈堕落愈繁荣吗?

7
加班到十二点钟,打车回家。以前住岳西新村的时候,从梅山路上五里墩桥,和走环城路大西门花的钱一样多,都是九块。如果过十一点,就是十块。 现在住到广利后,打车最近的路是从五里墩上桥,然后拐进合作化南路,拐贵池路,一条路到头。 第一次经过贵池路的时候,我惊诧有那么多的洗头房,十几家吧,都闪着粉红色的灯光,半明半掩的毛玻璃门。每一家洗头房的门前都有三四辆闪着“空车”的出租车,因为已经是十二点钟左右了,行人 […]

 『周强』2006超级女声策划的创新可能

4
都3月26日,去年这个时候超女广州赛区已经进行的如火如荼了,进入06年3月,超女是不是要举办,一点动静都没。这几天得娱乐新闻总算开始有了关于06年度超女启动的新闻,但是还是不明朗。 2月份到盛臣大富豪去听孙隽的讲课,关于跨媒体营销的,其实90%的内容是05超女的回顾,内容大都在他的《超级女声vs超级策划》书里读过了。孙隽是前蒙牛集团液体奶市场总监,负责酸酸乳的市场推广,超级女声节目的策划就有他的一份。 因为我本身从事 […]

 『宫礼』思想就像走了长途的脚后跟

10
??(记得以前的时候,比较年轻的时候,还经常在工作之余写些小文字,比如“怀念感性文字时代的XX”,“尊严来自一抔狗屎”,还有老于提起的“庄周”,呵呵。后来,伴着工作的繁琐生活的无序,越来越粗砺。每天,观看着别人的故事,不曾在自己的内心留下一点痕迹。现在,尝试着重回内心。前一阶段,在看伊凡蒲宁的集子,惊讶于他的观察和描述能力。)   春天就这样到了。??和春天走进我们的生活同步,我们也走进了春天。??楼下的大 […]

 『于继勇』我的八年媒体经历(eight)

6
2003年3月1日中午,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那天南京是小雪。 我住在南京大学招待所里,打电话给我的一个哥们,请他给我找一个叶辛的电话。打叶的电话,是为了找苏童。哥们说,你通过他找苏童,叶辛会不会有想法。 然后,我打南京《钟山》杂志社的电话,找苏童。编辑部说苏童已经离开杂志社了。 没办法,只好打江苏作协的。为了怕拒绝,我没说自己是记者,直接说是一个文学爱好者,有个稿子,想给苏童看看。作协的人说,这怎么可以呢 […]

 『于飞』歪理

3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可熬夜给了我一双肿眼泡。       我的眼睛一只是双眼皮,一只是单眼皮(内双),一旦肿起来,双眼皮就变成了三眼皮,单眼皮就变成了双眼皮。这让我睁眼难度巨大,以至于无法真诚地凝视某人,看0.1秒钟就得垂下眼皮。象极了一个孩子在偷眼看漂亮女生。       所以,我发明了一种看人的方法,把头尽量 […]

 『任子宜』剑于魔法的史诗 —— 前卫金属

7
前卫金属。当金属从街头巷尾的空啤酒罐里,从跨越公路的哈雷皮座上,从白球鞋破仔裤走向世界的时候,他的包容万象的风格也在不停地吸收着各类音乐文化。当乐手接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音乐修养越来越深厚的时候,金属也自然而然变得丰富多彩与众不同。 前卫金属 —— Progressive Metal 顾名思意,就是很前卫的金属乐。什么叫很前卫的呢?恩。。。简单的说,将金属与古典,交响,史诗等严肃音乐结合在一起,就是这么个道理。从音乐上来 […]

 『高玲玲』有钱人凭什么娶你?

4
一个朋友失恋,郁郁寡欢,不知受了什么刺激,频繁挂在嘴上的不是“一定要嫁个有钱人”就是“一定要找个有钱人”,刚听的时候觉得是句玩笑,我嘻嘻哈哈还会说一定支持你的想法;听多了就觉得厌烦,回头想想:人家有钱人凭什么娶你呀? 就是!你想嫁有钱人就能嫁有钱人?有钱人就一定得娶你? 凭什么?! 凭学历?你不就一专科毕业,大专是啥概念?举个例子吧,你上这个招聘网,那个招聘网,这个人才市场那个人才市场,学历要求在大 […]

 『于继勇』我的八年媒体经历(seven)

20
去年昆山采访的时间好象是2002年12月份。 当时去昆山的原因,是因为这是一个台商集结的城市,另一个原因是这个县级市惊人的GDP。 去的时候很仓促。主编说,你去吧。然后从社长那里领了相机就走了。走之前,我只在网上找到昆山台商协会的电话,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主编说,人到了昆山再联系也不晚。因为胸中有一团火一样的东西,所以真的就屁颠屁颠的走了。 到昆山已经是夜晚,住一个军人招待所。安顿下来,就开始翻有关台商的资料。拟 […]

 『章玉政』我能说点什么?!

9
好几天没有写博客了。从北京回来后,身体极度疲惫。再加上一些与“小偷村”有关的没有太大意义争论,于是决定好好静一静。 关于“小偷村”,不多说了。我的观点已经多次阐明了,不再说了。唯一感到很悲哀的是,在这次争论中,没有看到太多“另一个”的声音。这种“一边倒”,太可怕了。 下午做了一个为时一个半小时的演讲,主题是关于在北京采访两会的。我重点讲了作为一个地方记者采访全国两会的局限和无奈。讲完后,我还怯怯地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