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周祥新』平凡生活的乐趣

3
间或响起的手机铃声,下一个可能即将到来的事件,又将在日复一日的重复写作以及周而复始的类同体验中轮回。套路化的程序,已经陈旧的技巧,再次粉墨登场。 早在20年前就已学会了对技巧的灵活运用,“奔向四个现代化”成为那个时代握着铅笔头的学生们的共同结尾,唯一可能通向世界的电视机常常是大众放映机,偶尔遇见的电子手表可以带进梦乡。单调的生活使我们对于每一个可能发生的事件备加珍惜,一场电影就能被抬高到最隆重的地位 […]

 『周祥新』开放时代的私密错乱

1
《长安乱》本不在阅读计划之列,只不过职业需要我知道更多的东西,零乱的情节以及稍稍回忆才能记起的名字,略略鼓起了面对这个常常显得陌生的世界的底气。从网上炒热的彭久洋的《那么那么,艾》也匆匆翻了一遍,虽然觉得“那么那么,烂”可能更合适一些。 因为“需要知道”而常常跌入垃圾的陷阱,这是一个垃圾也能拿来玩味的时代,过于发达的策划、包装工业催生了废物利用的市场。被包装的责任、被策划的善心,早已成为大行其道的 […]

 『周强』网络购物的主流

0
ACNielsen的数据显示,中国最受欢迎的网上商品主要为书籍、影碟、衣物和机票。网上购物者选择最受欢迎的网上商品中,书籍达到了56%的比例,比全球比例高出22%,影碟、衣物及机票的比例分别为24%、23%、14%。 […]

 『周强』媒体的社交网络化

0
Keso说他最希望在2006年看到的新的应用之一是:更有价值的社交网络。 blog可以算是一种社交网络,但这种社交网络是完全自发的,缺乏某种工具的支持。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的社交活动如果没有名片、没有手机通讯录、没有地址本这些工具的支持,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为交友而交友的社交网络,最终难免垃圾化的命运。当网络变得越来越真实,我们真的需要维持两套身份、两副嘴脸吗?我需要的社交网络,可能是一种依托于现有blog的关系管理工具 […]

 『周强』我们需要你注册

0
刘韧说: 1、用户登录进来之后,他要阅读,要发表,要沟通,要被追捧,要被关住、要找同好,要找好友,2.0的工作是用程序伺候好,登录用户各种各样的需求。这比1.0时代仅仅满足标准化的阅读要难。2、用户登录进来之后,2.0就可以分析跟踪用户的喜好,向他展现最贴近他以往偏好的内容和服务。2.0的神奇在于,既是大规模的,又是个性化的。3、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诱使用户注册并登录吧。这是一切的基础。如果你要做2.0。4、尽管我们同一 […]

 『周强』除非你是我,才可与我常在!

0
有首歌唱道:除非你是我,才可与我常在! 我想用这句歌词,来说明读者对媒体的要求。读者愿意让媒体和他常在的原因是共鸣。一方面是报纸的内容迎合了读者,让读者可以宣泄。另一方面是报纸的内容引导了读者,告诉读者所向往的生活状态以及愿意获知的新资讯,让读者可以思考,以此提升自我。 哪一个重要?只能说都重要。 宣泄必不可少,这给予的是生活的激情;思考一样重要,这给予的是生活的理性。 剩下来的,对于媒体来说最重要 […]

 『周强』起点,也是原点。

0
第一篇总是不好开始的,生怕写的不惊天动地,以后回顾会索然无味。 文章固然是新写的,可是想法早已酝酿很久,那就是做一个尊重读者阅读体验的区域/社区网络媒体。 这会是个试验,是从传统媒体中借鉴经验去运营网络媒体的一个试验。 有一些原点的东西,必须要记下来,当后来的思考或者行动出现偏离时,这应该是个地图。 1、内容上,迎合读者的基础上一定要引导读者。必须要树立媒体独有的气质和视野,并且领先于我们的主流受众群 […]

 『周祥新』人民的Goldlion

1
如同登机一般的检查,漫长的队伍相较于超高的厅堂,丝毫没有形成嘈杂的感觉,检查者的北京口音却不时弥漫在大厅内,这是北京人民大会堂。从攀过数级台阶开始形成的崇高感,在入口处的粗大的门柱前达到顶点,不同的人纷纷在此留影,即使平日并不热衷到处留影的人也在此处煞有介事地做拍照状。如同亿万中国人以及外国人热衷于将天安门作为背景一样。 我无数次地从天安门广场向人民大会堂张望,作为1958年所确定的国庆工程,满怀激情 […]

 『周祥新』江湖中一杯咖啡

0
我一直不敢轻易使用“江湖”这样的字眼,以为这是金庸的专利。直到发觉巴曙松曾经写过一本《金融的江湖》的书才略略有了点胆量,也似乎获得了某种顿悟;而最近网上对所谓主流经济学家的口诛笔伐才使我觉得,原来高高在上的经济学领域也是刀光剑影的一派江湖风云呢。 不过两年前,我对经济学一无所知,总以为那是现社会的生财之道。所以总是带着一副晋见救世主似的虔诚和敬畏,将苦思冥想不得解的问题抛向他们,结果却常常失望。在 […]

 『周祥新』陷于松懈

3
又是迟迟没有更新了,我的BLOG就像一个缺乏宠爱的孩子,为未能获得一件新衣而暗自沉默。不是无事可写而是无话可说,苦心积虑的独树一帜已经让人感到乏味,流水账似的博客又显得毫无必要。 一些辛勤的朋友总是能写上一长串的文字,一如他们细致的工作。没有一长串的,也能抒发上几句,完了走人,隔几天又来了。小学时期曾有一段时间是天天都写日记的,笃信它能提高作文水平。那时平淡的生活是没有多少东西可写的,所以也会写上“今 […]